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王质遇仙

王质遇仙

作者:纪离容 2016-02-10 11:11 来源:纪离容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绍兴五年,上皇崩于五国城。七年,凶问至行在,上皇进庙号徽宗,谥曰“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注一]临安城中百姓咸皆北向流涕致
绍兴五年,上皇崩于五国城。七年,凶问至行在,上皇进庙号徽宗,谥曰“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注一]

临安城中百姓咸皆北向流涕致祭。恰在此时,种种关乎徽庙的异闻,如春时芳草一般,先是东一簇、西一簇地零星萌出,其后渐次汇成一片阴阴碧色,覆盖了整座临安城。有人云,徽考在生时骄奢异常,艮岳初成之际,尝令近山多造油绢囊,以水湿之,晓张于危峦绝岩间。既而,云尽入焉,遂括囊以献,名曰“贡云”。[注二]复有人驳斥道,“贡云”之属究竟算不得甚么,须知徽庙曾敕封小乌马为“龙骥将军”,直视国家名器如无物。[注三]更有人摆出一副汴梁遗老的面孔,透露“秘闻”道,往岁——政、宣年间——凡遇正月十六日,徽宗车驾登宣德门,乐作卷帘。御座临轩,宣万姓先到城下者,犹得瞻见天表。须臾下帘则乐作,纵万姓游赏。华灯宝炬,月色花光,霏雾融融,动烛远近。至三鼓,楼上以小红纱灯球,缘索而至半空。都人皆知车驾还内矣。[注四]

城内众人说得兴致勃勃之际,临安大内一隅亦不输人后。其时恰值三秋时节,桂子飘香,良夜寂寂,玉漏清长,尚宫局宿值宫女们正围住典言[注五]宋摇真,央她讲古。宋女史本是开封浚仪县人,随车驾流寓江南,所知的京里掌故不少,又极是口齿伶俐爱说话的性子,故而年轻宫人皆爱同她亲近。女史眼见时辰尚早,慵慵懒懒打了个呵欠,便说起了道君皇帝的轶闻。她是这样说的——

“噫,你们不知道罢,过去呐,宣和殿可是富丽堂皇极了!”旋一压声,故作神秘续言,“可比咱们官家的文德殿还气派呐!那楹柱是纯金的,飞檐斗拱上俱是重彩绘画。徽宗皇帝睡的可是七宝榻。你们可知道,何谓七宝么?”

“徽庙宁有此事?!”横里插来一道极清冷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原是司言[注六]柳小师。她身披一件烟色褙子,适才坐在灯火暗处,直如一道昏暗的影子,无怪乎诸人浑忘了她。柳小师素是沉默寡言,连个笑意也无,只一味闷头做事。平日里钗环素净、脂粉不施,才将三十出头的模样,直如四旬妇人。却因着她熟谙禁中掌故,处事敏练老辣,尚书内省诸人又敬又畏,不敢当面排揎,只在背地里暗暗讥诮道,“只怕冰山也比咱们柳司言多些活气”。宋摇真被拂了面子,颇有些不痛快,却碍着柳小师高了她一阶的份上,到底不好翻脸,当下讪讪笑道,“那柳姐姐说说,道君皇帝是甚么样儿。”

“道君皇帝呀……”,柳司言倒也没推辞,一改往日拘谨派头,唇角缓然勾起一抹笑意。复而如说书先生那般环顾一圈座下宫女,明月珰轻而一动,漾出潋滟碎光,“那是宣和四年,我只是殿中听直。本无缘侍奉徽宗皇帝,实因那个时辰诸位姐姐都有了旁的差遣。我这才……”

她抿唇垂首娇怯一笑,眉目间霎时染上从未曾有的灼目艳光。众人看得呆了去,这一厢仍是不疾不徐娓娓说道,“这才有缘得见天颜。唔,那是宣和四年的春日,我随张大官[注七]入宣和殿中。殿止三楹,桌椅陈设太朴无华,尽皆漆黑。殿内唯闻淡淡芸香。若说禁中金户玉宇,那可便是厚诬宫廷了[注八]。”柳司言若有似无地掠了一眼宋摇真,又说,“跟着我就见到官家了。”她沉溺于往事之中,语调轻缓柔和。帘外冷峭月色也跟着一寸接一寸地温柔起来。风移影动,庭中扶疏花木轻轻摇曳,仿佛是对追忆的回应。

“官家如何?”已有捺不住性子的小宫娥急急发问。

“官家在发愣。”柳女史“嗤”地笑出声来,隐隐携了少女般的娇嗔。“走得近了,才瞧见官家正对着一副未完的棋局。象牙棋枰、白玉棋子,棋子上压金小字甚是分明。他却只是盯着棋局……”她小心翼翼地拿捏着词句,“似……似是别有心曲。一时之间,我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踌躇半晌,小心翼翼唤了声‘官家’。”

“官家此刻方从棋盘上抬起头来,像是刚刚发现有人站在他的面前。停了一晌,他忽而问道,‘你可知道王质遇仙的故事’。我委实不知……只得低下头去,依礼叩首谢罪,复道一句”妾不敏”。他仿佛有些失望,却是笑了声,便令我退下了。”[注九]

“那……官家长得如何?”一名唤作环翠的宫女小声问道,话音甫落,却笑倒身侧一片人。透过一阵阵年轻的笑声,柳小师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所以她没有开口打断这难得的欢愉,而是静静地等着,直到她们止住了声响。

隔着十余年的光阴,她仍难以忘却徽宗皇帝的清隽高逸,如若东君临凡。万事万物在他的举手投足间方有灿灿华景。现在想来,那日他并不是发愣,而是在思念。只有她,柳小言撞见过官家愁怀清浅时的模样。心神不觉一漾,就像是拥有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小秘密。而这秘密就像猫爪,时不时在心尖上一挠,甜蜜得发痒。“官家生得比画上好看,这世间兴许再无这般清俊儒雅的君王”,她笑着垂下眼睑,正欲再开口补充些甚么。宋摇真骤然爆发的大笑截断了柳小师的遐思,“瞧姐姐又在诓这群妮子们呐。当年东京的宫女早随二圣北狩了,怎生会出现在临安?”

柳小师神色倏然一黯,适才涌上的柔媚一点一点地褪去,又换作从前冰冷面容。隔了片时,她亦从容随宋典言笑了,轻轻道,“是了,我逗她们顽呐。我怎配有这般福气侍奉官家。”

宫女们登时泄了气,个个脸上露出兴味索然的模样。柳小师照旧不紧不慢地端起茶盏,抿了口陈茶。

“哈哈,瞧柳姐姐这说的绘声绘色的,险些连我也诓了去”,宋摇真性情爽直,一到兴头上,难免不拘形迹,正如眼下,她用力拍了拍柳小师的手背。柳司言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淡淡笑言,“妹妹海涵”。

宋典言见状,颇有些悻悻,只好调转面孔对着宫女们,道“方才咱们讲到哪儿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笨阿梨

  

下一篇:春晚后遗症

  

本文标题:王质遇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