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致外公

致外公

作者:陈维妮Bear 2016-02-12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穷了一辈子的外公仍心怀浪漫,为给外婆买钻戒拍婚照,在家门口支了个小摊。可城管的一次作为却让他不再提及这个梦想。

老曹,我不知道是从何时起开始观察你的,就像我不记得是从几岁起,陆续从大人们的口中听说你的故事的。

可能那时我还是个刚脱离你肩头的小屁孩,在乡下晒得黝黑,穿着一身灯芯绒的套装,双手插在口袋里念叨着“一串红,红又红,刘胡兰姐姐是英雄,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又或许是那次,我从补习班放学,坐着1路车回家,然后阳光漫过车窗悄无声息地落在我的耳畔,我循着窗外望去,就看见了你骑着你的敞篷电动三轮儿“驰骋”在树荫小道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我刚准备招手叫唤你,便看见你竟然伸长了脖子,吐出舌头,从倒车镜里观察自己的舌苔。

我一时觉得可笑,回家手舞足蹈地说给爸妈听,末了还好生模仿了一番。爸妈听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叹口气:“外公身体不好,老了,害怕死亡了。”

我突然觉得很惆怅又很羞愧,那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地想骂自己是傻×的时刻之一。

我们每个人都对与生俱来的爱太习以为常,忽略,无视,甚至厌烦,于是常常觉得无关痛痒,司空见惯,非要经历生离死别,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和珍惜。

是啊,不知不觉,我都二十二岁了,而你,好像真的老了。

爸妈偶尔都会抱怨,到了四五十岁,身体就像不听使唤的机器,零件也老了。更何况你呢?

印象中的你,胃子一直不好,上了年纪,前列腺还出了毛病。

老曹,你今年多少岁了?好像有七十了吧?

EX的舍友是个沉溺游戏不可自拔的网瘾少年,大概是去年秋天的时候,他的外公患病去世,那天早上他还沉浸在LOL中保卫他的塔,就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他的母亲哭着对他说:“儿子,妈妈没有爸爸了。”

后来他立刻放下电脑,火速订了机票飞了回去。

每当我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要落泪。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愿你有长戈

  

下一篇:婚礼

  

本文标题:致外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09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