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美国无艳遇

美国无艳遇

作者:梁佑宁 2016-02-09 17:5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一手揽着我的肩膀,分外自然,就如同我们相识很久,多年未见。

要不是照镜子,我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竟然会干了这件蠢事。

此刻的我站在酒店的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一头乱发的自己,还没从刚才的场景里回过神来。这原本应该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而我在休年假,从拉斯维加斯去往纽约,途经旧金山作短暂停留,两个小时前,我还坐在一间咖啡馆喝咖啡,突然萌生想要剪发的念头,再接着我就走进了街角的一间剪发店。

在做这个决定前,我的好友张一直询问我:“你真的要剪吗?”我心里也是有点犹豫的,毕竟我三年未换一个理发师,只因为我着实有些挑剔,一直觉得与新的理发师沟通起来实在太难,所以不敢轻易换门店和理发师,饶是被张这么一问,心里多少有些没底。但人生总要有别的尝试,这样才会显得有意思一些。虽然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但走进店里时仍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

万万没想到的是,店内竟然有华人剪发师傅。给我剪发前,Jason一直显得比较亢奋。他在美国生活多年,常年说英文,他的中文已然有些蹩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交流,我简单讲完了自己的一些要求后,他便开始为我剪发了。

剪发的过程中,Jason一直与我交谈,从北京到他的家乡广东,再到旧金山某一处的按摩店按摩非常棒,聊起美食时竟然比我了解得要多得多。得知我午饭是在唐人街解决后,他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你从国内来这边,还跑到唐人街吃什么中餐?贵不说,也没什么意思,你该尝试点别的菜系。比如说去尝尝法国菜啊,或者是离我们店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不错的印度菜,都很不错。”他聊得很开心,我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而我的眼神一直都盯着他手中的剪刀,生怕剪得和我想要的有所出入。而Jason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他一手按住我的头示意我不要动,手中剪刀依然飞快。

剪完头发后,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不上满意,也谈不上不满。镜子里的人仿佛变作了另外一个,从前头帘总是盖住眉眼,猛然全部露了出来,竟然气场也换了一换,忽然地像是回到了十几岁时的模样。Jason问我是否满意,我点了点头,冲他笑了笑,表示还不错。结账时Jason就站在我的跟前,临到我出门时,他叫住我,“你有用line吗?”我摇摇头,“微信倒是有。”

然后他抽出一张纸,递来一根笔,“方便把你的微信号留给我吗?我们或许可以做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待久了,Jason倒是很直接,反倒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只得接过纸和笔,在上面潦草写下自己的微信号。等了许久的张早已饿得不行,我与Jason道了别,与张离开了。

那一晚我们吃的依旧是中餐,在一间港式茶餐厅里,点的是云吞和炒米粉。店内放着邓丽君的歌,拿勺子拨弄云吞时,我忽然想起Jason来,他讲起自己的故乡,语气里有几分怀念的味道,说起某条街道上有好吃的肠粉和粿条,从前总觉得没什么好吃,后来自己一人在美国的这几年,常常会怀念。他还叹了一口气,不知是对当下的不满意,还是对从前的怀念。

张见我一直没吃,拿着勺子挑走一只云吞,问我:“不好吃吗?”我摇摇头,没有告诉他,我只是想起了Jason的一些话。

饭毕,我与张两人沿街闲逛了很久,临近十一点时才回到酒店。我大概一直是属于后知后觉的那种人,直到人又站在镜子前时,才心生懊恼,觉得不该剪发,我原本可以蓄得更长一些的。就在我预备洗脸的时候,手机提示有新的消息进来,我点开看,是Jason。他问我是否睡觉,得知我尚且没有睡觉时,一连串发来好几条语音。

他想请我吃饭,想着长夜漫漫,还得靠小说和电视打发时间,我也没有拒绝。他问了我的地址,称很快就会过来接我。

Jason带我去吃的就是他跟我提到的印度菜,老板大概身体有不适,坐在轮椅上,主内的大概是他的女儿,头上绕着繁复又美丽的纱巾。Jason是熟客,一进门就热情地和老板打招呼,我们坐下后他将菜单递给我,让我点餐,我摆摆手,示意他做主就好。

Jason点了类似于烤馕一样的饼、肉串和咖喱蘸酱。等餐的时候,他给我倒了白水,一手搔头说:“其实约你出来吃饭我下了很大的勇气。”我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的脸上平添几分羞涩,我说: “发现了。”

“在美国的这几年,其实我多少是有些不习惯的,当初父母自作主张给我办了移民,初到这边的时候,我非常生气,因为我英文实在太烂了。每天在店里除了给客人剪头,基本上很少和人交流,即便说话也是牛头对不上马嘴。那时候,我常常想,要是有个人和我讲中文就好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瘦子不是唯一的生物

  

下一篇:这辈子一定要野一次

  

本文标题:美国无艳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8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