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们在笑什么呢?

我们在笑什么呢?

作者:萤木C 2016-02-10 20:2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干燥综合征,好像身体里的厌水基团异常的多。

你会常常看见她躺在晚夜的树梢上,无所事事地待上一整晚。

她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干燥综合征,好像身体里的厌水基团异常的多,但作为身体一半以上是水的人类,她体内的水分子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逃离却又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阳光给了它们逃跑的力量,同样还有火热、没有空调和冰淇淋的夏天、拥挤的公交、闷热的山上礼堂。

她无意也无能为力地只能避开这些地方,避开检测生命硬度和质量的阳光,避开会刺激水分子运动的地方。尽管如此,她还是像一株喜阴植物找到属于它的唯一的墙角一样,找到了她感觉或者说她体内的水分子感觉最舒服的地方——她家旁边的一棵大榕树上,位置恰到好处地刚好让各地来的风舒服地穿过,她喜欢风。

不是因为风给她肆意的凉爽。

而是风从远方带来了水汽。像沙漠植物一样,她的身体把那些远途跋涉漂流过来的水汽拦了下来,凝成微弱的水滴,把它们渗入皮肤深处,她喜欢这样的喝水方式。这样就更像墙角那株绿萝了呀,她想着就不禁笑了。

渐渐地,她发现风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把水汽从远方带给她。正如每片冰晶在显微镜下都是不一样的,她渐渐开始能从不同时刻不同方向的风带来的水汽里尝到不一样的味道,感知到不一样的东西。有时是充满愤怒与不安的硝烟,有时是被火焚化的松树皮和未孵化的虫卵,还有从医院楼顶晾干的病服被单、烤焦的奶油面包,鳄鱼临死时的眼泪。

她不止一次地感谢大自然在给她干燥病的同时还能给她这种接收远方信息的能力。尽管被剥夺了阳光,她乐此不疲地在阳光藏匿后的每个夜晚里打开大自然赐予的电台,收听来自远方各地的故事,奇幻的,悲伤的,残忍的,美好的,新生的,逝去的。她试图去想象那边的世界,扮演没有干燥病的它们,遇到不同的生物,做些不同的事。

“也许我也应该把自己的故事发出去,通过风。”有一天她突然想到。

该发什么好呢?她的脑海里开始往回刷过去一直被病各种折磨的经历,突然停到了水族馆。她不能泡在水里,因为那样她体内的水会肆无忌惮地回到它们的族群中,一去不回。水族馆的玻璃阻止了这一切,她也得以能花上一整天跟不同的鱼对视。她隐约地感觉到她和玻璃另一面的它们有共鸣,这种若隐若现的但一直持续的共鸣让她深信自己上辈子是条海里的大鱼。“我是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落下如此诅咒。”她懊悔道。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条蓝得如丢失记忆的天空碎片那样的鱼对视了很久。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它在微笑。一条微笑的鱼,怕是在哈哈大笑吧,因为那是它们能笑的最大幅度了,真正的微笑你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她决定回以哈哈大笑。

就在那时,耳边冒出了一句“该回家了,宝贝。”

那只鱼猛地撞向玻璃,回过神来,旁边一个男孩在向他哈哈大笑,边笑边被他妈妈拉走了。

那是她见过最安心地哈哈大笑了,她决定把它发出去。脑海里聚焦至最清晰的画面时,一滴眼泪不经意间流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开心地掉眼泪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马桶男

  

下一篇:萤木的故事

  

本文标题:我们在笑什么呢?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