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旅梦人

旅梦人

作者:午时风 2016-02-12 02:2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当他准备在她面前弹那首《情非得已》的时候,他却看见那个女孩牵上了另一位男孩的手在他面前经过。

他离开这个城市之后,我也曾经多次去过琶醍那条后巷,听着那些流浪吉他手自弹自唱。在某一个角落,我都会点上一根烟,红色的火星在指尖忽明忽暗,袅袅升起的烟幕让人微醺,朦胧中我似乎看见他弹吉他时那张清秀的面容和不羁放纵的眼神,然后听见他说:“嘿,兄弟,你也有梦想吗?”

我跟阿土是在琶醍那条后巷认识的。

琶醍是临江边一条浪漫的酒吧街,江的对面横卧着那条璀璨夺目的珠江大桥,水光十色的熏染下,很多情侣都到这里恩爱嬉戏。那时,我在琶醍地铁站附近的税务局上班,下班的时候,都会去酒吧街那里买些酒,然后到后巷里听那些流浪吉他手唱歌,而阿土是我最喜欢的吉他手。

他是个高高瘦瘦,面容清秀的少年,和听众说话不多,只是在那里安静地唱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只是随风而来的空气。每次唱歌的时候,他都会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指尖和吉他弦爆发出铿锵有力的触碰声,那样不羁放纵的姿态一直让我着迷。时间久了,我总觉得我和阿土已经在内心对彼此熟悉了。

我对阿土说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你唱的每首歌结尾处都要来一段相同旋律的押尾。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税务局上班,坐在办公室那里,打印些文件,写写报告之类。空闲的时候就看看电脑,听着隔壁房间那些师奶们讨论着肥皂剧里狗血的剧情,这样重复而无聊的生活一直让我很疲惫。每一天,总觉得自己是拖着躯壳生活,没有灵魂,仿佛就是一具上了链的木偶,没有意识地去做着那些重复性的事情。

这份工作并不是我愿意去做的,我一直想成为一名插画师,而这个梦想早已被父母把我的画笔折断的那一刻破灭了。他们一直想我考公务员,后来托了些关系让我进入了税务局。烦闷的生活像锁一样紧紧地禁锢着我的轻狂,每天都要下班去酒吧街那里听歌散心。每次看见阿土,他总是穿着那件褐色的80年代牛仔上衣和一条爆开了线缝的蓝色牛仔裤。

在那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我总觉得他瘦削的肩膀那样的坚实,瞳孔里折射出一种饥渴的光芒,下巴稀疏的须根像极了他不羁的生活态度。

阿土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这么年轻,怎么总是摆着一副很沉重的表情。这也是他对我第一句话的回应。

第二天,我在酒吧街那里买酒的时候,他正靠着江边吸烟,鼻翼里不断爬上脑袋的烟雾让他的肩膀时而耸动。我远远地望着他,他那单薄的身影像极了一片落叶,似乎风一过就会被吹走。阿土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买了那么多酒,能请我喝一瓶吗?我说,可以,但你需要跟我讲一个关于你的故事作为交换。

他身体轻倚着栏杆,说,好,那样的眼神不全是抑郁,也不全是懈怠。

后来,我们穿过那条后巷,去到另一条街喝酒。酒吧街里的每条街道都像一条蜈蚣,有很多条小巷横贯错落,那里喧闹杂乱,乌烟瘴气,附近房子里传出电视声,吵架声。我们走了很久,才走出去那条食肆街。

我和阿土面对面地坐在街边的烧烤摊上,一杯接一杯地猛灌着啤酒,默默无言地望着对方傻笑,心里充满了青春的躁动。

暖黄色的钨丝灯摇曳在轻柔的晚风下,带着鱿鱼的香气和啤酒的气息充盈在周围的空气里。我俩都凝望着对方,看着一瓶瓶米黄色的液体从对方喉咙里汩汩而下,啤酒花在胃里渐渐发酵让人微醺,又困又懒。

他拿起了那把吉他,抚摸着吉他表面上那些残旧的刮痕,说起了他的故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二哈看片儿(更新《通灵神探》)

  

下一篇:离城

  

本文标题:旅梦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0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