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情,灿若烟花笑晚空(三)不能说的秘密

那情,灿若烟花笑晚空(三)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薛晟 2016-02-10 20:2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把碧瑶从床上拉下来,大声地吼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说啊,你告诉我啊,不能什么事都自己闷着,你还当我们是姐妹么。”

(题外话:我有个小秘密,藏在书的夹页里。我故意让你看见。你假装不曾读过。N年以后,你成了我姐的他。)

和煦的阳光透过学院卫生室里斑驳的窗户倾洒在洁白的床铺上,温暖了我挂满泪痕的脸。

朦胧中,我尝试着活动了下左手的小拇指,那使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去,而且再次掌控了身体的控制权。然而,我却并不想醒来,因为我清楚地听见那个我想立刻见到又不愿意见的人,此刻正和我的主治医生谈话。

她们离我很远,之间的谈话也很轻,轻的我只能从音调上分辨出是医务室里那个姓鲁的小大夫。因为医务室里只有两个大夫,年纪大的王大夫是个男人。而那声音分明是女音。

我充满了好奇,对此刻他们谈话内容的好奇。然而,尽管我集中了全部精神力,甚至屏住了呼吸,却依然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老祖宗的道理,大部分在我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

于是,我收回心神,开始在记忆的长河里搜寻有关小鲁大夫的信息。

鲁如意,两年前调到我们学校的助理大夫。据说她来我们学校的时候只有大专的学历,不知道托了哪门子关系弄了一张中医医师的资格证,又不知道他家里哪根藤上的关系搭上了我们学校的某个副院长。然后,她就成了我们这所本科院校里的第二个大夫。然而,她的医术着实不高明。

记得以前学校只有王大夫的时候,我们有什么毛病都往校外跑,毕竟有些妇科病,还是羞于对男人启齿的。而我们需要找大夫最多的还是妇科毛病,像头疼脑热感冒发烧,我们自己都知道应该吃什么药,还找大夫干嘛。

后来,鲁如意来了,我们才放弃了浪费脚力跑去有几公里外的校外就医。

鲁如意这人性格不错,年纪和我们也相差无几,所以大家倒是很能谈得来。唯一的一点遗憾就是,她那水平简直差到了极点。有次我陪碧瑶来打针,她连续插了八次都没找准血管。当然,这其中不乏有碧瑶本身的原因。碧瑶那又黑又胖的胳膊,一般人还真是不好准确地翻出血管的位置。但是,八次实在是多了点。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输液到中途的时候还滚针。当时,我真不知道是碧瑶人品的问题,还是小大夫故意整她。

从此以后,我再没到医务室去过。碧瑶那丫头却经常去,还和鲁八针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鲁八针是因为碧瑶打针那次事件,我们宿舍一直举手通过给鲁如意起的绰号。

有一次,碧瑶沉默了好几天,整日唉声叹气,下了课就躺在宿舍的床上发呆。让早已经习惯了在她噪音中读书上网的我们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感觉就像是马三立老师相声里那个为了等楼上扔第二只靴子睡不着觉的人。

美姬最先忍不住了。把碧瑶从床上拉下来,大声地吼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说啊,你告诉我啊,不能什么事都自己闷着,你还当我们是姐妹么。”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二号家庭

  

下一篇:那情,灿若烟花笑晚空(二)落红最无情

  

本文标题:那情,灿若烟花笑晚空(三)不能说的秘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9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