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葬礼

葬礼

作者:孟德尔 2016-02-10 21:12 来源:孟德尔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若干年后,直到一切都已尘埃落定,离去的人们所盛载的记忆已如西村外的古河道般断流干涸,作为最后的知情者,猴子他仍会暗自嘀咕:“到底在我们走

  若干年后,直到一切都已尘埃落定,离去的人们所盛载的记忆已如西村外的古河道般断流干涸,作为最后的知情者,猴子他仍会暗自嘀咕:“到底在我们走马观花般度过的日子里无数个未曾至意的小事中,曾隐没着怎样精巧而不易察觉的机关?”

  这天是周六。算到这天为止,猴子已经在江湖中闯荡了二十年零三个月。这七千多个日子并没有把他磨练得奸诈如豺——他并不愿意浪费脑筋去窥测事件中暴露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以下的部分。可这一天下午发生的一次会晤却让他知道,一个事情绝不会像它的外表一样简单。它如一张或大或小的网,每条线索从“过去”的某一点开始,向“未来”延伸,编织出“现在”的样子。而当时的他更不会想到,在这年夏天的一个可怕的冰窖中,他将将被这个道理彻底折服,五体投地。

  猴子是贼,或说,是个神偷,他是北平贼王“通臂猿”的关门弟子——在当时,通臂猿的名号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人说他在紫禁城里偷吃过御膳,有人说他从山顶被仇家扔下山却安然逃脱,甚至还有人说,亲眼见过他飞翔!被证实且广为流传的是,曾经,名震一方的青帮老五“黑狗”带着一帮人去找他麻烦,把他堵在了一个高墙死胡同要杀他,他只一脚,踢死了黑狗,然后当着那群人的面,一踏黑狗还没来得及倒下的身体,飞过了四米多的高墙。他干的是窃富济贫的买卖,是当地官绅的恶梦,土豪的阎王。可直至他金盆洗手,也从没失手过一次,他的样貌也终成了一个谜。

  猴子是他养的孤儿中的一个,在猴子十二岁前,他从未察觉他养父干的营生,只知道和他同为孤儿的哥哥姐姐们到了十二岁就会得到养父所给的一笔不小的钱财,然后,男的自立门户,女的自找婆家,只有他被留了下来。通臂猿说,最后选中他继承自己的衣钵,就是看中他的“善”和“怯”。这营生,胆大的干不了,贪心的干不了,手狠的干不了,只有那平常人前大气都不敢出的最怂的人,才知道草民,到底有多不易。

  猴子二十那年某一天醒来,发现师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门口喝茶。他在桌上发现了通臂猿的信,信上说他已决定金盆洗手从此隐居,至此,通臂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猴子——他无名无姓,猴子是江湖人士给他起的诨号。

  在这个周六的下午,猴子躺在师父曾经最爱的摇椅上喝着廉价的大碗茶,院中的榕树上不时传来几声喜鹊的叽喳,清脆怡人。街上报童的叫卖声带来军阀混战和革命党起义的最新消息。当时正是隆裕后死后的第二年,清廷最后一根石柱已然崩塌,曾经只是游勇的革命党人已结成了中国同盟会,正是天翻地覆的节骨眼儿。可平头百姓,有口饭吃已是不易,哪有功夫去在乎那天下姓李还是姓张?

  但革命党人不一样。

  猴子曾认识过一个革命党,他在提及推翻清廷时,眼里发着光,猴子觉得,他那种人和那些和尚修道士是一样的,是相信什么的。

  这时,那报童走进了猴子的小院儿,手里还皱巴巴地拽着张纸条。

  “请问你曾当过消防员吗?”

  猴子因问题的荒谬而发笑出声,刚想一口回绝时,七年前的“那件事”像预先埋好的地雷,在这一瞬间突然引爆,用震撼提醒着猴子它的存在。

  “我……当过……”

  “您的朋友徐守祖告诉我您的地址,让我带您去找他。”

  猴子的脑子里似乎有一整个戏台,锣鼓“嗡嗡”地响着,震得他晕眩。他呆呆地从躺椅上坐起,跟着那孩子的脚步走去,他的脑袋被疑问和惊讶填满。

  “你是他什么人?”

  “大叔住在我家对面的仓库里。”

  “他是干什么的?”

  “妈妈说那个仓库叫火葬场,烧死人的。”

  猴子真想和这男孩问一句“他怎么还活着?!”可他没有,他想到了七年前那在五个人手中传递的报纸,新闻上写着《开平武备局起火 19伤0亡 原因尚在调查中》。

  “他真的还活着……”猴子暗自嘀咕。

  在七年前的火场中,猴子被马汉反手擒住,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乔二塞住嘴巴绑在椅子上,在被打晕的前一秒,猴子的目光和他交汇,那冷如寒冰般的深邃杀意的眼神让猴子在熊熊的火场中冷到彻骨。

  在起火的武备场中,被塞住嘴巴捆住手脚的他,究竟是如何奇异地逃出生天?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白雪国王

  

下一篇:祝福

  

本文标题:葬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3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