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噩梦空间

噩梦空间

作者:丁小猫Lasia 2016-02-10 08:51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个像带着刷有惨白色涂料木头面具的小男孩,定睛一看,居然有几股从空洞的眼睛洞、嘴巴洞里流出血迹,已经干掉变成深红色。

是梦。

已二婚的父亲在跟他现任老婆大吵一架后,同意早上送作为大一新生的我去郊外的大学。因为路途遥远,我们清晨六点就出门了。在郊区的大巴上我们看到了绚丽的日出。太阳在远远的山那边一点点地冒出头来,透过车窗,我看到一束晨光,它像一条无限延伸的射线,从山的那边照射过来。这束光线由连续的金色圆圈一个接一个平面组成,连绵不绝延伸至远处,略过另一座山渐渐消失。景象非常壮观迷人。

大巴车在郊区停下,需步行才能到达学校。这时,天微亮,空气充满雾气,阴冷湿润。我们一路前行,父亲沉闷地走在我前面,我走得比较慢,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就落后很长一段距离。雾气把他整个吸了进去,我就快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我们抄近道走了一条乡村土路。路过一家农家小院,我看到一个类似狗棚的小房子,里面探出头有一个像带着刷有惨白色涂料木头面具的小男孩,定睛一看,居然有几股血迹从空洞的眼睛洞、嘴巴洞里流出,已经干掉变成深红色。被吓了一小跳之后,我冲他笑了笑以为只是个恶作剧的小孩,就不以为然从他面前走过了。

意外的是,小男孩看到我之后,居然拿起一个长得像两倍长的老式瘦电筒的东西,挥舞着跟在我身后要打我。我不想跟他多纠缠,就加快了步伐,但他还是跟了上来,打了我几下。我觉得小男孩很不礼貌,就转身佯装怒气,警告他不要打我。小男孩依然带着那具有点恐怖的面具站在我面前,没有一点被我的警告吓退的意思。

这时,一个老太婆从老土房里走出来,看样子是小男孩的长辈,外婆或是奶奶。我就冲着她告状了小男孩对我无理取闹的事情。老太婆背对着我嘴里嘟哝着我听不大懂的语言。小男孩听了之后不大情愿地倒了回去,钻进了那个像狗笼子的小房子里。

我稍微放下心来继续赶路。可是没走几步,他又从小房子里钻了出来想再次追打我。这次我是真的不高兴了,一把抢过他的武器,挥舞着威胁他。我的这一行为似乎也惹火了小男孩,他一副不善罢甘休的样子,但因为个头比我矮很多,他就跳起来抢夺他的长电筒。我依仗着身高优势,逗着他,他一跳我就抬手,他拿不到,急得直跳脚。小男孩拿不回他的手电筒,气急败坏地跑到老太婆跟前,叽哩咕嘟地说了些什么,也是用那种我听不懂的语言。

这一次,老太婆不再制止小男孩的胡闹,转身向我走来,我明显感到他们两人的不怀好意。他们靠我越来越近,竟然都带着鬼脸面具!再仔细一看,那面具分明是长在了他们的脸上,那张惨白渗血的就是他们的脸!

他们俩凶神恶煞地向我走来,步步逼近,我手上拿着小孩的手电筒,对着他们做着微弱地抵抗,面对着他们倒退着走。我不敢转身,我怕看不到他们是否靠近我,背对着恐怖的他们我会更加恐惧。所以,只敢这样倒退,可双脚像灌满了铅,脚下湿润的泥土又像是粘胶,让我每走一步都及其困难。但他们已靠我越来越近……

终于,我被这恐怖的梦吓醒了,全身冒冷汗,心脏狂跳不止,非常害怕,想抱一下身边的男友以求安慰。却不料身边的男友如何推、抓都不动,他在睡梦已死去,我陷入无限绝望之中。我不敢相信男友已死,我认为这也是梦。只好闭眼又回去清晨的农家小院,眼前依然是两个张牙舞爪的鬼婆孙俩。

至此,我已不知道哪边是梦哪边是真实。两边都是我无法面对的景象。

我掉落到了这无限循环的迷惘、痛苦的噩梦空间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独行火车

  

下一篇:猫与小鸟

  

本文标题:噩梦空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