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米粉

米粉

作者:廖美丽 2016-02-10 12:4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回到家乡,除了去码头溜达,更多是迫不及待地想吃碗米粉。

回到家乡,除了去码头溜达,更多是迫不及待地想吃碗米粉。

家乡的早餐店不多,并且上午十点之后就熄火了,要想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偷不得半点懒,必须得早起。

米粉店多半是自家的门面,一般是两三层楼房,两楼总会有个小阳台。天晴时,挂满了各种被褥、被单,时不时的还会听到小孩从里面发出追打嬉闹的声音。门店的旁边是一块不大不小空闲的地,种着各种葱、蒜,或者是紫苏。

煤炉灶上放着两个大铁桶,一边是烧得沸腾的开水,一边是慢火煨着的高汤,装着酱油、味精、盐的调料盒搁在一旁。掌勺的都是家中的妇女,没客人的时候,总是一碗接着一碗地配好调料,好等下一位食客点单,直接可以浇汤、下米粉。(注:“下”是家乡话,是“煮”的意思)

打下手的多半是家里人,男人如果不外出做事,会主动上前帮忙,收拾着前面食客吃剩的碗筷,又不忘和后面坐着吃粉的食客唠唠家常。

家乡的米粉店就像那些农民一样朴实,盖的码子几乎只有一个,肉丝。只有极个别店面才多了一个红烧牛肉。码子虽少,但配菜多,最后面的桌子上用大瓷碗装着七八种小菜,酸萝卜、浏阳豆豉炒辣椒、榨菜丝、油渣子、泡菜等;另外,还有小碗装着的香菜、青葱、蒜沫、剁辣椒。

冬天的米粉店给人的印象特别深刻,泥泞的道路上没几个行人,只有那一阵又一阵的白气从铁锅里冒出来,向四面八方散去,让人看着都觉得温暖。

来的食客是家门口的熟人,不愿在家里开火,穿着睡衣就下楼吃碗米粉。店里食客一多,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唠家常,谈的不是国家政事,也不是社会新闻,农民只在乎自家今年的收成和孩子读书的问题。

在老家,米粉一般都是宽粉,用菜刀切成宽宽长长的粉带。冬天会用小钵子来装,这样可以保温。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挂面,也是自家制作的,颜色有些黄。挂面要比米粉更饱肚,要是点一碗,掌勺的妇女会问上一句:“要煮生些?还是煮烂些?”

一碗肉丝米粉,不贵。小时侯吃,只要一块钱。现在物价飞涨,可肉丝米粉也就涨到四块而已。

在这里,没有行色匆匆的路人,每个人的动作都很慢,哪怕是吃碗米粉都能聊上好些时间。他们从外面走进去,会和其他的人打招呼。妇女抱着小碗给身旁的小孩喂食,高声谈论着家中发生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忌讳。男人吃完了,也不着急马上离去,而是坐在椅子上慢慢悠悠地抽根烟,歇歇气。 他们不着急上班,也不担心今天要干什么,好像所有的事儿都被安排妥当,他们不为生活中的任何感到焦虑,他们为活着的每一天而感到知足。多好啊,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他们尊重生活,尊重自己,更尊重来之不易的粮食。一碗米粉不会浪费一丁点,就连汤汁都沾着馒头、油条吃得干干净净。看到这样的画面,我总会感到莫名的羞耻,我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另外一种人了,好像是从“乡下人”升级到了“城里人”,好像有着和他们不一样的生活,会从心里生出一股子优越感。然而在他们面前,我觉得自己又是何等的自卑,在城市中,不敢失业休息,随时会为明天的生活而感到万分焦虑,我觉得很是羞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豆豆表姐

  

下一篇:破茧成蝶(三)

  

本文标题:米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