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恋人啊

恋人啊

作者:梁佑宁 2016-02-09 17:5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男友张哲出轨,小三住到出租屋里穿着我的睡衣,被下班回家的我逮个正着。

1.

2009年夏天,我失恋了。

故事三俗,算不上一出好剧,男友张哲出轨,小三住到出租屋里穿着我的睡衣,被下班回家的我逮个正着。好好的一场恋爱,最终竟以闹剧收场,这当然是我没想过的。失恋那段时间似乎我的智商也跟着变得奇低无比,先是丢钱包,接着在西安这座四方城走迷路,再然后是跟老板吵架辞职。我的人生走入历史新低谷,一时间很难跳出。

闺蜜乔琪约我去酒吧,离得老远看见我便拿出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走到身旁时,才将手机递给我,没好气地说:“瞧你那德行,不就失恋了吗,打扮得我还以为自己开天眼了。”我接过手机看,可不嘛,将近一周没睡好气色看上去奇差无比,一头漆黑长发披散着,再加上一条黑色长裙,在昏暗灯光下看上去真像是一个哀怨的女鬼。

酒吧里,我生平第一次放下矜持,喝得烂醉,据乔琪所说,我差点就要冲上去跳钢管了,是她拦住了我。这些都是第二天醒来后乔琪告诉我的,听到这些后,我十分懊恼,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果然尚且年轻火候不够,竟会因为一个劈腿男而失态。但我无法责怪任何人,谁让自己当初喜欢呢?

正剧播完,彩蛋部分也相当热闹。从乔琪家出去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站了十二站公交车回到出租屋里,刚打开淋浴准备洗澡,喷头炸开了,一时间水管的水全喷了出来,还没脱完衣服的我被淋了全身,好不狼狈。我关掉阀门,搬着凳子拿出备用水管和螺丝刀,修了半天,好半天,总算洗完了一个热水澡。吹头发时,电话响了起来,是房东。

我按了免提,房东嗓门极大,生怕我听不到一般。“周梦,跟你说件事儿,你得搬走,上边儿传文件了,下个月就拆迁呢,真是不好意思啊,赶快收拾收拾吧,剩余的房租我退你。”

一时之间,我竟然不知该和房东说些什么,扔在床上开着的吹风机吹得我心烦意乱,我胡乱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电饭煲里方便面早已煮泡得老大,荷包蛋没有包好,黄碎了一锅,窗外起风了,养了半年的铜钱草掉在地上,花盆烂得稀碎。下午三点,我坐在房间里失声痛哭。

在这个城市当中,我没什么朋友,除了前男友,也只剩下乔琪。真要我突然搬走,我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妈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事实上状态不佳间接导致了我们对话不畅,也许妈妈听出了我情绪不对,没聊几句便要挂电话,临挂电话时,我说:“妈妈,我想见你。”

2.

我走得仓促,衣服都没带几件,许多东西都选择丢弃,只有如此,我才能轻装上阵,奔赴前方,不被外力所拉拽而贪恋原来。对旧恋人不舍那是弱者所为,而我,从来不懂如何示弱。若是我懂,想必也不会失去。

西安通往新疆的火车时长三十八个小时,全程两千五百六十八公里,将旧恋人丢在千里之外,我有足够的时间忘记他。然而,那一路,我睡得不踏实。好几次半夜醒来,坐在卧铺过道的座位上,都会愣神。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张哲就坐在我对面。他像个孩子一样拉着窗帘,看着车窗外,不时回过头看我,笑着问我:“周梦,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像是在私奔?”

那是早前的事情了,我们还爱着,一起去外地旅行。他住上铺,我住中铺。晚上车厢熄灯之后,他弯下身子趴在我的床位上,只为给我一个晚安吻。只可惜,当下,那双唇去吻别人了。那誓言,也都变成别人的了。我坐在黑暗当中,将脚搭在另外一张空出的座位上。

到新疆时,我在车站的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涂了一层BB霜,好让自己看上不会太过狼狈。

我与妈妈将近十年未见,当然不想让她见到我最狼狈的一面。这是我爸妈离婚的第十年,在她没有看足我成长的这十年,我被时间拉扯成了一个大姑娘,在感情当中得到过也失去过,却始终没有成长为一个智者。愚蠢到会相信“永远”,相信承诺。依旧会为了爱情掉眼泪,会为了恋人的一句话而不知所措,更因为失恋而大伤元气,逃到她这里来避难。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木槿花下

  

下一篇:耳朵里的海

  

本文标题:恋人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