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归来去兮

归来去兮

作者:青桥 2016-02-11 17:5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不管什么情况,你永远记住,靠自己双手赚来的东西,那才是硬货!

12月的中卫已经变得极为寒冷,涂晋鹏坐在山头抽完今天的最后一根烟,掸了掸屁股后边的雪土,抓起帽子往训练场走。

他边走边想父亲刚才打来那通电话,究竟是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留在部队?

北风吹得脸有些生疼,他戴上帽子,加快了脚步,近乎是用跑地将手机藏进了寝室的秘密基地。

门外有人在喊,“鹏,开始训练了!赶快!”一听见同寝湖北小伙的声音,他立马冲出了房门,跑进了一望无垠的大雪地。

1

这是来到部队的第六个月,一切都还仿佛发生在昨天。涂晋鹏独自坐上从重庆开往中卫的火车,来到新兵连报到。在此之前,他没有任何做准备,听周围参军的人说,什么都不用带,吃穿住用全包,每月还能领到六百块的工资。

果真,他除了来个人,随行就带了两套换洗的衣裳。临走前做了一件后来以为最正确的事——理发。

走进理发厅,师傅问:“小哥,想怎么剪?”

他眼里带着一丝邪气,嘴角微微上扬道,“就朝着从山上下来的劳改犯那样剪,越短越好!”

九月的重庆已经不太热了,太阳晒在头皮能见度极高的头顶,还能有一丝暖意。他摸摸自己短到只剩三厘米的头发,居然一点儿也不扎手。

可事实证明,什么都没准备就参军,是一个傻上天的决定。

进新兵连前三月,他已经数不清被班长扔过多少次铺盖卷儿了。他后悔没能提前多打听消息,以至于后来看着同寝队友十分顺利地叠豆腐块儿。

“你傻啊,不知道提前找当地老兵买旧棉絮么。再不济,将新发的棉花抽三分之一出来,也好折嘛。”一位东北大哥道出了真相。

涂晋鹏一面将返工的被子压在屁股板底下,一面在心里骂道,“草你老母,这么多早知道怎么就没人告诉我!”

还有另一件令他抓狂的事,自从手机被上缴后,他便和女友断了联。偶尔能借到班长的手机时,却不知道电话号码多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行走在城市中的手艺人

  

下一篇:关于小猪的故事

  

本文标题:归来去兮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0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