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父子

父子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3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杜志奇套上人字拖,打着呵欠,拧开防盗大门,走出家门。侧身拎起放在门边的黑色垃圾袋,一抬头,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上楼的台阶上,正咧着嘴对他

(一)

杜志奇套上人字拖,打着呵欠,拧开防盗大门,走出家门。侧身拎起放在门边的黑色垃圾袋,一抬头,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上楼的台阶上,正咧着嘴对他笑。

愣过一秒,杜志奇下意识也笑了笑。又用了三秒,他上上下下打量小男孩一整圈。五六岁的年纪,半长不短的头发,双眼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高鼻梁,薄嘴唇,圆乎乎的小脸,依稀有些眼熟。白色短袖T恤,看花色是今年优衣库的新款,蓝色牛仔裤,NB深棕色童鞋。这家长品味倒是和我差不多,小家伙挺精神的嘛。杜志奇心里暗赞。

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杜志奇拎着垃圾袋,晃晃悠悠下了楼。他身后有人跟着。杜志奇绕过花园,顺势回头,发现是那小男孩,不紧不慢,保持十步左右的距离。

扁扁嘴,杜志奇不以为然,出小区门,一直走到路口的蛋糕店。拉开店门,杜志奇没有着急进去,特地等过十秒。果然,小小身影闪进蛋糕店。

拿着三只菠萝包,杜志奇走到收款台,男孩正站在收款台旁的冷柜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块芝士蛋糕。“再来杯美式,谢谢!”杜志奇把面包放到收款台上,一边微笑着说,一边忍不住又扭头看看身旁的小家伙。收款员似乎被他的动作误解,没有急于收款,却走到男孩面前,俯下身问,“小朋友,你要点什么?”“那个蛋糕,还有,嗯,要个酸奶。”男孩笑嘻嘻的回答。

酸奶,芝士蛋糕和三个菠萝包,摆在一起。“一共是三十五块,咖啡等一下,我马上帮您做。”收款员也笑嘻嘻,对杜志奇说。杜志奇低下头,斜瞟男孩一眼。男孩正仰着头,笑的露出六颗牙。迎着他的目光,男孩伸出小手,拉上他的手臂,又满脸期待,薄唇一张一合,用央求语调,吐出两个字,“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

杜志奇下意识想往旁边横跳一步,指着这个男孩,大声对在场的所有人宣布,“这个,这个小孩不是我儿子,我根本不认识他!”

但是,理智制止了他。在场的所有人,也不过是这个小小蛋糕店里的,他、男孩、收款员,这三个人。

杜志奇暗自深呼吸几次,眼睛半眯,故意露出不悦的犀利眼神警告男孩,男孩不以为然,继续保持微笑。杜志奇只能抬头,笑着说,“酸奶和蛋糕都是凉的,换成牛奶吧,帮我们热热,温的就行,别太烫。”

面对面,杜志奇一手捏着面包慢慢啃,又一手握住手机,刷微博看新闻,时不时,用余光瞟瞟男孩。咕噜咕噜喝完温牛奶,又蒙头吃过半块蛋糕,男孩抬起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露出满足笑脸。见杜志奇并没注意自己,男孩偷偷伸出一只手,缓缓前行,又手指轻勾。一只菠萝包慢慢的,慢慢的,往男孩那边移动。

移动距离不过五厘米,杜志奇长手一伸,捏住那只菠萝包,看都不看男孩一眼,只盯着手机屏幕,直接塞到嘴里,咬一口。男孩啊的大叫一声,皱起眉头,气呼呼的瞪着杜志奇。杜志奇抬起头,哼哼冷笑,扬着眉,更夸张的咀嚼,一脸得意。男孩怏怏的,拿起小勺,一勺一勺继续挖着蛋糕,塞到嘴里,也学着杜志奇的样,用力扭动咬肌。

杜志奇眼见一张俊俏小脸扭曲变形,在心里乐的哈哈大笑,却依然装作满不在意。小样,居然让我当你便宜爹!

(二)

吃过早饭,杜志奇坐到小区花园的长椅上,盯着那丛蔷薇花。这是她最喜欢的长椅。“不远不近,还有树荫,既能赏花,又能乘凉。多好。”不过才离开一个月,花就已经开的有些败了。而且,身旁空空荡荡的,不再有她。

他闭上眼,心里暗暗骂过自己几句。再睁开,吓了一跳。男孩的脸,正正伸到他面前,好奇的盯住他。见他惊愕表情,男孩嘻嘻笑开,眉眼弯弯好似新月,一步上前,跳上长椅,和他肩并肩坐好。

“爸爸。”男孩开口又叫。

“哎,”杜志奇四下环顾,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我可不是你爸爸。”他终于可以出言否认。

“可是妈妈说你是啊。”男孩嘟起小嘴。

“妈妈?你妈妈是谁?”杜志奇终于想起来要问这个关键问题。

“丁晓晓。我妈妈是丁晓晓。”男孩转头看着他,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丁晓晓是你妈妈?”杜志奇突然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还故作夸张的擦着笑出来的眼泪。“哎哟喂,丁晓晓大学里就是我女朋友,这五六年一直跟着我,我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个你这么大的儿子!还是跟我生的!”

“小孩说谎是要长尾巴的!”杜志奇收敛笑意,沉下脸,皱紧眉,严厉的说。

男孩小眉头一皱,小嘴一咧,眼泪吧唧吧唧就下来了,边哭边说,“妈妈说的没错,爸爸你果然不要我和妈妈了。”

杜志奇顿时慌了神,赶紧搂过男孩,慌慌张张用大手在小脸上胡过几把,替他擦泪。见男孩止不住的哭,又只能抱他坐上自己膝盖,把脸埋在胸前,一边嘴里安慰,“好啦,好啦,别哭啦,”一边轻轻拍着男孩的背。

杜志奇无奈看着男孩断断续续抽泣,暗自又叹口气,低声解释,“我没有不要你妈妈,是她不要我,自己走的。再说了,我真不是你爸爸。”

“明明就是你不要妈妈。”男孩长吸一口气,止住抽泣,“那天妈妈病的要死了,她带着我来找你,你不肯开门,也不接电话,妈妈坐在楼梯上哭了很久。”

病的要死了!杜志奇心里一惊,胸中一痛,“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男孩哼了一声,“妈妈现在没事了!”,又嘟起嘴,扭过脸不肯再看他。

男孩白皙纤细的脖间隐隐约约挂着条皮链,杜志奇手指一勾,拿了出来。深蓝色的皮质项链,一厘米宽,中间吊着一个银质小牌,一面写着杜子腾三个字,一面写着丁晓晓的名字和她的电话号码。

“这是什么?”杜志奇忍不住问。“我的名字,妈妈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妈妈说,万一走丢了,还能找回来。”

杜子腾……杜志奇忍了半天没忍住,还是噗哧一声笑出来。“你妈怎么给你起这么个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名字怎么了!”杜子腾生气的说,“妈妈说这个名字是你起的!”

杜志奇的笑,突然止住了。没错,这个名字是他起的。他们大学好友姗姗生孩子,丁晓晓一边包红包,一边开玩笑问他,如果生了孩子起什么名字。他坐在电脑前,啪嗒啪嗒打着字,头也不回的顺口说,如果生了男孩就叫杜子腾吧,生了女儿呢,倒是要好好想想名字的。惹得丁晓晓一阵狂笑,只说他重女轻男。

杜志奇垂着眼,心里各种调味料挨个撒过一轮,终于鼓起勇气,掏出手机,拨通那个号码。

“您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杜子腾从牛仔裤口袋里摸出颗薄荷糖,塞到嘴里,嘟嘟囔囔的说,“妈妈去日本出差了,把我送到姗姗阿姨家住。”

“等等,你从姗姗家跑出来的?”杜志奇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嗯嗯,杜子腾点点头,“姗姗阿姨家虽然地方很大,吃的东西也不错,不过她家的那只大猫,太凶了,一天到晚追着我打,实在是讨厌。”他又摇摇头,故作老成的叹口气,“而且,我还太小,打不过他……”

那只猫,杜志奇想了想,打了个寒颤。犀利眼神,纯黑皮毛,强壮身躯,矫健动作,姗姗那家伙还从来不给人家剪指甲。每次杜志奇去姗姗家,看见那猫安然趴在沙发的一角,一猫一人对视片刻,眼神交流过几轮,最后都是杜志奇绕着走,远远坐到沙发的对角线。但他还是一边拨出姗姗的电话,一边嘲笑杜子腾,“连只猫都打不过,你还是男孩子嘛!”

“你去试试啊!他很凶的,”杜子腾眉头紧皱,缩起鼻子,张大小嘴,用力“哈~”了一声,“他还老这样哈我,吓死人了。”

杜志奇突然半眯双眼,直勾勾盯住杜子腾身后。初夏的朝阳已经升起,为他和杜子腾投下短短长长两个影子。他脑里嗡的一声巨响,震得耳膜生疼,几乎要晕厥过去,却只能下意识紧握双拳,屏住呼吸。

视线再落到杜子腾脸上,他正好奇望住自己。和那双貌似纯真无邪的忽闪大眼对视着,杜志奇吞了几口唾沫,缓和气息,依然觉得有根绳索紧紧扣住喉咙,说不出话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章峨山の阿苦

  

下一篇:

  

本文标题:父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5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