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吃痴

吃痴

作者:Olaf777 2016-02-10 11:11 来源:Olaf777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现在我在这里你呢

现在 我在这里 你呢

好吧 来了纽约以后就一直缺乏编辑中文的机会 就想借着这个小地方让我随便写点什么 我不喜欢用标点符号 而且有点啰嗦 脾气也坏的可以 如果你不小心点到我这 也烦请您包含一下 毕竟这里只是我想悄悄练笔的地方

身处在世界最繁华 纸醉金迷且又不停改变的城市 步伐只能越来越快 停不下来就会失控 情绪易怒 对身边的人也越来越不在乎 抱歉

希望自己不要变的太多 喜欢能给我养分的还是食物与善心 希望我可以吃到越来越多的幸福的食物 和我爱的朋友 家人 一起。

糖醋腰花

半夜翻自己的ins 看到这张图片 顿时口水泛滥 腰子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食材 很多人觉得它有一股难闻的骚味 其实处理得当反而是种特别的印记吧 像鱼腥草 苦瓜 羊肉 自身的特点可以让人更铭记于心

小时候最喜欢奶奶的两道菜 一道是爆炒田鸡 另一道就是炒腰花 在记忆里永远鲜活深刻 也就是童年的味道

猪腰是要一早去菜市场挑抢的 为此经常因为奶奶买不到新鲜的腰子而失望 选购好肉贩便会帮你将腰子刨开 割去白色的腰臊(难闻的臊味所散发的源头) 奶奶回家后还是会重新细细的将剩余的一丁点腰臊慢慢割掉 接着切花刀 手法快而稳 十分利索 接着用白糖 料酒 盐 葱白和姜片将它腌上一腌 再飞水把血水去了 锅烧热放油 下葱姜用热油爆香 再炒洋葱木耳萝卜什么的 最后放腰子用大火猛的一炒 开锅时香气四溢 邻居都知道我家今天又做了炒腰花

图片里是老家饭摊上做的糖醋腰花 嫩嫩的腰花加上脆脆的油条 裹着酸甜的酱汁 一口咬下畅爽淋漓

家常菜的做法可能并不标准也不繁琐 但是吃的就是家的味道 独一无二的 温馨的 感觉

潮州小吃

2014年元旦 学校放假 于是就跟爸爸一起收拾行李去了潮州

从小在广州读书 却没去过相邻的潮汕 对潮汕的认知也只有小时候爸妈带我经常去吃的流花湖公园对面小巷里的蝤蠓(青蟹)砂锅粥和早茶里的潮州粉粿 然而 我对粉粿也十分不待见 觉得糯糯黏黏的皮里包裹着豆干韭菜 顿时让我对我原本非常喜爱的食材产生排斥感

一切莫名的抵触感都来源于不相识

在深圳坐动车到潮汕站 再打了一辆的士摇摇晃晃进入潮州市区

之前我已经和爸爸一起粗略浏览了一本介绍潮汕饮食的书籍 所以大致上有了目标和方向 等我们安顿好行李 便直奔潮州最有名的小吃之一 蠔烙

蠔烙 是将新鲜的小牡蛎和番薯粉面糊混合搅匀 再倒入用猪油烧热的铁盘中煎制 其中还要加入鱼露 鸭蛋等等 之所以用鸭蛋是因为旧时鸡蛋较贵 当然现在自己制作也可以用鸡蛋替换

潮州西天巷的丘淑英蠔烙是响当当的老字号 舌尖二中拍摄的就是这位老奶奶家的蠔烙 但是这家店如果没有熟人向导也是比较难找的 我和爸爸兜兜转转才发现这隐藏略深的小店

奶奶是听不懂普通话的 但是看到客人就很高兴亲切的笑 然后慢慢向厨房走去 但是一握到锅铲 便像到了自己熟悉战场 干净利索 三下五除二便端出了香气四溢的蠔烙

吃完 我拿出了那本书 翻到介绍奶奶家蠔烙的那页给她看 书上奶奶的头发还是黑色的 而如今已经花白 奶奶看到自己的照片 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 转身给我们端了一壶茶 这是我至今觉得最好喝的一壶茶 茶水为淡金黄色 未端起便有清香飘来 喝一口 舒服顺畅的感觉从舌尖流向咽喉 最后温暖了肠胃 我打开茶壶盖子 里面的茶叶是大片大片的墨绿色 我至今不知道是什么茶 但是那味道还萦绕着没有消散

在寻找蠔烙的路上 我和爸爸误打误撞碰见了一家卖粉粿的店 大大的玻璃窗内 一个个盘子里整齐的码着不同内馅的粿 看起来像喂得饱饱的大胖小子

粿 是潮州有名的小食 澄面制成的皮里包着各式各样或甜或咸的料 隔水蒸熟 直接食用或者再用油稍微煎一下 点一些辣椒油吃

点了一份粉粿拼盘 每种口味各来一二 原本对粿没有兴趣的我 看到这一盘花花绿绿的粿 顿时也有了一点馋意 夹起一个 咬一口 牙齿稍微用力扯开粿皮 里面的馅顿时涌出来 是韭菜馅 澄面的柔韧感和韭菜强烈的味道顿时让口腔内有股力量在撞击 虽然是冷的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口感与味觉

更让人惊喜的 是店里还买竹荪瑶柱汤 潮州临海 海货自然丰盛且新鲜 一粒粒小小圆圆的干贝 是由扇贝的肉风干制成 古人有曰 食后三日 犹觉鸡虾乏味 可见这形虽小 味却鲜浓的干贝 经过在海底的积累生长和海风的不断冲刷以及阳光将水分慢慢蒸发 最后的精华全部都被锁在小小的贝肉里

山间采摘的竹荪爽脆的口感加上浓郁的海洋的味道 两种产地完全不同的食材竟然能搭配的相得益彰 滑过舌头 顺过咽喉 暖暖烫烫 大家若是有兴趣 可以在家试着做一做 不需要添加鸡精味精 煮好食用前再按个人口味添加食盐即可

潮汕小吃当然不止这么几样 我所提到的都只是冰山一角 砂锅粥 卤水鹅肝 狮头鹅 鱼饭 牛肉火锅 手打牛肉丸 还有很多很多值得去深究的美食

潮汕人说着我听不懂的潮汕方言 用智慧和经验为我们做出一道道简单却不平凡的食物 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品尝菜的味道 更要品尝它们自己的故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春晚后遗症

  

下一篇:今天喝了三杯可乐

  

本文标题:吃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7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