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殊途

殊途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3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青石街和安平路交界的丁字路口旁有一块空地,到了晚上,正是两道路灯光影的交接处,黑漆漆,暗幽幽,让路过行人都不由自主的快走两步。天越来越

(一)

青石街和安平路交界的丁字路口旁有一块空地,到了晚上,正是两道路灯光影的交接处,黑漆漆,暗幽幽,让路过行人都不由自主的快走两步。

天越来越冷,街上的梧桐树秃了一棵又一棵,呼吸间仿佛能看到冷热交接的雾气。

这一日,华灯初上,空地居然也亮起一盏小灯。是一个小摊,卖馄饨的小摊。老板,不,老板娘是个穿着青白色围裙的年轻女人。

有些人被吸引过来。馄饨是事先包好的,一个一个整齐码放在古铜色木质抽屉里。馄饨汤头煨在砂锅里,小火嘟噜嘟噜。青白色的小瓷罐,敞开罐口,里面红的辣椒,绿的香葱,白的盐巴,金色香油。

水雾间,老板娘的眉眼依稀不可辨。

五块一碗,味道出奇的好。精致的小馄饨,皮薄馅香,宛如一条条金鱼,飘在汤里,荡漾十六个褶的尾巴。汤头微白,几点油花,几片青葱,肉香裹着热浪,直扑鼻尖。

有一个年轻人,在夜半出现。

“老板,来一碗馄饨。”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带着一丝慵懒。

“不好意思,卖完了。”老板娘轻声道歉。

年轻人走到灯下摊前,探身向抽屉里望望,“不是还有吗?”他眉眼清秀,身材高挑,蓝青色针织套衫配上浅色牛仔裤,鲜活的好像刚从时尚杂志上走出来。

老板娘两根白皙如玉的手指捏着一把银色小勺,在碗里调上各式佐料,再玉指一扫,几个馄饨跌入汤锅。举手投足不尽曲意妩媚,年轻人不由慌神恍惚。

老板娘用甜美软糯的声调带着笑意拒绝,“不够一碗了,而且,这是给我自己吃的。”

年轻人笑眯眯的说,“有人说,敢吃自己摊上食物的老板,才是好老板。”

老板娘垂着眼也笑了,又拿出一个碗来,“我分你一点,好不好?”

当然好。

从深秋一直到冬天,小灯每夜都亮着,照着摊前的两张小桌,几把椅子。慢慢的,小摊有了固定的顾客,有些是下晚班路过的行人,有些是旁边小区的住户,有些是隔壁派出所的警察。

每天的最后一碗馄饨,总是卖给这个年轻人。

忘记说过什么,不知过了多久,糊里糊涂的,年轻人吃完馄饨并不独自离去,开始帮老板娘收摊,陪她推着小车,一直走到住处。是隔着两个街区的小区,老旧,古朴。

“我就住在你家对面的高楼。”

“我是个写故事的,每天都晚上才开工,还好有你的馄饨,不然我都饿死了。”

“馄饨汤是最好的,喝下去,整个人从头到脚一激灵,开始是心头一暖,然后慢慢暖遍全身,说不出的惬意,像是冬天里抱着晒过太阳的皮草。”

“瞎说,哪有那么好。”老板娘白玉般的容颜漫上红霞。

(二)

转眼间就到了过年,浮光耀影,人影妖娆。

年轻人捏着一瓶酒晃到馄饨摊前,云霞蒸腾之间,老板娘艳如桃李芬菲,美得令人窒息。

“过年好啊,现在是大年初一了,陪我喝杯酒吧。”年轻人向老板娘道贺。

“过年好,不过,我不喝酒的。”老板娘一双媚眼弯成柳叶。

年轻人坐到桌旁,抬头看看被烟火映红的天,“去年冬天都没下雪,这要在原来啊,皇帝可是要祭天谢罪的。”

“皇帝祭天啊,”老板娘温婉浅笑,“那一定很热闹。”

“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年轻人吃吃的笑,深深的凝视老板娘。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偶尔也有人光顾。

“都是赶着去庙里烧香的。”等到摊前再无顾客,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两个杯子,“真的不陪我喝一杯吗?”

忽然,年轻人打了个寒颤。一个身穿蓝色旧式长棉衣的男人,裹得严严实实,带着风,坐到对面,漫不经心的看他一眼,仰头朗声说,“老板娘,来碗馄饨。”

年轻人失笑,他对老板娘摇摇头,一起喝杯酒就那么难?

老板娘含笑端过来一碗馄饨,烟火掩映下,她的身边仿佛有红霞相伴,整个人透着暖意。

男人伸手接过馄饨,一串棕红发亮的念珠,缠在左手手腕。老板娘一惊,险些跌了碗。

“这珠子不错。”年轻人放下酒杯,眼里尽是敬佩之色。“想必您把玩了很久。”

男人抬起明朗清和的眉眼,不过三四十岁的模样,淡淡看他,“还好,每天念经的时候摸摸而已。”

年轻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为自己又斟上一杯酒,想了想,扭头柔声说,“老板娘,给我也来碗馄饨,吃完回家。”

男人不动声色的说,“小伙子,你天天来吃馄饨?”

年轻人正在自斟自饮,闻言,把杯中酒一口饮尽,点点头。

男人幽幽的说,“这种带肉的东西,总是让人怀疑,到底干净不干净。”

年轻人朝男人笑着说,“那您还买一碗吃?”又狭促的对老板娘眨眨眼,微微一笑。

说话间,男人两眼放出犀利的光芒,像是猎人找寻到多日梦想的目标,凝视着碗里的小馄饨。捏起小勺,一下,两下,三下,舀起汤头,微白的汤汁汇成一条细线,流到碗里,溅出一片肉香。食指,轻轻探入碗内,沾湿,拇指揉搓几下,送到鼻尖,仔仔细细的辨别。

年轻人愣愣的看着他,忍不住讶然,“您这是干嘛?”

男人梦呓似得喃喃自语,“干净倒是干净。难得这几百年的汤头,你居然还能保存的这么好。”

“您也觉得这汤好?我最喜欢喝这个馄饨汤了。”年轻人不住点头,为找到同好者欢欣。他站起身,走到老板娘面前,接过她手中的碗。汤锅的水雾跃起,泛出迷离的光,印出入骨的媚惑,年轻人的心,先醉了。

老板娘眉睫闪动,艳如桃李的面色却慢慢失了红润,变的苍白。

坐回桌边,年轻人舀起一个馄饨放入口中,陶醉的闭上眼,发出满意的品味声。再睁眼,却发现对面的男人凝视勺中的馄饨,并不品尝。

年轻人奇怪的问,“您怎么不吃?味道真的不错。”

“我是个和尚,只吃素。”男人幽幽的叹息,又盯着馄饨接着说,“那年在北平,皇帝刚刚退位,这馄饨还是十五个褶的,如今,褶子又多一个了。”说完,斜着眼漫不经心的瞥着老板娘。

老板娘怔怔的立在摊前,面容惨淡,一言不发。良久,终于伸出手,盖上锅盖,熄了灶火,利索的收拢台前的瓶瓶罐罐。

“师傅既然不吃,那我就收摊了。”老板娘故作镇定,眼中扫过一丝畏惧。

年轻人察觉男人轻微的挑眉,生怕惹他不快,抢先说,“没想到老板娘这也是百年老店了,原来是祖上传下来的,难怪味道不错。”

男人用小勺轻轻搅动碗里的馄饨,双目中泛出犀利的光芒,如闪电般射向年轻人,悠悠说道,“小伙子,你喜欢我这念珠?我借你看看。”说完,从手腕上取下念珠,递到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赶忙把手掌端正摊开,恭恭敬敬的接过,手指捏住木珠,放到眼前仔细端详,指尖又顺着圆珠的轮廓丝滑摩擦。“果然是好东西,应该是件古物啊。没想到桃木的念珠,居然能被师傅把玩到这种程度。”

男人一笑,“小伙子,念珠对你只是把玩的器具,对我们,是慈悲,是佛心。”

年轻人讪讪的笑了笑,把念珠恭敬的还给男人,又低头快速吃完馄饨喝干汤,扭头柔声说,“我吃完了,老板娘,收摊吧。”

男人冷眼看着老板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放在桌上,“还是五块一碗?”

昏黄的灯下,老板娘宛如泥塑雕像呆滞而无生气,半天,挤出一句话,“师傅既然没吃,当然不能收钱。”

男人微笑,“既然买了你的馄饨,不管吃没吃,都要付钱。”

老板娘避不过男人凝视的双眼,走近桌前,伸出如雪皓腕,手指颤颤巍巍的探到桌面,还没触及,年轻人长手一伸,把纸币纳入掌中,口中惊叹,“咦,这钱上还画了画。”

纸币上艳红朱砂汇成盘曲扭结的符文,在灯光的映照下隐约透出油亮的血色。“在钱上画画,那可是有罪的。”年轻人对着光仔细端详符文,“不过这个符画的不错,挺专业的。”

“哦?你还懂这个?”男人欣然一笑,手指翻动,摆出奇异的手势。老板娘惊得面色煞白,后退一步。

“嗯。”年轻人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十元纸币,轻轻放在桌上,“我是写书的,写的都是些妖魔鬼怪的故事,所以特意研究过这些东西,好写进书里。”又神色自若的对老板娘说,“这张钱给我吧,我给你张十块的。”

男人皱了眉,幽幽叹口气,站起来,转身远去。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喃喃自语,“你们只说红尘寂寞,儿女情长,却不知人妖殊途。不能管,管不了!”

(三)

老板娘惴惴不安的跟着年轻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天边时不时绽放的烟花,听着推车前进发出的叮当声,憋了很久,终于开口说,“明天,我不会出摊了。”

“哦?”年轻人掩着嘴轻声打了个呵欠,放慢脚步,“你有事?”

“嗯,我,我准备回趟老家。”老板娘柳眉低垂,“以后,可能,可能也不回来了。”

“回家相亲嫁人?”年轻人横过秋波,眼里尽是调侃。

老板娘涩涩的说,“才不是,我不嫁人的。”

年轻人哎呀一声,停住脚步,望向老板娘,“你要回家去,我当然不能挽留你,我吃了你那么久的馄饨,也算是有缘。我呢,是个编故事的,为了报答你,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老板娘只能低头答应。

“我从小生活在东都洛阳,住在繁华的长街街边,每天长街上行色匆匆,都是为名为利奔波的路人。”

“有一天,一个穿着青白色花衫小姑娘,推着小车,停在我家门旁。原来是个卖汤饼的小摊。听街坊们说,她卖的汤饼很好吃,可惜那时我从来没吃到过,不过闻起来真的很香很香,让人食指大动。”

“小姑娘长得很漂亮,粉嘟嘟,俏丽的就像朵花。我很喜欢她,春天,偷偷把桃花花瓣撒到她头上身上,夏天,送给她桃子吃。她很喜欢吃我的桃子,说是她吃过最香甜美味的。”

“每天,小姑娘都到我家门旁边卖汤饼,过节新年也在,笑眯眯的,很开心的样子。不过,有些笨笨的,还会算错帐,简直笑死人。”

“就这样过了三年。也是冬天,有一天白天她突然没出现,到了晚上,她来找我。”

年轻人停住话头,含笑看着老板娘。老板娘讶然,无力的倚在车旁,抬头望向年轻人。

轻轻把老板娘的双臂拢住自己的腰,年轻人用亲密的姿态拥抱她,一只手还轻轻托住她的下巴,和她对视。

“她当年就用这种姿势抱住我,看着我,对我说,小桃小桃,我是胡青青……”

东都洛阳,长街旁,圆月下,四周静寂无声。青衫女子在月光投下的阴影中环抱一棵桃树,喃喃自语。

“小桃小桃,我是胡青青,我来和你道别,我今晚就走了。”

“实不相瞒,我是只狐狸。我知道你也在修行。”

“皇帝过几天就要祭天了,洛阳城里来了好多有道行的和尚道士,走来走去,吓死人,我不能待在这了。”

“你也要留心,别露出马脚,让他们发现了。反正你要记住,一定不要作怪害人,那样会破坏修行的。”

“还有,你现在这么漂亮,等化了人形,一定是个大美人。那些男人,你一定要小心。他们会贪图你的美貌,喜欢你,和你在一起,要是不小心发现你是桃树,说不定就会害怕你嫌弃你的,而且还会找和尚道士来害你。”

“我有好些姐妹都吃过男人的亏了,你千万别上他们的当。”

梆梆,远处传来守夜人的梆子声。

“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我们有缘再见。”青衫女子把脸贴上树干,轻声道别。快走两步,她扭头向后挥挥手,纵身一跃,一只银白色的狐狸跳上街边屋脊,消失在月色中。

街旁的桃树,轻轻摇晃树枝,不知是被风吹动,还是在挥手告别。

“当年你卖的汤饼才两个褶,如今都十六个了,我们才有缘再见。”年轻人凝视的眉眼清丽出尘,一时间分不清妖气还是仙气,老板娘怔忡的仿佛魂灵出窍。

年轻人轻轻印下一吻。老板娘回过神,下意识轻舔薄唇,轻声说,“原来你今天喝的是白令酒坊的桃花白。”

年轻人眉眼弯弯,“那次有个客人送你一瓶,等到晚上,没收摊你就着急喝了。”

“我不能喝酒,才喝了一口就醉了。”老板娘有些羞涩。

呵呵,年轻人发出轻笑,“你的脸红通通,拿了板凳坐到我身边,靠在我身上,眼睛都睁不开了,还给我唱了首桃花调”。

“才没有,你记错了。”老板娘脸红的像是喝过整整一瓶桃花白。

“怎么没有,什么桃花山,桃花仙的。你还用尾巴打拍子,尾巴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弄的我痒死了。”年轻人含笑说完,双手捧住老板娘的脸,依稀浮现多年前的模样,俏生生,如花般。

前尘,旧事,沧海,桑田。

“下雪啦!”身边一群孩子欢快的跑过。漫天的雪花飞舞,飘落到老板娘的肩头,就像那年撒下的粉色花瓣。

年轻人一手搂着老板娘的腰,一手推着小车继续前行。“下雪了,白天路肯定不好走,你一定要回老家吗?”

“也不是啦,反正一个人,在哪里都没关系。”

“那就留下来陪我吧,我过年买了好多吃的。前几天我发现有种花生糖,味道特别像拐角老陈家卖的。”

“是吗!我最喜欢吃老陈家的花生糖了。”

“你啊,别在乎那些和尚道士。他们才活了多久,我们活了多久。”

“哦。”

“他们读过几本书,就知道说什么人鬼殊途,人妖殊途的。其实还有个词,他们怎么从来不说。”

“什么词?”

“殊途同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告诉你啊,经常来吃馄饨的派出所小王警官,是只狸猫。”

“啊!你怎么知道?”

“两年前,他媳妇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高兴坏了,请客喝酒,结果醉倒在派出所的后巷里。醉的不省人事,原形都露出来了。我正好路过,吓得我赶紧给他吃了解酒药。”

“他真是不小心呢。”

“是啊,后来我俩成了哥们。我让他经常去你摊上吃馄饨,你看,就没有小流氓敢来骚扰你了吧。嘿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红帽和小灰狼

  

下一篇:巴西

  

本文标题:殊途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6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