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等风来不等你[更新]

等风来不等你[更新]

作者: 2016-02-13 01:11 来源:七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没有那么多爱里是谁辜负谁]我叫戚七,二十五岁,每日浑浑噩噩守着一间名为七的店,不奢望风风光光,只祈求喜乐平安。枕边的手机响的不是时候,
[没有那么多爱里是谁辜负谁]

我叫戚七,二十五岁,每日浑浑噩噩守着一间名为七的店,不奢望风风光光,只祈求喜乐平安。

枕边的手机响的不是时候,我正好梦到八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样子,正要看见他的脸就被吵醒了。“喂”我没看手机接起了电话,“你还在睡觉,赶紧起来,我过会去你店里,听没听见?”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季祁,“恩,听见了,就这样吧,等会儿见。”季祁和我认识七年,是对我无所不知的闺蜜。相比我的不思上进,她已经是一家外企的部门经理。这也是当然,从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争强好胜。

放下电话,我又闭上眼睛,想再回到那个梦里把他的脸看清楚。却再也睡不着,轻叹一口气,翻身下床进了洗手间。洗完澡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人,一头还在滴水的齐腰长发随便散着,眼眶下是因昨晚做梦没睡好出现的青黑。我看着镜子有些出神,都八年了,细细的看眼角都有一点不算明显的细纹了,哪还有当年那个短发假小子的影子。拍拍脸颊,逼迫自己不去想过去的事。换了一身碎花棉布长裙,涂上大红色的口红,看着镜中精神起来的人笑笑,又是新的一天。

在电梯里看着脚上的白色帆布鞋,想起季祁总是说我奔三的女人了,还在装嫩穿布鞋时愤愤的表情,又莫名的笑了。

到店的时候,小夏正在把桌上的仙人掌端到窗边晒太阳,看见我来那么早很惊奇“七姐,今天怎么那么早。”小夏是旁边大学的学生,正值暑假便在我这打工。本来当时不打算找零时工的,只是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她眼睛放光的样子像极了我十七岁的模样,也就这样答应了。“恩,等会季祁说过来找我,也不知道什么事。”随手给自己冲了杯热牛奶,端着坐在靠窗的位子,看着外面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出了神,当年和季祁走在路上也是这么不老实。

“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看着季祁来了,我也就收回了目光“没什么,看外面的小姑娘真像我们以前。”季祁用看白痴的眼神瞥了我一眼“大妈,你都二十五了,是二十五,不是十五,真不知道你哪还来那么多念旧的时间,有时间不如多敷两张面膜减缓你变丑的速度。”我也懒得损她,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说吧,你大早上给我打电话把我叫来不是为了损我几句吧?”想想我的懒觉,忍不住给了她一记白眼“哦,差点把正事忘了,高中那同学,就那小胖子张弛不是回来了吗,说要聚聚让我通知你。”“不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听完这话,季祁满脸不相信“诶,我说你是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还是怕看着以前同学想起他。没事,我问过张弛了,他不会来。”我端起牛奶杯的动作愣了一下,又轻轻把杯子放下“不是这个,你别乱想,我去还不行。”

晚上六点,季祁准时来店里把我接走。一路上她都在和我说高中同学的变化,甚至惊叹有人已经做了爸爸妈妈。我宽慰她这很正常,不是人人都像她一样这个岁数还没个对象。

“你说我呢,你不也一样,这个岁数也不找个男朋友,你不会还在想着他吧。”车里气氛瞬间低沉下来,她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紧安慰我“我开玩笑呢,你别难过…”没等她把下一句说出来我就打断了她“没事,我不找男朋友是没合适的,不是因为他。”这句话好像是告诉她,又好像在告诉自己。“行,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哪有什么合不合适,你都不试试怎么知道合不合适。诶,反正今晚都是些老熟人,知根知底,找一个凑合试试…”我看着车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没再接她的话,她似乎也感觉到我的抵触,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到了翠玉轩,季祁带着我直上了二楼的包间。推开门进去,里面已经闹成一片。张弛看到我俩赶紧招呼我们过去坐,季祁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坐在了他旁边,我也就挨着季祁坐了下来。

“哎哟,这不是当年我们班让人闻风丧胆的班长吗,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季祁才落座张弛就开始调侃她。“哟,你怎么瘦的,吃什么减肥药了。这张脸也变好看了,哪里做的微整,介绍给我,正好我想垫垫鼻子。”季祁也不甘示弱,把张弛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

我坐旁边笑出了声,忙着和季祁耍嘴皮子的张弛才注意到我,看了我半天,带着迟疑叫了我的名字“戚七?”我看着他笑笑,点头示意。“哎,我真看不出来是你,这要是走大街上我准认不出来,哪还有当年假小子的影子。”说着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遍“你看这胸,哪像以前的平底锅,还穿碎花裙子了,倒是越长越漂亮了…”他还没说完就被季祁赏了一巴掌“你往哪看你,再看也不是你的。”张弛赶紧辩解“我就看看怎么了,人戚七还不说话,你急什么,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你说什么呢你,你敢再说一遍!”话还没说完,季祁又赏了他一巴掌。

季祁很快和他们闹成一堆,我借口不能喝酒坐一旁专心吃菜。张弛接了个电话,满脸神秘的问大家“诶诶,你们都猜猜谁要来!”大家七嘴八舌的猜,他都否认说不是。

“你们绝对猜不到,是…”正是张弛要揭晓谜底的时候,包间的门开了。“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来人开口说了一句话,大家都扭过头看他,一脸震惊。

我背对着门,不用回头光听声音我就知道是他。全身血液直冲头顶,我不知道该怎么思考,刚夹起来的水晶虾饺停在半空忘了喂进嘴里。

“诶,书尧,正说你就来了,快过来坐。”他经过我身边坐在了张弛的旁边,我和他隔着两个人。张弛的这句话唤回了我出窍的魂魄,我把水晶虾饺喂进了嘴里。

来人叫林书尧,我和他纠缠了三年,从我的十七岁到二十岁,他是我整个青春故事的支柱。

季祁看到他也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担忧的看着我“没事吧?要不我们先走?”我自然不想让大家尴尬,朝她一笑“没事的,别担心。”

林书尧一坐下来,张弛就开始一个挨着一个的给他介绍“季祁,这个你可不能忘了。”“没忘。”他和季祁碰了一杯,算是打招呼了。

我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菜,原以为张弛会跳过我,哪知他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这你更不可能忘了,戚七,是不是都快认不出来了!”我惊的筷子都差点掉了,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他好像是看我,又好像在透过我看其他地方,该来的总是要来,我早已不是毛毛躁躁的小姑娘,已经能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情绪。

我低下头放好筷子,深吸一口气,再抬头已是一脸的风轻云淡。正打算开口,他却先我一步说了话“好久不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好像我们不过是多年不见的老友重逢,我所有的紧张,震惊,慌乱,都被他的一句好久不见浇灭了。

“恩,好久不见。”我轻声回他。张弛接着给他介绍其他人,他的目光也没有在我身上多逗留。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家酒足饭饱说起从前。我始终没有开口,林书尧也没有。“说起来,你和戚七最后没在一起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都觉得很遗憾…”张弛话还没说完,季祁赶紧在桌下踢了他一脚。他看见我表情开始僵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换个话题带过。

从和他打招呼后,我第一次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他比起以前成熟了太多,言行举止都透露着稳重,他不再是从前的调皮少年了,已经是一个不管表情还是交谈都能收放自如的男人。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他扭过头看着我,我又赶紧把目光望向别处。

这顿饭结束已经天黑了,大家都喝的有点高了,在门口告别各自离开。我提着季祁的包,看着张弛怀里东南西北分不清的她很是头疼。她一会儿唱一会儿跳,张弛也快拉不住她了。我准备从张弛怀里把她扶过来“给我吧,我把她送回来,车让她明天来开。”张弛也不撒手“那么晚了,她又醉成这个样子,你送她回

家,两个女生多不安全。还是我送吧,放心,我一定把她安全送回去,你也赶紧回去吧。”

我想想他的话也不是没道理,我也没办法把醉成这个样子的季祁扛回家,也就没拒绝他的提议。我帮他扶着季祁上了出租车,回头看着林书尧还站在那吃了一惊,也没和他说话,站在路边拦车。

他走到我身边,也不看我“太晚了,我送你。”要不是旁边没人,我都不清楚他是不是对我说“不麻烦了,我拦车走。”没想到听到我的拒绝他还会坚持“我喝了酒开不了车,我坐车送你回去。”我不能想象自己和他坐在一辆车里的样子“真的不用了,我先走了。”正好拦到一辆车,我赶紧上车关门,让师傅开车,不敢回头看他。

回家躺在床上想起今天遇到他的场景,竟又想到八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闭上眼睛,算起来从上次见面到今天已经有五年了,五年没见确实够久,也不枉他今天一句好久不见。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林书尧,别来无恙。

记忆的匣子一旦打开,所有陈年旧事洪流一样涌出,逼的人没有闪躲的机会,任凭自己沉溺。

[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惊天动地]

“诶,季祁,你快点,追不上车了!”“来了来了,我是真的不行了。”

我的家乡名为青镇,是一个四季不算分明,气候宜人的地方,我在这里住了十七年。现在在这里的第三所中学上学,学校依照成立的先后顺序命名,所以叫青镇三中。

今天是高二开学的第一天,天气热的人身上黏糊糊的,没有一点风,空气里都是沸腾的感觉。刚刚开学典礼的时候通知,由于学校要翻新教学楼,除高三外,其他所有班级都要搬到另一个学校借读一年。那边是个新学校,所以大家还要自己想办法把桌椅搬过去。

“他大爷的,上的好好的,修什么新教学楼,搬学校也就算了,还让自己搬桌椅,让我们怎么搬呀!”季祁边抬着椅子下楼边抱怨,她这个火爆脾气我是深有体会。“骂也没有用,还不是得搬,反正大家都要搬,放宽心了。”虽然好心态的安慰她,我还是暗自担心这桌椅怎么搬。

抬完椅子又跑了一趟把桌子抬下来,我和季祁站在校门口的树下乘凉。她累的喘气“你说怎么办,我们肯定搬不动的。”听了她的话,我想想这是事实,我们学校在城中,要搬去的学校在城东,要走差不多半个城,这怎么可能搬着桌椅走。

正是我们懊恼怎么办的时候,班里挺皮的张弛看见我们半天不走就过来了。“怎么?搬不动呀?”季祁翻了一记白眼“这不废话吗,你过来是要帮我们搬呀!”张弛一脸包在我身上的表情,拍拍胸脯说:“这有什么,我和一个好兄弟租了辆三轮车,还能放张桌子,要不就一起?”我看季祁一脸嫌弃的表情,真怕她拒绝,那我们可怎么办,赶紧答应下来“好呀,一起吧!”季祁看我这么说,也就答应了。

张弛让我们在学校门口等着他去把三轮车师傅找过来,顺便等他那兄弟。

“诶,张弛,你那什么兄弟怎么还没来,不知道天热!”季祁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正是正午的太阳,又辣又刺眼,即便站在树荫下也还是觉得热浪一阵一阵的袭来。我也有些耐不住了,“是呀,张弛,你给他打电话催催吧。”

张弛也觉得这么等不是回事,掏出手机拔了号码“书尧,你在哪,在学校门口等你呢,快来!”挂断电话他又扭头对我们抱歉的笑笑“他班里有点事,马上来了。”

我百般无聊的踢着地下的小石子,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抬着桌子笑着向我们走来。

“这里,你小子干嘛呢,等你大半天了。”看到他们熟络的打招呼,我想他应该就是张弛嘴里的书尧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和他们瞎聊两句就晚了!”他走到我们面前停下,脸上的笑始终没有停下。

“这是林书尧,我好兄弟。”张弛对着我们介绍完又回身和他说:“季祁,戚七,都是我同班同学,就一起把桌椅拉过去吧。”“行,你同学当然一起了!”他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和我们点头笑笑。

“好了,赶紧走吧,我饿死了,搬完赶紧回家吃饭!”季祁和我把椅子放上三轮车,抱怨了一句。转身我们正准备抬桌子上去,他抢了先“我来吧,挺重的。”说着就把桌子抬起来放了上去。

三轮车师傅骑着车在前面,我们也要小跑跟上,路上要小心桌子被颠簸下来。张弛和他腿长跑在我和季祁前面,两人勾肩搭背,打打闹闹,他一直在笑,我总觉得他能笑上一天。

我边跑边盯着他看,是长相不是很出众的男生,皮肤也被晒的有些黑,还好身高有点优势,就是眼睛小了点。他穿了一件蓝色的短袖,一条米色的休闲裤。我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他的鞋,是和我一样的白色帆布鞋。

他和我所想的身穿白色衬衣,眼睛又大又亮,皮肤白白的,成熟安静,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男主角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他穿了我最喜欢的白色帆布鞋,我才忍不住一直盯着他看。

“大爷的,总算到了。”看着季祁小脸被晒的红扑扑的,满头大汗,我也感叹总算到了。“我就先走了,我教室在一楼,等会见!”他和张弛打过招呼又和我们笑笑,然后抬起桌子往一楼走去。

我还在盯着他看,他抬着桌子背也挺的很直,走路很快,好像力气也很大,校门口到教学楼的距离,他也没放下桌子歇歇。直到他拐了个弯,不见了踪影,我才慢慢收回目光。

“我们也走吧,教室好像在二楼。”“好呀,走吧”我答应季祁,和她抬着桌子向教学楼走去。

回家的路上,季祁牵着我唧唧歪歪,我什么都没听进去,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林书尧,林书尧。

一面之缘,三两句话。诗经里说:既见君来,云胡不喜。

[如果一开始看透结局我便舍不得和你相遇]

“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讲解枯燥的课文,我望着窗外。开学一个星期了,正是八月底,才早上十点而已,太阳已经明晃晃的挂在天上了。唯独让人觉得凉爽的,是从窗外阵阵吹进来的微风。

一走神,就下课了。“戚七,走吧,去做早操了。”听到季祁叫我。我慢腾腾的从位置上起来,向教室外面走去。

这是我一天最讨厌又最喜欢的时刻,看着每层楼的人从楼梯口涌出来,在只够并排站四个人的楼道里挨着,蹭着,挤着,往下走。有人嬉戏打闹,有人谈天阔地。这个时候,总感觉身处清晨的菜场,周边的人包括自己就像一箱一箱被装起来的咸鱼干。

又为什么喜欢呢,因为除了上下楼梯的拥挤嘈杂外,我还是挺想要离开教室出来的。就好像我明明讨厌极了运动,却最爱上体育课。

“听说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小吃店,放学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好,你别说我还真的饿了。”我和季祁终于从一堆“咸鱼干”中挤了出来,才三节课我就又饿了。从口袋里掏出奶糖,剥开一颗吃了,又剥了一颗给她。

我们随着人流向操场走去,我漫无目的得扫着前方。前面一个身影把我的目光吸了过去,那人别过脸和同伴说笑。我也终于看清了人,是他,林书尧。

“你在看什么?”季祁顺着我目光的方向看过去,我慌忙收了目光“没什么,快走吧。”

我们一直走在他身后,我发现他班级的队伍就在我们的斜前方。

我还发现他做操懒洋洋的,而且极其不认真,总是踢前面同学一脚,或者和后面同学说笑。我猜,他一定不是个乖巧的学生。

“季祁,你要什么味?”“我要巧克力的。”放学路上的小摊很多,我们在一家摊儿前买冰淇淋。

“老板,两个巧克力的。”我和季祁已经是他家的熟客,每次来老板都会多送我们一个蛋卷。

“嗨,你们在这呢,我正找你们呢。”张弛停在我们面前气喘吁吁,“什么事呀,把你急的,见鬼了?”季祁忍不住损了他两句。

“去去去,没你什么事,我找戚七。”“找我?什么事?”我和张弛平时不太说话,他说找我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仔细想想又实在想不出他到底有什么事。

“是呀,找你,就我那朋友,林书尧还记得吗?”“记得,怎么了?”张弛和我说起林书尧让我觉得很奇怪,从那天之后我也没再和他有过交集,怎么会突然问起他来。

“他和我要你号码,本来想给他的,想想还是和你说一声好些,你看行不行?”我还没转过弯来,心里就奇怪林书尧为什么要我号码。

“要戚七号码,他是不是喜欢戚七,可别来带坏戚七!”季祁听了这话先激动起来。

“诶,我说你什么思想,人家就想和戚七交个朋友,你想哪去了!”张弛一脸鄙夷的看着季祁,我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看看我露出耳朵的短发张牙舞爪的立起来,又小又矮的身材,该有的我全没有,林书尧又怎么会看上我。

松了一口气,“行,你给他吧,没事。”我让张弛把号码给林书尧。他只是想和我做朋友,我也没理由拒绝。

总算混到周末,早早回家躺在小床上。“哔哔哔”,我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打开看是个陌生号码,问我睡觉没。

我回了短信问对方是谁,很快手机又响了,短信只有三个字:林书尧。我才想起前几天张弛给了他号码,没想到他会给我发信息。

“还没,有事吗?”我怔了半天回了过去,没几分钟手机又响了“没事,问问你有没有男朋友。”

我被他的短信吓的不轻,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我没有男朋友。他也很快回了我,说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是想要追我。这下我彻底吓傻了,稀里糊涂的回了他短信“我不想谈恋爱。”

本以为这就算了,哪知他一会儿说周一要来找我,一会儿说周一放学要送我回家。

我急得快哭了,一想起班主任那张严肃又刻薄的脸就害怕。我赶紧回他“不用了,我们班主任看见不好。”

他也没再为难我“好,我知道吓着你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们可以先当朋友,总有你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晚安”。

我看了短信,放下手机,没再回他。感觉自己的脸像烧红的铁一样烫,心也跳的特别快。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我不是小说里的女主角,这是现实,也不如小说那样美好。而我想不明白,我这样一个丢进人流中就找不出来的女生,他又怎么会喜欢我。

辗转反侧,一夜难眠。人总是因为看不清楚结局,才敢胆大前行。

[深埋的种子总有破土的一天]

我开始每天去教室低着头,因为要经过林书尧的教室。我害怕遇到林书尧,不知道该说什么。

“诶!真的假的?他说喜欢你?”我憋不住话,把林书尧给我发信息的事告诉了季祁。

“恩,是这么说的,也许是玩笑吧。”不是假谦虚,是真没信心他会喜欢一个短头发的假小子。

“我看他不像,应该是认真的,你怎么想?”季祁说的一本正经,把我问住了“我不知道。”,“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不如想想吃的。”我觉得季祁说的在理,不知道的事就别想了,反正没结果。

“明天中午等我,我送你回家,校门口见。”躺在床上看着林书尧的信息,很是懊恼,不敢想像和他走在回家路上的画面。

“不用了,我和季祁一起。”回了他信息我就睡着了。

“终于明天要放假了,熬到头了。”季祁边伸懒腰边走,“是呀,可以睡懒觉了。”

“你怎么一天就想着吃和睡,明天一起逛街吧。”季祁挽着我的手走出校门,我心不在焉的听着她说话,注意力都放在校门口的人流中去了。

“诶,你在找谁呀?”季祁见我一直在四处张望,“没,没找谁,走吧。”我结结巴巴回答她,也没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也许他只是随口说说,别太当真,我安慰自己。

回家收到林书尧的信息“不好意思,今天有事就先走了,没让你等我吧。”“没事。”放下手机,我想我当然没事,也没有失望。

季祁每次体育课都特别积极,一溜烟就不见人影了。看着外面火辣辣的太阳,我忍不住叹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漫画也下了楼。

从教学楼出来,顺着楼梯慢腾腾的往操场走。太阳烤的我要冒烟了,楼梯走了一半,突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很熟悉。

“戚七。”我浑身像触电一样,我知道是谁,回头看着林书尧并不觉得惊讶。

他站在楼梯上笑着看我,我站着楼梯下看他感觉他更高了些。他还是穿了一件蓝色的短袖,我仰头被太阳刺的眯着眼睛。他逆着光,阳光太刺眼,我也觉得他太刺眼。

“啊!什么事?”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应该开口回他。“没事,你去哪?”他还是笑着看着我,我想一定是太阳烤的我头昏,不然我怎么会觉得他嘴角上扬会那么迷人。

“噢,我体育课,先走了。”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他,匆忙结束对话,我慌乱的往下走。“好吧,我也回教室了。”听到他这句话,感觉他转身走远了,我才敢回过头。

这是从他第一次给我发信息后,我第一次在学校遇到他,像极了偶像剧里的情节,有风吹过,男主角逆光站着,女主角怦然心动。

生活不是八点档,我想我不会心动。可是谁又能控制这种感觉,像深埋的种子总会有破土的一天。

[越是在乎的人越是猜不透]

“季祁,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你看到他身后有火花噼里啪啦的炸。”,“恩……可能是这样……”,“怎么了怎么了?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是林书尧不是,不对呀,你们都不说话,见面也不打招呼……”,季祁不歇气的说了一堆我不会喜欢林书尧的原因。搅着杯子里的奶昔,我头也不抬的答应她“恩,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林书尧也没再给我发莫名其妙的短信,更多的是跑来找我借书。“同学,找一下你们班里的戚七。”“戚七,有人找!”坐窗边的同学大声叫我的名字,我往门外一瞥,就看见林书尧站在门外对我笑。“有事吗?”“把你历史书借我行吗?我忘带了。”“好,你等一下。”我从桌上的书堆里抽出历史书,出了教室递给他。“谢了,下节课还你。”还不等我回他话,他就和另一个男生勾肩搭背的走了。

课间我想着林书尧要过来还书,就一直看着窗外。快上课了,他才慢悠悠的走过来。看到他,也没等他叫我,我就起身出了教室等他。“看不出来,你字写的挺漂亮的,笔记也记得好认真,我哥们都不信我认识这样的姑娘。”听着他夸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还好,就是字整齐一些。”“真的好看,诶,对了,我看你笔记写的那么认真,就不敢给你落下,也帮你写了。”“恩,好,谢谢。”“没事没事,那我先走了,困死了。”回了教室,我翻开历史书,看着他写的歪七扭八的笔记,竟然笑出了声。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林书尧几乎每天都会来找我借书,班里同学一看到他,不等他说找谁就叫我的名字。“戚七,又来找你来了。”看到是他,我潜意识就开口“借什么书?”“找你就是借书,不能有其他事呀!”“噢,不借书,那有什么事吗?”他掏掏校服口袋,摸出一包糖“来,拿着,听张弛说你喜欢吃糖,就给你买了。”他边说边把糖往我手中塞,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转身走了。走进教室,季祁凑过来问我“林书尧塞什么给你,我都看见了。”“糖,你要吃吗?”我打开包装袋,抓了一把递给季祁“吃呀,怎么不吃!”季祁嘴里吃着糖,含糊不清的说“这林书尧天天找你借书,还给你送糖,肯定是借机和你套近乎。”“可能他真的没带书,这糖也可能是他买了不想吃。”季祁翻了个大白眼“你能不那么天真吗?谁会天天不带书,还买不喜欢吃的糖。就算他真没带,也不会天天和你借呀,糖就算是不喜欢,也不用上层楼拿来给你呀,随便给班里同学就好了……”听了季祁的话,我也在想,也许林书尧是喜欢我的,这样的念头才一出来我就打住不敢想。意外认识的男生,不该让我如此记挂,也不该去管他喜欢谁。

“戚七,你的书,经常找你借书那男生还你的。”“哦,谢谢。”接过书,我也没多看,就把它放桌上了,还奇怪他今天怎么没亲自把书还给我。“上课。”“老师好”正好是历史课,林书尧还书还的挺准时的。“翻开书四十七页”我打开历史书往后翻,突然从书页里掉出一片东西。从地上捡起来,是一片风干的枫叶。很奇怪,我从来没有往书里夹过这样的叶子,想想上节课林书尧用过我的书,应该是他落下的。正准备把枫叶重新夹进书里,突然发现枫叶的背面有字,翻过来一看,我就愣住了。叶子的背面用黑色签字笔写了一句话“戚七,我喜欢你”不用想,看字我也知道是林书尧的笔迹。我小心翼翼的把枫叶收起来,害怕谁看见。林书尧,我越是猜不透你越是在乎,越是在乎的人越是猜不透。

[别说话我不记得的了]

“七七,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会儿就来,挂了,妈妈。”转眼就已经中秋,挂了我妈的电话,我又给季祁打了个电话。“季祁,有时间吗?陪我去逛逛,想给妈妈买点东西带回去。”,“行呀,那百货大楼门口见。”

可能是过节了,街上人来人往的,我站在百货大楼门口等季祁。“嗨!宝贝儿!”一听那么招摇的声音就知道是季祁,果然她穿的也很招摇。“你能规矩点吗?多大人了,还没个正行!”我很嫌弃的拿开她搭在我肩上的手。“行行行,大小姐,要买什么,走吧!”季祁拉着我跑进百货大楼。

买好了东西,我和季祁出了百货大楼“哎哟,累死了,脚疼。”,“谁让你穿那么高的高跟鞋来逛街。”我头疼的看了眼季祁脚上的高跟鞋,“不穿高跟鞋不美呀,我每天都要美美的。”季祁很傲娇的和我说,“那我也没办法了。”对她我真是没招了。

“你今天去哪过节?”,“我妈妈那边。”,“上车吧,我送你去阿姨家。”,“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吧。”,“现在这个点,你要多久才打的到车,快点,我送你。”我也拗不过季祁,上了她的车。

路上堵了点,终于到了。“你上去坐会儿吧。”,“不去了不去了,我爸催我回去吃饭呢!”,“好吧,路上小心点。”,“知道了,快上去吧。”送走了季祁,我坐着电梯上了楼。

掏出钥匙打开门,我妈已经听见动静从厨房出来了“呀,七七回来了,快进来。”她边从鞋柜拿出拖鞋边说。我换好鞋子,走进客厅,正在厨房忙的张叔也出来了“七七来了,快歇着,叔给你做了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张叔很会做菜“那谢谢张叔了,你先忙,我等哈就来给你帮忙。”,“不用不用,你陪你妈妈说说话,我做好菜叫你们。”说完话,张叔又进了厨房。

“妈,这是我给你和张叔买的衣服,天凉了,注意身体。”我把下午买的衣服拿了出来,“我看看,就怕你买的不好看。”她不放心的打开袋子,“你放心,是季祁和我一起去买的。”她听了我的话,才放心的把衣服提进了房间。

饭桌上,我和张叔聊的挺开心的。“七七,有时间去看看你爸爸,他也挺想你的。”我扒着碗里的饭“好,有时间我就去。”,“行,那就好,快吃吧,你张叔听你回来,做了好多菜呢!”

吃过饭,我妈硬是要留我在家住一晚,洗过澡,我躺在床上发呆。“叮咚”枕边的手机响了,我把手机摸过来,是一条信息。“节日快乐,戚七。”信息没有署名,我一看号码,整个人就呆住了。是他,是林书尧的号码。原以为五年了,只有我抱着侥幸没有换号码,没想到他也没换。五年了,他的号码我还是背的,一看就知道是他。

我盯着信息看,手机锁屏,又打开,没有回他。林书尧,你是真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还是对于你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把手机关机扔在一边,我嘲笑着自己,他已经忘记和我的事情,为什么我还要记得。我用了那么久才放下过去,他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孤独者童话

  

下一篇:一个少女的玛丽苏之梦

  

本文标题:等风来不等你[更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14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