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祝福

祝福

作者:孟德尔 2016-02-10 21:12 来源:孟德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序幕她是这样离开的。你看着她从堂屋中直愣愣地出来,彼时的太阳才刚刚升起,你想到今天淘米洗菜的会是一另双手。她没有表现出被驱逐时应有的悲伤

一、序幕

她是这样离开的。你看着她从堂屋中直愣愣地出来,彼时的太阳才刚刚升起,你想到今天淘米洗菜的会是一另双手。她没有表现出被驱逐时应有的悲伤,或者说,没有任何表情。她双手紧攥着一个包袱,包袱皮是她的红头巾,很旧,因为掐的用力,包袱皮出现了层层叠叠的褶,好像她四十岁的脸。

她的步子不快,但也不扎实。包袱里装的应该是她的冬衣和最后的一些工钱。天色青灰,看不清云。她迈过正门门槛时绊了一跤几近摔倒,在这一瞬间有三双眼睛在看她。她就是这样离开了鲁家大宅,是这样的。

二、贺老四

“人之初,性本善。”

呵呵,少爷小姐们,我虽然没念过书,但是这句,我还是听过的,不仅听过,我还知道它在《三字经》里面,而且,我也知道这句话是啥意思。哈哈哈,是啊,没错,这在你们眼里这一点也不值得炫耀,所以您才是少爷小姐,我才是混蛋流氓嘛。

但是不管是你,尊贵的少爷,还是我,下贱的混蛋,咱俩在刚下生的时候,都是好人。对吧?这句话是这个理儿吧?

您倒是说说,有谁一下生就是坏种?有谁是真的就想当那混蛋?

混蛋都是逼出来的。

我叫贺福财,在我们贺家坳里本家行四,人家都叫我贺老四。我娘两儿一女,大姐叫翠红,贺老六是我亲弟弟。

我就是在你们少爷小姐们眼里的那种唯利是图无所不为的混蛋。不过你不能骂我败家子——败家子好歹有个家可败,我家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是家徒四壁了,我可是一文钱也没从这个家里刮到。

有时候我会很恨我娘,恨她为什么把我生出来,让我如此狼狈的活——尤其是在后来我出了山坳到了鲁镇,看到那些少爷小姐的生活的时候。

  人,有钱的时候才会活得像人。

十九岁时赌博,玩红了眼,竟把命也压上,结果还是输了。我在大姐的水里下了药,捆了连夜送去债主家。爹气死了,娘也卧病在床,老六二话没说打断我三根肋骨,把我撵出了家门。后来听说大姐投了井,娘也没挨过那年。那间屋子自然是便宜了老六。

但是,我不恨他。

我就他妈一混蛋,他打死我都是对的。

但是我还是要活下去,即便像动物一样活着。

我没有家,没有土地,没有亲人。起初和本家还能借到点钱,后来也没有了。老六在本家告诉他我回来骗钱以后,他在坳里找过我,还拿着把柴刀。我离开了贺家坳,在鲁镇外搭了个土棚子,吃点野菜,偷点粮食,在大户人家门口要要饭,给白事哭哭丧,还有各种你想不到的营生,我都干过。我像一条丧家犬般活着,我强迫自己不去想象那些少爷小姐们到底是怎么堂堂正正而活。那年,我二十岁。

  老六活的还不错,第二年还娶了个蛮勤快的媳妇,他活得就像个人。后来有次过年我回去了一趟,想蹭点钱。他家收拾的利索,他媳妇在坳里勤快是出了名的。他骂了我个狗血喷头,但还是给了我些钱。

“骂吧,想怎么骂怎么骂,上手打也行,别打死就行,给钱就行,哈哈,给钱就行。”

三、迅哥儿

人是脆弱的。

我叫鲁迅,在城里的新式学馆里读书,来年准备去日本学医。

我家的旁边有一个新式的医院——这是不同于中医的西医馆,来的病人一般都是中医治不了的急症,在这里开刀、输液或是死去。

我有两个相熟的好友在这里工作,闲暇时,我会去那里帮忙。每当我看到即将离世的病人那不甘的眼神,每当我听到病重住院的人痛苦的呻吟,每当我收拾垃圾,看到带血的痰纸,每当我搀扶着外伤病人,和他一起听医生说“你这条腿保不住了,要切掉”时,总会觉得,人真的好脆弱。

人的脆弱,不仅在身体,也在心。有个工人从四楼摔了下来,切掉了右腿不算,还瘫痪了。做完手术已经无力支付住院费,是他女人把他背回去的。没过几天他家就来了保障局的人,抬走了两具尸体。我们两家是邻居,我儿时还吃过那女人做的年糕。他甚至没和邻里借钱就已经放弃。生命好像并不珍贵,很容易就可以放弃。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只不过在医院比较常见。

有时我会想,就算我成了一个医生,然后呢?我能多挽救几个人,又怎样?

很迷惑啊,呵。

不知道,生命为什么不像书上说的那么珍贵?

  每当我质疑生命的价值时,会想到一个人,她说过:“只要活着就是好的。”

只要活着就是好的。说得真好。

她以前是我大伯家的女工,我们叫她祥林嫂。

大伯家不在城里,在不远的一个镇子上,他是镇上的宿儒,又是地主,大家都叫他鲁四老爷。那镇子都是本家,叫做鲁镇。鲁镇每到年关之际就热闹非凡,无论是地主家还是佃户们,只要有个把大洋,都会准备着年终大典——祝福,迎接福神而供奉之,这可是鲁镇独有的。

几乎每年年底,我都会去大伯家猫冬。父亲是想让我寻根问祖,尤其是在知道我想远赴异国求学之后。他常说:“做人不能忘本”。

祝福即将到来的日子格外的繁忙,准备祭品、洒扫、祭祀活动等等,寄住在人家的我,本应出力才对,但正是因为过去有祥林嫂,在全镇最忙的时候,我却闲了下来。

祥林嫂是这镇上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她长得慈眉善目,身子结实,两个大手厚实而粗糙,干起活来比起男人也不差。曾经大伯家只有她一个帮佣,里里外外,洗衣淘米,都是她自己做,做的井井有条。她还擅长做桂花糕,她做的桂花糕成了我童年的一大美食,在小小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听说她从她丈夫去世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做工,是前年回去的——听说是被她的婆婆卖到了山里给人做媳妇。后来我在城里曾遇见她一次,她去买布裁衣。她还认得我,主动过来搭话,听她说现在过得不错,结了婚有了个儿子,丈夫也勤快。日子过的红火,快过年了,作件新棉袄。

“迅哥儿,你知道么,我刚嫁给第一个丈夫那时啊,午饭都是稀饭呢,也吃不饱,丈夫还是个十几岁孩子,才过了两年不到就害了疫病死了,婆婆还有个儿子,为了给二儿子娶媳妇,就要把我许到贺家坳——那是个什么地方啊!虽然离这很近,但是穷得很啊!我就跑了出来,到了你大伯家做工,可还是被婆婆打听到了,又把我绑了回去。那时候我觉得活着真难受啊,还不如死了算了,你看……”她指着自己的额角,那里有一个三角型的疤,“我就撞一个案角寻死。哎?谁承想?你看现在活得还像模像样的……”

最后祥林嫂为她的经历作了总结,“迅哥儿啊,这个人,只要活着就是好的,没准哪天就交了好运。”

四、柳妈

世间一切,本性皆苦。

这环宇就是这样。憎恶的东西偏偏却要相遇见,深爱的东西又要离去,汲汲以求的,再努力也不一定得到,得到之时又发现难逃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每天眼看到的、耳听到的、鼻嗅到的、手触到的还有心里想的,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你,叹一口气,真苦啊,活着。

唯一能做的,就是多行善事,净化心灵,念佛捉心,画天地为外道,跳出这个臭皮囊,死后到达西方净土,既能享尽快乐。

这是我师父静思尼教导我的。

我姓李,没有名字,我们这种庄稼汉的女儿,很少有正经八百的名字。我母亲信佛,出生后抱着我去了尼姑庵,庵里的静思法师说我命太硬,会克父母,只有到了十八岁后嫁了人,以后便一辈子一帆风顺平平安安。于是在我四岁时,母亲把我托给了静思法师,从此我成了一个比丘尼,就是人们说的“善女人”。

十八岁时我嫁到了柳家,再后来,我老了,别人便叫我柳妈。

每年祝福,我都会上鲁四老爷家主持祭祀,不为工钱——一是我们小户人家买不起羊羔猪头做祭品,在鲁四老爷家帮忙,也能顺便帮我们一家子上几柱香磕几个头,二是我们当家的租着鲁四老爷的地,老爷挺照顾我们,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今年的祝福要比往年忙一些,因为老爷家的男帮佣是新来的,手脚不利索,毛毛糙糙的,怕他碰坏了这打翻了那,惹恼了福神,于是一切都由我来操持。这也是应该的,人活在世就该多多行善多多积德。可是毕竟不是年轻人了,身子骨不行了,干一会儿就要歇半晌,每到这时候,我都会想起两年前鲁家的女帮佣,祥林嫂。

她这人很好,又勤快,也会干活,这在全镇都有名的——也正是因为这,方便了她婆婆来抓她。她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后来听说被卖到了贺家坳,她婆婆真是黑心。每次去庙里上香,拜完了菩萨,我总要也替她念叨几句,多上三炷香。

她是个善人,这前半辈子吃苦是因为她前世不修善,以后准定苦尽甘来,一帆风顺。

果然,今天立冬后第一场雪刚下完,她就托人捎给我几尺布样子。来人说她过得挺好的,还生了个大胖小子。这真是善有善报啊,阿弥陀佛。

五、贺老四

  如果可以用别人的生命换取金钱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成为富豪。

今年的倒春寒格外的冷,到了二月底,雪还没化干净,挂了满树的大冰溜子。有天晚上生火,把我那小棚子点着了,索性醒的及时,捡了一条命。这雪不化,地不解冻,我就没法再搭棚子。

三天前我又回到了贺家坳——当然是想弄点钱花。天气这么冷,要是有哪家冻死了人,还能收个房子住住。结果就得到了这个好消息。

本家的二叔看见了我,告诉我贺老六前几天患伤寒死了,已经发送了,让我去他家看看。说完还不忘恶狠狠的说一句:“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

“三叔,谢您老嘞,我一定长命百岁!对了,您老一直人缘不错,都说您是大好人呢,老六走了,您这是准备啥时候走呢?”

他媳妇还真他妈是个克夫命。我到了她家,这房子可真不错,两件堂屋还有一间厢房还有个地窖。堂屋收拾得干干净净,正当中一个板子上,我那弟弟端端躺在那,这下终于歇会儿了,不用劳神儿骂我了,嘿嘿嘿嘿。

“这伤寒死了的人就赶紧烧了吧,快别留这了,不用非停那七天了。”我瞅着那寡妇说。她不知道哭了多久了,俩眼睛红的跟兔子似得,旁边她儿子趴在她大腿上哭。

“快别哭了,又不是没死过男人,没事,一回生二回熟啊!”

说着,我把板子拽了起来,那娘们就要过来夺,被我一脚揣坐在地上。

“怎么着,你不埋,还不行我埋了我亲弟弟啊?”

我拖着板子向外走,他家后院是个大山涧,全不管那娘俩的的哭喊,我一把把老六的尸体甩进了山涧里,一下就被积雪埋住,看不见了。

“你瞧瞧,多好,这白白净净的大坟堆儿,多体面!看得我都想把自己埋里,哈哈。”

我掸了掸胳膊上的雪,“这房子姓贺,你一个外姓人,就赶紧滚蛋吧!”

“我不走!这是我家!”她一边安慰嚎啕大哭的孩子,一边瞪着通红的双眼看着我。

“你不走?哎呦,信不信我把你也埋了?!”

“你敢!这贺家坳还轮不到你来撒野!”背后传来了一声大喝。

原来是老祖爷爷和几个本家的弟兄。那寡妇抱着孩子连忙躲到了那帮人后面。

“哟,老祖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死哪您老?!”

“你他妈找打是吧!”几个本家弟兄说话就要过来动手。

“好啊,你们有种,有种他妈今天打死我啊,来啊!”

“够了!”轮椅上传来了一声,声音不大,还是透着威严,这老不死的今年都得有九十多了,从我小的时候就怕他。

“老祖爷爷,您不能仗着辈分大就不讲理吧?这是我家的房子,我收回来,有你们蛋事儿?我们家里的事儿还他妈轮不到你们外人插手吧?!”

“好,你要讲理,那咱们就讲讲理,这孩子是老六的儿子,这家还有姓贺的,你也是外人。”

  操,我忘了这杂种了!

“好,你们行,咱们走着瞧!”

我愤愤地回到了鲁镇外的废弃城隍庙。这个杂种不除不行。

又过了几天,天气转晴了,一大早我去镇子上买了个糖葫芦,又去了贺家坳老六家附近,躲在树林里往那看。那寡妇在门口择菜,孩子就在旁边玩儿,过了一会儿她递给了那孩子一个碗,说了句:“阿毛,帮娘把这些豆剥了,娘给你做饭去”就进屋了,我看着那寡妇走进屋里,将就慢慢的凑过去。

“阿毛。”

我轻声叫那孩子。那孩子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我手中的糖葫芦。

“要吃这个吗?”

那孩子站了起来,把碗放在了凳子上,开始漱手指。

“来,过来,大伯给你好吃的。”

我朝那边走了过去,慢慢的,到了这孩子的前面,突然,我把他一把抱起,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他小小的身体挣扎着,还把凳子踢倒了,碗摔倒了地上。我怕那寡妇听见,连忙抱着他跑进了树林里。他两个小腿踢蹬一会儿就安静了下来,最后像棉花一样软软地挂在了我的小臂上。我王树林里走了一段儿,把他丢给了一只狼崽子,然后像什么没发生一样,回了破庙里。

后来?后来我回到了贺家坳,住进了宽敞的堂屋,捡了几个家具摆设什么的卖了,过上了舒服快活的日子。

没有钱,人并不是人,是动物,动物,是会吃同类的。我是没有人性,我把最后一点良心,一同丢给了狼崽子。

六、迅哥儿

一个人小小的躯体,最多能承载多少痛苦?

在城市外的鲁镇,我见识到了许多脆弱的生命。他们不同于医院里嚎哭呻吟的病患,如果实在要说一个确切的死因,大概是被生活生生地掐死。在当地有个更形象的说法:“那人是穷死的”。

那年冬天格外的冷,有三个乞丐冻死在街上,有一个还差几步就能到镇外的城隍庙里了。大伯很生气,他认为在年关之际有人离世是很不吉利的,会触怒福神降祸。我很好奇,一个人到底是对死亡有多么数见不鲜才能如此不顾一个生命的逝去而一脸正派的数落悲惨死去的人?

那一瞬,我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有些人,死了,会比活着,更轻松。

几年后再回去时,我已经算是成了一个医生,很诧异,我又见到了她,祥林嫂。

她头上扎了白头绳,衣服好像还是六年前的那一身,不过旧了一些,脸色蜡黄,消了血色——大概是长期营养摄入不平衡导致的。最可怕的是那双眼睛,那就是死相!是真正的死相!就像解剖台上尸体的眼睛一般!一丝光彩也没有。

四婶向我抱怨她,说她太笨拙了,再没有从前的灵活气,记性也变得很差,整天愁眉苦脸的——尤其是那双眼睛,都能把孩子吓哭了。“她啊,肯定是命太硬,他的第二任丈夫去年冬天死了,没过几个月,连孩子也被狼叼了去。卫老婆子可嘱咐过,她不吉利,祝福的饭菜贡品祭祀什么的,万万不能插手,不干不净,怕触怒了福神和列祖。”于是,在第一次来鲁镇猫冬的十年之后,我第一次开始为祝福而忙活起来。

我在街上买了块桂花糕给她,她还记得我,僵硬的脸上勉强露出笑的模样——也许是因为好久没笑的缘故吧,那笑容在旁人眼里好像是哪里扎到了刺,咧了一下嘴。她捧着桂花糕,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真傻,真的,”她一边哭一边哽咽地说,“我单知道大冬天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却不知道春天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用海碗称了一碗豆,叫我们阿毛坐在院子里剥豆去。他可真是好孩子,又乖又听话的,我的话他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淘米,米下了锅,要蒸豆。我叫阿毛,没有应,出去一看,只见豆撒的一地,没有我们的阿毛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树林深处,看见刺柴上挂着他的小鞋。大家都说‘糟了,这怕是遭了狼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草坷里,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

“得了吧祥林嫂……”一边的四婶发话了,“你说的这已经不下百遍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葬礼

  

下一篇:画云彩的人

  

本文标题:祝福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3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