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坟墓里的鱼

坟墓里的鱼

作者:红尘安达 2016-02-10 02:2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的先辈们也是沐英的随行者之一,家乡的人们至今都实行着土葬习俗,据说这也是源于中原文化的影响。

明洪武年间,明朝大将沐英、蓝云率兵30万,征战平定征服了云南境内各土著少数民族后,沐英许多部将便分派到云南各地驻防和镇守,他们开荒种地,兴课桑麻,把中原的文化底蕴和文明传承毫无保留地奉献并贮存在了这片美丽、富饶的红土高原上。

我的先辈们也是沐英的随行者之一,家乡的人们至今都实行着土葬习俗,据说这也是源于中原文化的影响。以至于政府多次倡导的殡葬改革无法推行无从实施。

我参加过许多次的农村葬礼,我最好奇的是棺木下面都要摆个土碗,碗里都要抓两条鲜活着的小鱼放在里面,并注满清水,据说这是保佑后人大吉大利,源远流长。

我一直想,那小鱼能存活多久,那土壤里的几丝空气,足以支撑小鱼呼吸多久,小鱼最后是窒息、饥饿死亡还是碗里水份干涸后导至其丧命?或许小鱼会永远存活,因为那是灵魂的寄托轮回和神灵的庇护,我顿时觉得我的悲悯显得有些多余有些荒唐可笑!

故乡的村庄在迷雾中显得格外苍茫和凝重,房子也显得庄严肃穆,远山含黛,没有丝毫表情,瓦蓝的天空飘逸着裙摆似地几朵漂亮潇洒的云,在不断地飞行穿越。

记得最后一次参加农村葬礼是三年前腊月的一天,南国的冬天仍然艳阳高悬,只是空气中弥漫了许多寒冷的空气,送葬的队伍很壮大,蔓延了半里多长,显得熙熙攘攘,泣哭声、哀嚎声、唢呐声甚至伴随着阵阵喝彩和人群中不时传出的笑声,鞭炮齐鸣齐鸣后,这些声音似乎一下子又停顿在空气中,凝固了。

我是送葬队伍中的庄严肃穆者,像故乡的那些房子,表情呆板,我感觉我与常人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有些自卑,此刻,我还想到了那两条即将陪葬的鱼,两条鲜活的生命,路边的溪水潺潺流淌,直至远方。

那可怜的,也许肩负着某种特别使命的鱼将永远压在那漆黑的棺木下,它们或许会希望人们把它厄杀后再陪葬,可是人类有时是最无情、最残酷的、最无情的动物。

连天遍地的桑树已经落叶,变成秃秃的有些干瘪的枝干坚挺在那里,其实它们的生命仍然存在,一旦春天,它会立即长出的的嫩芽,孕育出新的生命,会使整个桑地又重拾一片繁荣景象,人们又会进入繁忙步入辛勤的劳作。

轮回,一切都在无情地轮回,没有人能抗拒春夏秋冬四季更替,没人能逃脱掉生老病死,荣华富贵或灾难悲凉只是宇宙世界轮回中的一瞬间。

坟墓像表面沾了各种酱料的干涸面包,直挺挺地矗立在那里,它们像远处的山,虽然非常渺小,有的即将枯萎,但依然冷酷无情地努力压制着自己身下那两条小鱼。

或许那美丽的生命早已轮回转世,超越于蓝天白云间,冬天的坟墓旁偶然会有叫不名字的野花在依然绽放,并且灿烂地微笑,我顺手摘了几朵,拿在手中,突然感觉它们比玫瑰花还要温馨还要妩媚性感。

在大片坟墓的最末端,有一座孤独寂寞、也很坚挺的坟,它离这片繁荣的墓地有些些距离,那是很多年没人祭祀的坟,因为坟墓的主人很年轻就毙命了。没有后代,家族敷衍中断了香火,最严重的,故乡的人们总想把他遗忘或抺杀掉,坟墓的主人曾经是银行的偷盗者。

听说是一件大案要案,甚至惊动了中央。传说或传闻有时会蒙蔽世俗的双眼,我有时不太喜欢强者的姿态和冷酷,却也不喜欢弱者的妥协和悲怜。

太阳每天都会自然地升起落下,只是阴天或雨天人们无法感受无法理解它的光芒罢了,帷幕拉下那一秒,也许就是人生收场那一刻,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孤独坟墓里的主人与我爷爷曾经是要好的朋友,爷爷说他其实为人不错,还有些仗义,事发后,他家人凑齐并还清了银行的钱,可当时那个年代不同,并且惊动了中央。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千年雪莲

  

下一篇:窗外的黑衣老太婆

  

本文标题:坟墓里的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