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世长安

一世长安

作者:水绿 2016-02-13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为了一个男人短暂的停留和他哄你的一句话,就搭上自己的一辈子!这就是遗传吧,你有什么可指责我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

母亲说他是一个行者,在我仰着头问她为何只有我没有父亲的时候。

那年我才四岁,还不懂得何为行者,更不懂得没有父亲对我的生活有多大的影响。我只记得母亲轻拍我头时的宠溺,脸上的笑意,以及说出那句话时微微崇拜的语气。

或许是那天下午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照在母亲身上让母亲整个人都显得耀眼,或许是我第一次提到父亲这个话题,又或许是后来这样的表情和语气在母亲脸上出现了太多次。

总之这个画面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母亲是个美人儿。即便是有了我,小镇上的男人们还是对她趋之若鹜。

但她一个也没看上眼,其实也不是没看上眼,而是她根本未去看。她记着父亲的那一句“我会回来的,你要等我。”至此,心中再无他人。

她努力地赚钱养家,白日在外奔波。甚至我偶尔半夜醒来睡眼朦胧,都看到她在灯下为纺织厂做些散活。到后来,已成习态。

我是跟着外公一起长大的,母亲太忙,我还未上学时,家里常常只有我和外公两人。

八十年代初,外公在一次一次批斗劳改中早已操劳得形如枯槁。唯一剩余的便是那一身书生气。被生活折磨得不像样的老人,却在这一次次的磨练中消磨掉年轻时“公子哥儿”的浮夸,留下睿智。

我年幼时最爱跟着外公在一起,听外公讲武侠故事,侠肝义胆,江湖柔情。甚至是问过很多次母亲和父亲是如何相识的,母亲每到此时便是脸色羞红,就像三月里开的桃花。

外公在此事上也从不多话,只是要我好好对待母亲,只求我们一世长安。

后来我走入校园,专心过,亦曾分心过。轻信过,自然换来的是伤心。

老师让请家长的时候,外公因早年的操劳病倒,气质依旧的一个人,却因为病魔看起来有一丝虚弱,行动也渐渐不方便。只能叫母亲。

母亲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早已在内心中受过几轮煎熬。

甚至于,还没等母亲开口,我就开始叫嚣。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烙印

  

下一篇:夜时

  

本文标题:一世长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1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