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东德逃亡者

东德逃亡者

作者:双蔓 2016-02-11 01:0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警长拆开白信封,一眼就看到了信上嘉布里尔母亲的名字。他将信纸压在桌底,厉声道:“这个我亲自处理!”

1961年7月的一个深夜,5岁的嘉布里尔醒了,客厅有撞击墙板的声音,有人在拖拽什么,脚步沉重缓慢。她爬起来,光脚走到窗口,月光里,父母正把家里的沙发抬进卡车。突然,父亲压低嗓门跟母亲说话,他们猛地扭头望向邻居的窗户——那里,有人从窗帘缝向外偷看。

“那是柏林墙建起前的倒数第四周,每天有2000多人逃出东德,”嘉布里尔把棕色的短发别进耳后,推推老花眼镜,回忆道:“我父亲是一名年轻的工程师,由于东德政府不允许私人创业,父亲一怒之下要带妻子和儿女逃往西德。出发前几周,他们悄悄在夜里打点行李,把家具都搬往亲戚家,可我们还是被监视了。”

1949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大量年轻人和知识分子开始逃亡。“他们大多是作家、艺术家、工程师,律师”,许多老年人留下了,“爷爷和奶奶不愿走,他们住了一辈子的家在东德,姑姑为了照顾老人,决定帮助弟弟逃往西德,自己留下。”

父母连夜制定出逃路线,计划从莱比锡乘火车到东柏林,再搭地铁逃往西德,“在柏林墙建起之前,人们还可能坐地铁去西柏林,尽管十分危险”。嘉布里尔的奶奶是老年人,家产都在东德,可以自由越境。当时,她已经提前抵达西德汉诺威,准备在机场接应嘉布里尔一家。

可是,嘉布里尔却病倒了。出发当晚,“我仍在发烧,不断咳嗽,母亲抱着我心急火燎”。按计划,姑姑将开车送大家到火车站。空荡的客厅里,大钟指针的咯嗒声格外响亮,父亲坐在黑暗里,不时望向街口。他猛然意识到,邻居已经是第几次开灯“上厕所”了——对面洗手间的窗帘拉开一条小缝,又马上合了起来。

“我不能原谅……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会那样做……” 嘉布里尔皱起眉头,摇头轻声说, “可是,你却不能说他们都是坏人……”

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对面的房门“咔嗒”一开,有人鬼鬼祟祟钻出来,裹紧大衣快步走开。

嘉布里尔开始剧烈咳嗽,母亲攥住她的小手,抬头看沉默的丈夫,他正盯着窗外——突然,一束黄光打在他脸上——街口车灯一闪,姑姑来了!

父亲一把抱起嘉布里尔和一岁的弟弟,母亲把最后一包行李塞进后座,姑姑启动了油门。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时,一封告密信已经送到了当地警察局。值班警长拆开白信封,一眼就看到了信上嘉布里尔母亲的名字。他将信纸压在桌底,厉声道:“这个我亲自处理!”

“你不能想像我们有多么幸运,”嘉布里尔捂住胸口,眉头紧皱激动不已地说,“那位警长,他一直深爱着我的母亲。”

此时,嘉布里尔一家已经抵达火车站,爸爸拥抱姑姑,“那一刻,没人想到几周后会建起柏林墙,父亲和姑姑都不知道,这就是永远的别离。”

东柏林地铁站里四下是秘密警察。“他们的人非常多,非常多,秘密警察穿着皮衣,表情紧绷着,你能够认出他们来,”嘉布里尔放慢了语速,轻轻摇头,“一家人一起行动太明显,为了避人耳目,父亲抱着弟弟,母亲牵着我,兵分两路,从不同的地铁口进去,约定在柏林机场汇合。”

“要知道,我压根不晓得自己在逃亡,”嘉布里尔内疚地捂住额头,脸颊绯红,“母亲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小姐……当时她的身边就是秘密警察,我还一路在咳嗽,走得跌跌撞撞…天啊!妈妈牵着我,是有多么担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没时间结婚的人

  

下一篇:云南之行(草记5)

  

本文标题:东德逃亡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6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