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王医生的烦恼

王医生的烦恼

作者:江蓠 2016-02-10 01:11 来源:江蓠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但祈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  王医生每次经过小区商业街上北边第一个诊所时,都要把诊所门框
  “但祈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

  

  王医生每次经过小区商业街上北边第一家诊所时,都要把诊所大门上挂的对联低声吟咏一遍。他很喜欢这副对联,因为这副对联也曾在父亲乡下的诊所大门上挂了三十年,是他自识字起能完整念下来的第一幅对联。

  

  父亲一生从医,医德高尚,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赤脚医生,每天都有很多病人慕名而来,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无论贫困或富贵,他都一视同仁,对症下药,而且绝不多收一分钱。据说父亲还曾用独门秘方救治过一位因难产而大出血的孕妇,孕妇婆家是富贵人家,事后为表谢意硬要塞给父亲一块金条,父亲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指了指诊所大门上的那副对联,那家人便明白这金条是怎么也送不出去了,最后只好无奈离去。但从此以后,父亲德医双馨的美名就更广泛的传播开来。

  王医生以父亲为榜样,高考后填志愿时毅然选择了一家医专,毕业后跟随父亲在乡下诊所临床实践了两年,后来才在这个小区的商业街上租了个门脸,自己开起诊所来。

  因为小区是新建小区,王医生的诊所又是商业街上的第一家诊所,所以,尽管诊所的位置不太好,但在开业初期,诊所里每天都人头攒动,王医生师从父亲,得其真传,中西医均有涉猎,对每一种病症几乎都能做到心中有数,问诊、检查、开药,每个环节都一丝不苟,病人药到病除,因此对他的医术十分推崇。如此一来,王医生开药虽然收费并不高,但每月收入也颇为乐观,一年下来,除去昂贵的房租,富余下来的钱养活妻儿不成问题。

  正当王医生考虑在自家诊所大门上也挂上那副对联时,却发现小区商业街上已经有门脸捷足先登,挂上了。

  挂上这副对联的是新开的一家名为“锦绣前程”的诊所。锦绣前程诊所位于商业街北面的第一家门脸,从地理位置上看实为开店之最佳选择。这家门脸以前曾是一家肉食店,因地理位置优越,肉食店的生意一度十分火爆,后不知何故肉食店突然关门,王医生也曾考虑过转租下来,然后把自家诊所挪到这里,但最后却被物业公司告知这家门脸早已转租出去,于是王医生挪动诊所的想法只能不了了之,却没想到原来竟是同行所租。

  王医生假装不经意地路过,看见新开的诊所门前的大道上落着一层红彤彤的鞭炮残渣,仔细嗅嗅,空气中还漂浮着一股淡淡的硝烟味儿。王医生又认真看了一遍新诊所大门上的对联,它显得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熟悉是因为它自王医生出生之日便被父亲贴在乡下诊所大门上,迄今已有三十年;陌生是因为它被镌刻在两块做工精致的复合板上,每个字上还烫着金,而乡下诊所大门上的那副则是父亲用槐树木制作成的,粗糙得很,字也是请乡下的一个老秀才写的,谈不上书法造诣,但胜在认真工整。

  王医生的心里还算平静,也谈不上有多膈应这家即将与他形成竞争状态的新诊所。当医生么,得有容人之量,不能把过多的心思放在其他事上,行医问世,先一心一意把医行好了,才能“问世”啊。

  新诊所的主治医生姓李,显然早就考察过这一片的诊所,也对王医生有所耳闻,此刻看见王医生站在店前便热情招呼他进去看看,王医生以诊所里病人太多为由婉拒,等王医生的身影走远了,李医生的嘴角才缓缓弯出一丝不屑的弧度,过了一会儿收回视线,又吹了声口哨,转身走进新诊所。

  最初两个月,王医生的病人并没有减少许多,不过大多都是老主顾,皆是冲着王医生药到病除的精湛医术来的。王医生心若明镜,因此更加用心看诊,最后开药时,依旧药价合理,绝不多收一分钱。

  后来,王医生的病人开始逐渐减少,就连以前的老主顾也不再出现在他的诊所了,王医生一下子闲了下来,闲了下来的王医生坐在桌子前,一边无聊的把玩着听诊器,一边抬着眼瞅着快递员把十几个包裹放在他诊所的柜台角落里。

  快递包裹都是小区居民的,当快递员送货时他们有时不在家,又嫌到快递公司取太过麻烦,便嘱咐快递员把包裹放在王医生的诊所里,等到回家路过这里时,刚好顺带把包裹取走,又方便又快捷。时间长了,王医生的诊所便成了一个包裹临时存放点,不仅免费,有时还得承受点不能言说的委屈,譬如有的居民在诊所里找不到自己的包裹,眼神就会有意无意地朝王医生一瞥,带着某种怀疑,但又不明确表达这种怀疑,因为他们心里也明白,于情于理,王医生都不该承担任何责任。

  王医生对这种怀疑起先心里也会微微有点不舒服,但后来也就想通了,将心比心,居民们丢失包裹的心情他也能理解,他们嘱咐快递员将包裹暂时存放在这里的行为本身就是对他的一种信任,谁知包裹竟不见了,着急之下,难免多疑,何况居民们并非不讲理,他们从未明面上怪罪过他,王医生觉得这也是一种尊重。

  “今天快递包裹还挺多的哈。”

  “人们越来越习惯网购,以后啊,这包裹只能更多。”

  快递员放下包裹后就走了,王医生起身看了一眼那些包裹,用塑料胶带紧紧封住的快递单上有很多名字他都熟悉,是他以前的病人,但这些人现在来他这里却不是为了看病,而是为了取包裹。

  

  王医生无奈笑笑,便走到里间屋配制中药去了,诊所的玻璃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王医生在里屋听见了却没有走出去,只是扬声说道:“都放在柜台上了,你自己看一看有没有你的,有了就拿走。”

  来诊所看病的人愈来愈少,有时一天都不见一个病人,王医生的收入自然也愈来愈少,王医生的妻子忍不住责备他:“你也真是的,他们取包裹时为啥总躲起来不肯与他们碰面?他们都好意思把咱们当成免费看管员了,你有啥不好意思跟他们碰面的?把咱们诊所当临时存放点,却不找你看病,他们也真做得出来!”

  “不是这个理。”王医生慢悠悠地说,“他们选择哪家诊所看病是他们的自由,咱们干涉不了,在咱们诊所存放包裹则是对咱们的一种信任,两码事。我不出去见他们为的就是避免尴尬,我和他们都没做错,都没必要面对这种尴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大亮

  

下一篇:那年,我们十一岁

  

本文标题:王医生的烦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4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