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木兰花

木兰花

作者:考拉元首Carlson 2016-02-10 06:12 来源:考拉元首Carlson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词名叫木兰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词名叫木兰花,我不会背,只是刚才偶然看到,现查的。作者是晏殊,对他的印象就是个老流氓。都是当宰相,他没有苏轼“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恢弘,都是流氓,又不似柳永“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放浪。

燕鸿过后莺归去,想来是个春天。那天晚上,天气不冷不暖,一身薄衫刚刚好,晏殊脱了朝服,坐在后院的石凳上,觉得屁股有些凉,却又不想移步他处,石凳虽冷,但人是热的,人暖不过石头,但酒暖的过。

于是他取一壶酒,对月独酌。碰巧的是,那天是个上玄月,那月亮似一把长弓,拉一个满弦,直射人心魄。冷酒入热肠,打湿了胡子。老流氓这才发现,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这么长了。自己一把年纪,回眼忆去,竟然什么都想不起。一个人怎么会什么都记不得呢,要不然是这人太乏味,要不然就是喝多了。

一个老流氓在酒面前是不能服输的,所以他要慢慢想,一点点想,从年少的竹马开始想,从写的第一个字开始想,从第一次进京开始想,从第一个看到就脸红的姑娘开始想。真是老了,那个姑娘长什么样子来着?是瓜子脸么?好像又是鹅蛋脸,是柳叶眉还是丹凤眼也统统记不得了。想不起来索性就先不想了吧,再饮一杯,不难为自己。

那姑娘虽然不记得,可年少做过的春梦还记得。

有个涣纱的少女,宽额头,尖下巴,嘴唇红润似含着一粒新鲜的樱桃,她不梳头发,只系一根绸带。她俯身在河边,那阳光铺在水上,水把光裁剪成碎片,一条条,一片片,一丝丝,一缕缕,阳光在水上跳,那姑娘在他心上跳。他能看见,看到河水是甜的。他忙开了折扇贴在胸口,要是不这样,怕是五里外都要听见胸腔里那颗蠢蠢欲动的贼心悸动了。纸包不住火,熟宣纸的扇面也同样掩不住少年的欲火,他都能听到胸膛里火焰噼啪的作响,眼看那火就要烧透了折扇,不浇水断是不行的。他鬼使神差的也到河边,伸手挽水。他在河这边,那姑娘在河对岸。本不宽的河,像绵延的长江水。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思量意。

年少的荒诞愚蠢才是少年的宝藏,那姑娘是不是也像他,他不知道也看不穿,于是他要跨过那河,乘风破浪,踩过暗礁,斩了海兽,路过蓬莱,捡一颗珍珠,为那姑娘捧上,亲口问一问。

那姑娘有些吃惊,哪里来的混小子,趟着齐腰深的河水,目不转睛的走来。

“你疯了?”姑娘开口了

“我是疯了。”

“你会游泳?”

“我不会,那你会么?”

“我会。”

“那我就淹不死。”

“我凭什么救你?”

“不知道。”小流氓说着,河水蜂拥的钻进嘴里。

“你快回去,你要淹死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春至夏花

  

下一篇:遥想当年时已远(结局)

  

本文标题:木兰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