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九一零

一九一零

作者:过路人 2016-02-09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910年,留学三年的徐铭之回家探望重病老母,剪裁合身的白西装衬的整个人英资挺拔,提着皮箱从人力车上下来。

1910年,留学三年的徐铭之回家探望重病老母,剪裁合身的白西装衬的整个人英资挺拔,提着皮箱从人力车上下来,巷道中皮箱被一少年撞散了架,书籍撒落一地。

少年慌张道歉,蹲下身子利索收拾起来,徐铭之归国而来,自是有种上位者的优越感,挺直着腰板居高临下,看着手忙脚乱的少年,正是准备说点什么,只见少年拿起一本书就像发现了珍宝,眼神明亮带着污黑的小脸洋溢兴奋的神色。

“《资本论》太厉害了你居然有这本书,京师地带明面儿上根本找不到它,你能借我看看吗?”一向高傲自持的徐铭之一时不知如何拒绝。

少年的老师“半只脚快入土”,思想中根深蒂固的老清朝,偏偏却是博览群书无不知晓,他不评判对错不告知方向,只能把自己所了解到的全部授给自己的学生,让他们自己去研究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少年四书五经啃得通透,说起“之乎者也”头头是道,却是被这新兴文字绕得看不清方向,“学而不思则罔”忘记了大半,倒是把不耻下问做到尽善尽美。

仗着两人旧屋算是邻居,天未亮他便把徐铭之的房门敲得咚咚作响,“徐兄,徐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徐铭之烦躁地把被子捂在脑袋上翻了个身暗自咬牙,你才想吃虫。

一月未至,徐母驾鹤西去,少年前后跑路帮着料理后事,第三天陪着徐铭之在灵堂跪了一夜。送灵前少年在棺前磕了三个头,磕得砰砰作响,亲戚众人皆疑惑时只有徐铭之神色复杂,快把那单薄身影盯出个窟窿。

徐铭之不顾众亲劝阻卖了四合院,在少年邀约之下携全部家当与之同住,后来徐铭之才发觉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什么个意思。他自个的存在感还不如书有个封面。不过时而给少年解解惑,一块大侃四洲河山,享受着从早到晚饭来张口的待遇,小日子过的也惬意。

二月寒冬,京师漫入大雪,随着飘扬雪花一封远洋信落至手中,学业未完,盼君与亲暂告,徐铭之看着屋顶茫茫,心恍然若怅。

“跟我走吧,国内局势动荡,大学难成。”

“好。”

依旧是泛黄皮箱,孑然立于码头之上,人群熙攘未见熟悉身影半分。早起那时,少年说有事需要置办,约定码头再见。此时徐铭之心头惶惶不可安,半大孩子跌跌撞撞跑至腿边,叔叔你的信,哥哥说,不要再等他了。

挚兄铭之:

吾今日以书信与汝别矣,内心哀戚肆意。

挚兄才华横溢,心中抱负可囊括天地,前程敞亮必将成为吾国栋梁之人才,小弟愚才,尚不懂宇宙浩瀚下不知深洋广阔,唯以一心愿望吾兄学成归国,成救我中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他还不是娶了别的女人

  

下一篇:记校园,记青春,记每一段不可终的爱恋

  

本文标题:一九一零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8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