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船长夫人

船长夫人

作者:双蔓 2016-02-11 01:0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翻出来一幅古船插画,剪下来钉在墙上,信誓旦旦:“我要去利物浦找老船长!”

写在这个故事之前:

2012年最后几天,我突发奇想,要一个人坐在海边跨年。

我一直喜欢古老的多桅帆船,它有高大的桅杆,坚实的龙骨,巨幅船帆饱经风暴,硕大的甲板上留有和海盗们厮杀的痕迹;它载着几百名血气方刚的水手,火药,满满一底舱的朗姆酒,和逃跑藏身的妓女,扬帆远航。他们捕捞银光闪闪的飞鱼,肉搏八只脚的海怪,点燃火炮,击退凶残的海盗;最后,在风暴眼里触礁,带着飘扬的国旗在漆黑的海上缓缓沉没……

我痴迷那样的故事——船长——狂风暴雨中握着半瓶朗姆酒立在船头的男人,见过鬼魅的礁岩迷宫,和海水里钻蓝色的精灵,与食人族搏斗中失去了右臂,平静的胡子下,是五十多年痛苦和狂喜的痕迹——他会害怕什么?他心爱着什么?

我翻出来一幅古船插画,剪下来钉在墙上,信誓旦旦:“我要去利物浦找老船长!”

这便是我的跨年旅行了。

我压根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船,“初步计划直奔码头,沿途寻找粗矮健壮,长着一副船长脸的老人,最好能遇上水手,或者干脆有船愿意拉我去下一个港口……”

我坐在便宜的城际巴士上,抱着几只胖嘟嘟的葡萄干面包圈浮想联翩,根本没想到自己到了利物浦之后,会遭遇暴雨,痛经酷寒和“全民闭门羹”,也没有想到,我差一点就错过赛比欧——这个奇妙的土耳其女人——正因为遇见她,我决意前往欧洲,留下了这一年里最难忘的回忆……

请让我先说说上述这一系列遭遇之前的故事吧——

第七个故事,船长夫人

八岁那年,妮勒可头一次出海,偏偏就遇上了暴风雨。

漆黑的海面狂风大作,只有船头微黄的孤灯在迷雾和水花里剧烈摇晃,风浪掀起帆船,把桅杆甩向突然冒出水面的巨型礁石。

父亲绷紧了腮帮,语气却惊人地冷静,“妮勒可,你抓紧这个,安吉娜,抓住那根绳子”,他双手紧紧攥住湿冷坚硬的缆绳,交到妮勒可和姐姐手里。

“虽然我吓坏了,可是,突如其来的风暴和父亲的镇定竟让我异常兴奋……当终于风平浪静,回到岸上的时候,姐姐一面爬下船,一面大哭着发誓再也不航海,而我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暗下决心要成为和父亲一样的船长。”妮勒可摇摇淡金色的卷发,让她们垂散在松软的石绿色针织衣上,她的手搭在隆起的腹部,透过船舱狭窄的小窗,阳光照亮了她一侧修长的脸颊,我这才看清她有一双浅蓝色的眼睛,“也许,有的人生来就注定得活在海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和巨浪搏击的人

  

下一篇:印加老人——眼镜蛇先生

  

本文标题:船长夫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