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豆豆表姐

豆豆表姐

作者:廖美丽 2016-02-10 12:42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表姐像一道阳光,照进这间黑屋子里。

那时候的我,才多大呀?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是一个盛夏,豆豆表姐为了表侄子的工作从呼和浩特来长沙找姑妈帮忙。这个素未谋面的表姐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我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年纪比我大一轮的女人,竟然是我的表姐。

豆豆表姐是国字脸,略长,说话总是拖着长长的尾音。见第一面,她就和我亲热,一上来就往我的手里塞奶糖,还问了我许多问题。这多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在大人们眼里,我一直都是个不太讨人喜欢的小孩,淘气调皮,像个不安分的小猴子上蹿下跳,经常做错事情,打烂东西。只有她,一点都不排斥我,握着我汗津津的小手,在我的额头吻了又吻。

为了表侄子的工作问题,豆豆表姐住在姑妈家就是好几个月,她不像个客人,同我母亲一般,像个保姆。每天很早就起来了,帮忙打扫卫生,带孩子,照顾老人。她和母亲的关系甚好,母亲总是用半生不熟的塑料普通话跟她聊天,背地里还讨论过姑妈的为人,家庭的琐事等等。

但闲下来的时候,她最爱和我聊天,天晓得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和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聊天。她问我,喜欢做什么?我说,我喜欢看书,喜欢写字。她说,你写了吗?我说,写了,但也不晓得自己写些什么。就我和她,在那个有些压抑的家庭里时常会发出爽朗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表姐像一道阳光,照进这间黑屋子里。

母亲每天都很劳累,她总是在做事情,姑妈家并不大,但因为人多显得拥挤。清晨,她要去照顾瘫痪在床上的奶奶;上午,还要给小侄子熬米浆、哄他入睡;中午,要做一大家子的饭菜;下午,要打扫房间。她总是在忙碌,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劳累让母亲的性格变得很是暴躁,特别是姑妈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扯着嗓门使唤我去做事,动作稍有懒散,母亲就会捡起晒衣架劈头盖脸地打人。

豆豆表姐总是挡在我的面前,对母亲说:“舅妈,别打了,别打了,她还是个孩子。”好几下,母亲的晒衣架甩在豆豆表姐的身上,我看着都感到害怕。最后,母亲打着打着竟咿咿呀呀地哭了起来,和表姐抱在一起,又诉说起自己的身世。那时候的我,还太小了,不懂家庭里存在的各种利益关系。只是觉得母亲辛劳,沉重的生活让她毫无光彩,变成了一个说话粗糙,行为粗鲁的小妇人。她有时候打骂我,也并不是真心的,而是在发泄心中的苦闷。

我很少惹表姐生气,因为在一个孩子眼里,在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孩子眼里,她对我的喜欢就像清晨里的露珠,滋润着我的心窝,这种喜欢是来之不易的。她总是跟我说起内蒙古的生活,她还邀请我去呼和浩特玩耍,去大草原上骑马,给我做羊排吃,带我去集市里转悠。她说的那个地方让小小的我充满了无限遐想,让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了,像只鸟想要冲出这间小黑屋,在大草原上无忧无虑地飞翔。

偶尔我调皮捣蛋,她故意拖长着声音对我喊道:“小姐,廖小姐,听话。”她从不叫我表妹,总是喊我“廖小姐”。我顶不喜欢这个名字,我问她,为什么要叫我“廖小姐”?表姐说:“在我们那里,未出阁的女孩都是这么喊的。”

她不像母亲,总是否定我的一切。她对我总是各种鼓励,要我好好练习毛笔字,要我多看书,多写字,要我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溜达,不要老是待在小黑屋里。她会给我做清水羊肉,从呼和浩特特意带过来的,尽管我吃不习惯。那段时间里,我因为她的到来,对这个世界都改变了看法,沉默寡言的我还会和母亲说上两句话,房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清脆爽朗的笑声,只有姑妈回来的时候,我们又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后来表姐回呼和浩特了,表侄子的工作问题也解决掉了,她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我靠在门前看着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还是忍不住地哭出声来。她走到我身边,抱着我,对我说:“要好好待你母亲,她是个很辛苦的女人,不要怪她,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的。答应表姐,好好待自己,要好好生活。好吗?”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眼泪不争气地狂流,我冲着她,使劲地点头。

某个冬天,我们还收到了来自呼和浩特的快递包裹,是表姐寄来的毛衣、手套,还有很多很多毛线,说是给母亲打围巾用的。我时常想念她,也曾和母亲打过电话给豆豆表姐,隔着手机诉说着思念。

时间一晃,就过了十几年,我已经长大了,参加了工作,然后又去读书,换了行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快节奏的生活里把小时候的自己忘记了,表姐的身影也模糊在我的记忆里。我的手机换了好几个,也未能记得住表姐的电话,倒是母亲一直都和表姐有联系。

母亲总是告诉我,有关表姐的信息。她从呼和浩特乔迁到包头,搬了新家;表侄子从杭州调配到北京工作,生活待遇也越来越好了;她当了外婆,在家带孙子,很是忙碌;表哥得了癌症,她在医院里照顾他;最后听到的一个消息,就是表姐自己也得了肿瘤,母亲说可能也是癌症,她疼得厉害,头发白了一大半,又暂时住不了院,又要带孩子又要照顾表哥,辛苦得很。

我曾给她打过一个电话,那时我还未离婚,和前夫在一起。母亲因为手术住在湘雅医院,她给了我表姐的新号码。电话拨通后,我听见了那句熟悉的声音:“呀,是廖小姐啊,是你吗?我可想念你了,你还好吗?”就这几句话,我竟难过地落泪。

她在电话里问我生活,问我的婚姻,她还说:“廖小姐,我在网上看到你的作品呢,真好,你写了那么多,你还在写吗?我还复印了好多,放在家里,你怎么那么棒,写美食写得可好了。这还是你爸爸告诉我的,他说你在长沙晚报上发表了好多作品,要我上网查。”

在电话里,她说了好多话,还跟我的前夫通了电话,隔着免提,表姐对他说:“我家廖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孩,你可要好好待她呀,不要辜负了她,两个人在一起要和和睦睦,吵架的时候,你也要让着她一点,你是男人。”我站在一旁,心头各种滋味都有,对表姐的愧疚越发深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花魁

  

下一篇:米粉

  

本文标题:豆豆表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8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