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老来寂寞

老来寂寞

作者:爱睡觉的邓公子 2016-02-09 03:4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进了医院,人变得容易被剖析。这次病倒后尤其让我体会深刻。

进了医院,人变得容易被剖析。这次病倒后尤其让我体会深刻。

经过一连的抢救,我有惊无险活了过来。接下来该进入正常的诊疗过程了。我预感到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头天晚上护士美眉们留下尿杯、大便杯、第二天早晨还抽了一管子血,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我的屎尿血的性状,以及各种细胞的数量。而我的身体里还有插着的塑料管,手背上的入口,滴答滴的液体真真流进身体,下体的塑料管直抵欲望深处,正把身体经过肾脏过滤代谢的毒素排出。

医生师们冷漠地居高临下望着我,犹如领导视察一个破烂不堪的加工厂。我诚惶诚恐,心惊胆战地听取医生的建议。我当然希望他们说出,这个厂子系统齐全,功能完备,检验合格这样的好话。但,事与愿违,这座破旧的加工厂,经常超负荷违规操作,从来不定时维护,现在它已经锈迹斑斑,零件松拖,管道堵塞,完全不具备再生产的能力了。

医生早已看过无数个类似的破旧加工厂,最初的温情怜悯被磨得冷血无情。他不管你是否眼巴巴看着他,而是在给一帮实习生讲着什么。

不用竖起耳朵听,那声音绝对说我的。

他这是一个典型的酒精肝,最后导致肝硬化,现在门静脉曲张严重,搞不好会大出血,当务之急是赶紧实施脾脏切除手术。医生已经在合计将我开肠破肚了。他们平淡无奇地说着,在我心里升起一股寒意。我知道在医生看到我的检测片子时,他们内心已经将我开膛破肚了,只不过,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到了医院便任人宰割,我隐约感到手心渗出冷汗。我甚至联想到那些发生在医院的恐怖片。

一个54岁的老男人,独自呆在医院真是件可怕的事情。没有酒喝,没有烟抽,不能去街上看五光十色的年轻姑娘,病房里那些呼吸带喘,行将就木的病友加重了孤独,它逼迫你不得不想一些事情。

两天前,我还自己买菜做饭,独酌小酒。和所有独居的“老不死”一样,单独生活的人看上去都是很刚强的。我甚至嘲笑那些可怜巴巴生活在儿女统治下的老头老太,在衰老的时光里,他们变得谨小慎微,处处要看儿女的脸色。为了获得儿女的欢心,他们有时不得不装成“乖乖老”。活了几十年,我领悟了太多事 ,在很多儿女养老的行为上,一些年轻人只想统治父母,让他们乖乖听话。我讨厌这样,所以,当白天有类似的言行,我就表示出强烈的厌恶感。

相反,没有儿女的控制,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可以用年轻的心态尝试尝试。我可以白天喝酒,下午出去散步,或扛上相机拍照,晚上写点小专栏。也可以随狐朋狗友出去在附近旅游,喝点酒,大家一起聊聊文艺,聊聊女人,偶尔一起出来玩的人里若有个风韵犹存的女人,一天就觉得特别有精气神。我喜欢这种随性的自由,喜欢过那种别人看来老不正经却丰富多彩的生活。

我昏倒前一周,白天曾经跟我大吵一架。他说你这辈子除了喝酒吹牛发酒疯,你还做过什么?我说还生过你这么个儿子,供你上了大学,帮你买了房子,老子的钱你懂不懂? 白天说,你这个自私的人,你从小就和妈妈吵架,你觉得你的房子够弥补吗?要不是学你,白云会死吗?

我瞬间豪无招架之力。仗着酒气我对白天吼出无数个滚滚滚!我就是这样,我讨厌所有人站在我头上拉屎,指教我的人,我通通让他们滚蛋。哪怕我面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下场。

我喝酒更厉害了,每天必喝,每喝必醉。写武侠的古龙不是有句名言:一醉解千愁,醉死胜封侯嘛。酒一上头,混沌如初,飘飘然,我还能求什么呢?

喝酒的我是快乐的。但是物极必反,报应现在来了,我的肝脾都出问题了。醉得最快最爽的时候,就是你肝功能受损最严重的时候,医生说这话时,我在他的眼神里读到冷嘲热讽。我心里说,医生怎么懂喝酒的乐趣呢?我能告诉年轻医生,叔喝的不是酒,喝的是生活吗?

很多年前喝酒,接下来是争吵不断的婚姻。喝完酒就吵,吵得昏天暗地。后来,婚姻终于走到尽头。对此,我并不惋惜什么。我一直想,我和前妻离婚离得太晚了,晚到把彼此摧毁。要是离得早一点,就能避免掉那么多战争,如果说愧疚,我对孩子最大的歉意就是那些无休无止的争吵。我知道这伤到了他们的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在你身边

  

下一篇:每个城市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爱情

  

本文标题:老来寂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7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