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章峨山の阿苦

章峨山の阿苦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3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古语有云,“章峨山,千里无草木植被,多碧岩。此山中有一畏兽,五尾一角,吼叫声如雷劈石,以老虎豹子为食物。”其实,这是假的。我在章峨山生活

1.

古语有云,“章峨山,千里无草木植被,多碧岩。此山中有一畏兽,五尾一角,吼叫声如雷劈石,以老虎豹子为食物。”其实,这是假的。我在章峨山生活了十五年,根本没见过那叫“狰”的怪物,而且山里全是高木幽林。

好吧,其实我身边的妖魔鬼怪并不少,可是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有师父。好吧好吧,师父我错了,我不该叫他们妖魔鬼怪,应该叫他们山民。

我的师父很厉害。妖魔鬼怪们,啊,山民们都叫师父,山主。山民的寿命都很长,虽然脾气各异,总的来说还是友善和蔼。平日里,师父也不过教我读书,写字,画画,弹琴,舞剑。然后我还要劈柴、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修理和青芒打架弄坏的篱笆,等等等等。

每天都有山民来找师父处理各种琐事,比如夫妻吵架,兄弟反目,父子萧墙,邻里纠纷,治病救妖,师父忙得不可开交。我最喜欢的,还是看师父为他们生孩子。对,没错,生孩子。

师父总是笑眯眯的坐着描描画画,站在书桌前的那对夫妻满脸期待,又激动的指手画脚,让师父改改这改改那。终于定了稿,师父咬破左手中指滴下一滴血,又念出一段诀。白光闪过,那张画着小儿的描金宣纸上,蹭的出现一个活生生的小怪……嗯,小山民。每个长得都皱巴巴,小小的像个怪猴子,可夫妻俩乐的几乎要哭出来,满口感激,像是抱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小心翼翼的走了。

“阿苦,你不是山主画出来的,你是山主从山外带回来的。”有一次,青芒和我趴在书房窗户上偷看过半刻,他幽幽的告诉我。我皱着眉瞪了他一眼。他继续说,“那时候我三岁,我记得清清楚楚,山里下着雨,山主撑着一把油黑大伞,怀里揣着你,慢慢从山外那条霖道走进来。”

“放屁!书上说了,小孩在四岁以前根本没记忆,你记得个毛啊三岁时候的事。”我才不信青芒说的话。师父说过,他是有一天在书上看到我,然后把我画出来的。

2.

每隔几天,师父就要去幽湖里洗澡。他总是不带我,趁我睡着了才去。我去偷看过好多次。师父真美。他是我见过最美的人。月光下的幽湖泛着深蓝的光,师父静静漂浮在湖面,像一朵洁白的莲花。躺了一刻钟,师父就会从水里出来。我想做那颗水珠,从头前的青丝掉落,又划过他的额头,眉梢,鼻梁,唇线,颈脖,锁骨,胸膛……

“喂,擦擦口水好嘛。”青芒趴在我身边,递给我一块手帕。“滚!”要不是怕师父发现,我一定胖揍他。

3.

师父会画很多画。他也教了我很多。可是他有件东西一直画不好。八卦图。他总是画到一半,然后叹一口气,丢下笔,就去门外的竹林里弹琴。铮铮铮铮,听得我和青芒一整天心情都好不起来。有时候,还会有几个多愁善感的小山民姑娘坐在竹林外,一边听着师父的琴声,一边呜呜呜的哭。简直没法说!

我说过,平日里总有山民来找师父。可是那天,我正在院子里劈柴,那个人来了。黑裤黑袍黑马,他就那么骑着马一路走到屋前。瞥了我一眼,没理我,高声叫着师父的名字。师父从屋里奔出来,一见他,就呆住。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就像书里画着的八卦图。

师父要走了,和那个人一起走。他说,“阿苦,这是我教给你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抛弃吗!”我咬着牙忍住泪。“是离别。”

“你十八岁的时候,我会让人接你出山。现在,你就是章峨山的山主。”师父告诉我。

4.

书桌上有一张纸,纸上画着一副图。完整的八卦图。那是昨天,师父和他手握着手,一起画完的图。

我捏住那张纸,缓缓走向章峨山的山顶。站在山顶的火洞前,我丢下那张纸。地心之火涟漪荡开,一圈圈,一层层,火舌铺展。金丝暗红的火莲花伸出蓓蕾,火焰跳跃,火莲轻轻摇摆,对我说,来嘛来嘛。我脱下脚上的木屐,走进火洞。莲花伸展花枝,缠绕住我的身躯,渐渐的,花瓣打开,带着暗香,一片片,一朵朵。我躺在火莲之上。七日焚身,七日焚心,七日焚骨。

痛吗?苦吗?我不知道是火莲之焯更痛,还是离别之伤更苦。

每天,鬼母会来看我。她温柔的在我耳边说些鼓励安慰的话,又把几个豆沙小饼塞到我嘴里。她知道,我最爱吃豆沙饼。

一抹幽魂,我投入幽湖。湖水清寒,重塑我身。我从水中出来,一步步,沿着师父昔日留下的足迹。火莲沁上我的脸颊,水纹漫上我的衣角。从今天起,我便是章峨山的山主。

山民们俯身下跪。我走到青芒面前,用脚尖轻轻踢踢他小腿,“哎,豆沙饼很好吃哎。”

青芒猛然抬头,“姆妈这次做的豆沙饼都给你吃了!我一个都没吃到!”

哈哈哈。看着我得意的笑。他一跃而起,“别以为你做了山主就能嚣张!”

哈哈哈。呜呜呜。

我才不想做山主。

5.

时光如水。明天,就到我十八岁生日。青芒和几个朋友张罗着在屋前的空地上挂出彩带,又悬上灯笼。名为替我庆祝生日,实质上是那天,他从书上看到东瀛之地的孟兰节庆典,一心想在山里也仿效一番。加之书中有云,孟兰节是男女表白的大好时机,青芒又叫上有志青年,大张旗鼓,尽心尽力,广发请帖,恨不得请到山里所有的山民妹子来参加。

我由他们去了。这几天我只懒洋洋趴在床上不想动弹。天气太热。我为自己找个理由,才不是因为师父说过的那句话。

“你十八岁的时候,我会让人接你出山。”

“阿苦!接你的人来啦!”青芒在屋外大喊。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抓着师父留给我的剑就冲出屋门。

屋外果然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年纪和我相仿。黑裤黑袍黑马。他左手腕间系着条黑白相间的手帕。不用想我都知道,那是八卦图。

我的眼红了!

“你是阿苦嘛?两位师父让我接你出山。”

两位师父?哼哼哼,我蹭的抽出剑,手腕一转,舞了个剑花。“我不走,你给我滚!”

他翻身下马,看着我手里的剑,走向我,“你必须走。”

滚!我挥剑向前。当啷一声,剑掉在地上,我的手腕被他紧紧扣住,“别闹了!师父中了毒,命在一线!你快和我走!”

放屁!我才不走!让他们去死!我举起拳头,正中他的面门。

哎呀。他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知道

  

下一篇:父子

  

本文标题:章峨山の阿苦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