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年,我们十一岁

那年,我们十一岁

作者:江蓠 2016-02-10 01:11 来源:江蓠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刘大文,补习费呢。”李老师的眼光冷冷的
“刘大文,补习费呢。”

李老师的眼光又冷又狠。刘大文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为了保护视力,班里每两个星期换一次座位,最左边的换到最右边,原本最右边的那一个学生则向左挪一个座位,如此顺时针换下去,而刘大文却从没享受过这个待遇,尽管她个子特别矮,视力也需要保护。六十个学生冻冻地缩在木椅上,刘大文也冻冻地缩在木椅上,大家都没有回头,我也没有回头,但我即使不回头也能想象刘大文的样子:蓬乱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像从来没洗过,脸型瘦削,没有肉,因此显得眼睛奇大,明明是数九寒天却还穿着秋天的那件薄单衣,衣袖笼罩下的两只手长满了冻疮,手指头粗的连铅笔头都握不住。

“没有补习费,还有脸来上学?”

李老师从来不大声讲话,但他生气时音色特别低沉,又带着点沙哑的感觉,因此很像我想象中的地狱魔鬼。

“上来。”

刘大文抽着鼻涕,咬着蓝紫色的嘴唇,哆哆嗦嗦走到最前排,刚好站在我面前:她没穿袜子,单裤略短,露出她皮包骨头的脚踝,军绿色的塑胶鞋看起来很大,硬邦邦的,而我穿着加厚的棉靴,我妈还特地让我穿了最保暖的那种毛袜。

“解黑板上最后一个大题。”

李老师从讲桌的抽屉里掏出一把铁钳,然后背过手去,用下巴指了指密密麻麻的黑板。

我看见那个铁钳就打心眼里发怵,我曾见过我爸用相同的铁钳把一根我手指粗细的钢筋拧成两截,“咔嚓”一声,干净利落。别的班老师都用教鞭或者戒尺吓唬学生,而李老师却偏偏喜欢拿铁钳直接上手。

刘大文拿起一支粉笔,握不住,粉笔摔在地上,清脆地跌成碎块。她弯下身,把其中的一块碎块捡起来,只在那道题的下方歪歪扭扭写了一个“解”字,便低着头杵在哪儿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冷冰冰的教室里陡然响起,全班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五十九双眼睛都盯着讲台上正在发生的一幕。

只见刘大文条件反射地腰部向上一挺,像一条放在砧板上仍不死心胡乱扑腾的鱼,试图摆脱即将被杀害的命运,可怎么可能摆脱?李老师把铁钳直接夹在了她的腰上,她再怎么躲避,铁钳都如影随形的跟着她,而握着铁钳把手的李老师也随着她躲避的步伐踉跄跟着她。

我突然想起刘大文腰上几乎是没肉的,那铁钳就是直接夹住了她的肉皮,她无法抑制地发出一声比一声的哀嚎声,却不敢请求李老师把铁钳拿开。

然后一直等到下课铃声响起,李老师才把他的手从刘大文的单衣里掏出来,又把铁钳放回了原位。我看见铁钳上有鲜红的血液,和一小块人类的肉皮。而刘大文的单衣已经被血浸透,与腰部的皮肤粘连在一起,她的脸色苍白,眼珠子也不转动,无力地趴在冷冰冰的讲台上,好像一个死人。

第二天是个大雪天。临出门前,母亲又给我加了一件暄呼呼的大棉袄,我背上大书包,跟她挥了挥手,便朝学校走去。那一天,刘大文没来上课,我不知道为什么,李老师最讨厌学生逃课了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王医生的烦恼

  

下一篇:男人、女人和孩子

  

本文标题:那年,我们十一岁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4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