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時代不亏待任何人

時代不亏待任何人

作者:宏宴 2016-02-12 01:0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看过这部作品的人都说,那个灰溜溜的时代被他写得闪闪发光。

第一次看《黄金时代》的时候,是在被窝里看的。那时候是把它当做黄书来看,十六七岁的青春期里,第一次发现有人居然有人可以把那么多人难以启齿的事情这样写得赤裸裸,男性器官写得赤裸裸,女性器官写得赤裸裸,做爱写得赤裸裸,人类拉屎屙尿写得赤裸裸。

“毫无羞耻感的王小波,真是臭流氓。”打着手电筒的我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大口大口的吸气呼气,带着绯红的面庞。

上了大学以后,一次偶然机会再次打开《黄金时代》的时候,一气呵成地读完之后才发现,王小波是个文学的天才,只有你阅历越多才能越觉出他的好来。

王小波是流氓,是那个时代的流氓。

看过这部作品的人都说,那个灰溜溜的时代被他写得闪闪发光。小波将流动的画面组成一系列的短时效应,造成的是一种冲动性文字和一种混乱的连贯,偶尔深邃,但始终保持阅读的快感。这革命时期的爱情故事,那个伟大的“友谊”,坦诚和原始的性与爱。可那也是慢慢弥漫一层带着隐痛的薄雾,叫人忧伤,但又不仅仅为了个人而忧伤。

正如李银河所说,小波描写的性是干净的。

《黄金时代》是以文革时期为背景的作品,在那个时代,是整个民族和国家的灾难年代,知识分子群体无能为力而极左政治泛滥,老舍自杀了,文人消沉了,哗哗叫嚣着痛苦的,求大腿求安慰求同情的那么多,而那个叫“王二”的男主人在恐怖和荒谬的环境里,遭遇各种不公平的待遇,依旧活得乐呵呵。

关于这一直被津津乐道的王陈爱情,倘若我是这刚二十一岁的王二,,我情欲难忍时,在那个时代,陈清扬那样的女人,她是先勾引我的,所以我必须上了她,以满足我对青春狂欢的需要。王二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神经病,陈清扬就是被那个神经病一般的王二吸引。

“我记得那些日子里,除了上山放牛和在家里躺着,似乎什么也没做。我觉得什么都与我无关。可是陈清扬又从山上跑下来找我。原来又有了另一种传闻,说她在和我搞破鞋。她要我给出我们清白无辜的证明。我说,要证明我们无辜,只有证明以下两点:

1、陈清扬是处女;2、我是天阉之人,没有性交能力。

这两点都难以证明。所以我们不能证明自己无辜。我倒倾向于证明自己不无辜。陈清扬听了这些话,先是气得脸白,然后满面通红,最后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走了。”

这个神经病啊,装逻辑般的荒唐话,幽默坏了。给我乐的,极其诱人。

关于做爱,有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以及更多更酣畅淋漓的不同方式的做爱。

这顺着生命的激情和本能,在山野里,在雨里,在风里,在梦里,在世外桃源里,痛快淋漓的两人,真真让我感动的稀里哗啦。

许多人看完都说,看完全书只记住那个拍屁股的片段。确实,那段陈清扬终于对王二产生爱情的一次拍屁股,是全书在小高潮不断的时候适时的到达最大的高潮,带给读者无比的快感,比文章里的任何一次做爱都要刺激。

莫名的爱情由头,让人奇怪,也莫名的喜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陈北(一):愛上云端上的人

  

下一篇:灯火一直亮

  

本文标题:時代不亏待任何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0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