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心灵的释放

心灵的释放

作者:Relyn 2016-02-11 07:3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越哭舅舅打得越厉害,她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已经麻木而没有知觉,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她觉得很累很累。

胡晓蝶模模糊糊地喊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她猛地睁开眼睛,知道自己又做那个梦了,那个伴随了她二十多年,各种不同版本却始终摆脱不了的梦。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右手拿起床边的大靠枕垫在背后,开始思量。“我内心真的如此介意那件事吗?我虽然一直记得,但早已不觉得疼痛和介意,可为什么我还是每隔几个月或者半年就梦见一次呢?”她心想着,一脸的倦容。她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手表,凌晨三点,然后全身放松地靠着靠枕,闭上眼睛,想让自己重新进入睡眠,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脑子里始终无法平静,她不由地开始回想起自己所做的梦。

“哇,呜呜呜……”首先伴随在耳边的就是一阵哭声。四岁的胡晓蝶正在被自己的亲舅舅用皮鞋拼命地抽打着。“让你不要再哭了,你再哭,你再哭,做错事了还有脸哭。”舅舅一边打着她一边嘴里不耐烦地大声说着。胡晓蝶还是不管不顾地大声哭喊着,四岁,一个在长辈们看来还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但其实她什么都知道。

她知道自己的爸爸意外过世了,她知道妈妈一个人去了城里打工,她知道奶奶讨厌她嫌弃她,她知道姥姥是个慈祥和蔼的老人,她知道姥爷是个爱喝酒且酒品不好的老人,她知道舅舅是个脾气暴躁的男人,她知道自己现在被暂时寄养在姥姥姥爷家,舅舅也暂时住在这里。

但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舅舅要如此地痛打她,只是因为刚上幼儿园的她练习写字没有认真写?只是因为她不小心把课本落在了教室?只是因为舅舅让她去取课本她没取着,拿回家的课本是找老师借的?她的哭喊除了疼痛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抗议,一种无言的抗议。她越哭舅舅打得越厉害,她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已经麻木而没有知觉,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她觉得很累很累,但是她没有停下来,依旧哭喊着,有种宁死不屈的感觉。

舅舅的暴脾气被她的哭声吵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将皮鞋塞进了她的嘴里,使劲地往里塞。“咳咳咳……”她咳嗽了几声。“行了行了,你难道要打死她不成?”姥姥实在是受不了看不下去了。之前姥姥多次想阻拦都被舅舅凶了回去。说小孩子现在不学好将来有什么用,孩子不能被她那么惯着。舅舅也打乏了,指着坐在地上的胡晓蝶说:“我跟你说啊,别再哭了啊,再哭我一会儿会做出什么举动我自己也不知道。”然后气冲冲地冲进屋子里去了。

胡晓蝶也确实是哭累了,哭不动了,只是小声地一直“呜呜呜……”地哼哼着。姥姥走过去,拿出她嘴里的皮鞋,然后试图将她抱起来,她却死活不肯起来,就歪坐在房子外面凉飕飕的走廊上。“好啦,别哭了,起来吧,一会儿你舅舅看你还在这里哭又该发脾气打你了。”姥姥一脸心疼地说,胡晓蝶依旧没有反应。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脾气还挺倔。你舅舅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听话,好好学习,不要说谎。”姥姥再一次把她抱起来,轻声地说道。胡晓蝶站了起来,坐在了走廊上的一把木头椅子上。姥姥拿盆端来热水开始给她擦脸擦手。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望着前方,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样。

她看着前方眼睛里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只有一片漆黑的夜。她的心已经疲惫的似乎没有了跳动,一切都在此刻静止了。后来姥姥又给她洗了澡,给她身上的伤抹了药酒,然后把她抱进房间睡觉了。她疲惫地躺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胡晓蝶睁开眼睛,走出自己所做的梦,发现自己的眼角湿润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觉得疼,觉得痛,那种疼和痛蔓延到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如针扎一样。她明白了,存在于她潜意识里的这段记忆她始终没有真正忘记,始终没有得到释怀。那一年是她第一次被痛打,那一年是她第一次不被信任,那一年是她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天性敏感的她放不下忘不了。

在经历了那一次的痛打之后胡晓蝶变得更加敏感脆弱,内心总是郁郁寡欢很难快乐。她变成了一个大人眼里乖巧听话的小孩,个性上却越来越胆小;她变成了一个大人眼里安静懂事的小孩,心灵上却越来越孤单;她变成了一个大人眼里孝顺父母,尊敬师长的小孩,内心却对人类越来越恐惧。她总是心慌慌地活着,生怕别人生气,生怕别人觉得自己不好,也生怕自己再遭受任何一点儿皮肉之苦。大人们的一句批评,一个对她不耐烦的行为都会让她难受好久,久久不能忘怀。

胡晓蝶随着时间的成长在心里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花园,她与自己对话,和自己做朋友,把内心所有无人分享的事情都一遍又一遍地说给自己听,实在难受无法排遣的时候就写日记来发泄,这是她没有变成自闭症孩子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于大人们来说,胡晓蝶小时候被痛打的事情只是一个过去,只是舅舅为了你好的一次爱的实施,但是对敏感的胡晓蝶来说,那是影响了她很多年的一个痛苦记忆。后来长辈们偶尔过年时还会提起这段故事,当成一个笑话来说,还时不时地问胡晓蝶是不是还恨舅舅,胡晓蝶每次都是故作镇定地说那有什么好恨的,我早都忘记了。

其实她也确实不恨舅舅,从来都不恨,只是每一次的提醒和做梦都像是一个痛苦的挖掘,总是让她觉得难受和不舒服。有时候人的心可能会极致地脆弱,脆弱到一滴水都能让她崩溃,有时候人的心又可能会无比地强大,强大到世界毁灭她也不怕,就看这种脆弱和强大会在什么时刻里滋生爆发。

这次做梦之后胡晓蝶放弃了她原有的工作,决定去考幼师证当一名幼儿园的老师。她经过对自己成长经历的思考以及对身边朋友们的调查询问,觉得孩子的成长是一个非常需要去重视的问题,尤其是在年幼时期他们开始具有深刻记忆力的那几年,极其重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还好,我们最后都懂得了爱

  

下一篇:纯纯爱恋

  

本文标题:心灵的释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8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