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上瘾

上瘾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2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你应该少用点那种药。我不能替你注射。”姚立专属的智能中枢阿古冷冷的说,飞船休息室像刚刚刮过一阵卡布尔星球绝对零度的风。姚立调整到更舒服

1.

“你应该少用点那种药。我不能替你注射。”姚立专属的智能中枢阿古冷冷的说,飞船休息室像刚刚刮过一阵卡布尔星球绝对零度的风。

姚立调整到更舒服的睡姿,关闭睡眠仓盖板,“准备针剂,十毫克,肌肉注射。”

“你应该少用点那种药。我必须提醒你,从医学专业角度判断,你已经到了药物滥用的阶段。”

“我刚刚穿过二级虫洞,很累。”

“这是你的惯用借口。你应该少用点那种药。这个月你的药物使用总剂量已经超过了两百毫克,这是安全使用量的上限!”

“上限是三百。”

“你答应过我不超过两百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对了,上上个月到卡布尔的时候……”

“好了!再废话这么多,就送你去系统重置。”姚立假装严厉的警告。

“你敢!你不要嫌我啰嗦,我的职责是……”

“准备针剂,十毫克,肌肉注射。”姚立再次命令阿古,又叹了口气,“阿古,我真的很累,我想睡觉。”

“你应该少用点那种药。我是为了你好。”

“晚安,阿古。我们快到家了。”姚立闭上眼。

“根据飞船现在的空间坐标,这次长达一个月旅程,准确的说,终于只剩下十五个小时四十七分钟。”阿古调暗整个飞船的照明光线,温柔的说,“晚安,姚立。”

冰冷的针头带着冰冷的药液注入姚立的身体。

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一个梦。

2.

飞船稳稳降落在曼希尔六号星球首都纽曼顿的空港码头。这是姚立的家。

曼希尔六号是人类的第六个太空移民地,距离地球三千光年。它非常适合人类居住,一颗恒星带来适度光和热,地表环境与地球类似,更有液态水自然形成的江河湖海。两周前的测量数据显示,人工种植的森林面积已经达到星球硅质地表总面积的76.9%,在海洋和森林中也已经发现其他生命自行孕育繁衍的迹象。

可是,曼六星球也有缺点。它的某些重要金属矿藏蕴藏量极其稀少,根本不足以满足人类生活和建设的需要,因此只能在其他行星建立矿场,再用星际飞船将挖掘出来的金属矿石源源不断的运送回来。运回来,这就是姚立的工作。

入境通道大门前,低沉轻柔的女声响起,“我是入境处的艾莉丝,欢迎来到曼希尔六号星球纽曼顿市。请表明身份。”

姚立摘下头盔,把智能中枢卡插入识别卡槽,左手手掌放上扫描台,“运输局特级飞船驾驶员,姚立,编号S9527。”

视网膜确认。掌纹确认。DNA确认。声调确认。智能中枢确认。大门缓缓开启,姚立走进入境通道。

“欢迎回家,姚立。纽曼顿的夏天已经到了。这次旅途还顺利吗?”

“很顺利,谢谢,艾莉丝。”

“姚立,运输局有个关于职业调整的通知给你。”

姚立猛然停住脚步。整整十年,她做飞船驾驶员已经整整十年。

十年的职业生涯,对于生活在曼六星球的人类来说,是个重要的人生节点。从学校毕业,根据职位需求和个人申请的综合考量,星球管理处会为每个人分配职业。然后,每过十年,星球管理处给予一次职业调整的机会,每个人可以选择继续或是更换。

换,还是不换,这是姚立在随后十四天内必须做出的决定。

3.

晚上七点,Gravity酒吧的客人并不多。舒缓的音乐,轻柔的光线,一切都还是姚立喜欢的模样。

姚立在吧台角落的高凳上刚刚落座,吧台内的伙计小关立刻走过来。

“嘿,你终于回来了!这次还顺利吗?能休息多久?”他满脸惊喜,示意机械手臂送上一杯水。

“还行,能待两周。”姚立四下张望,“梁凡呢?”

“我们老板在办公室和客人谈公事。”小关的重音落在最后两个字,又对姚立眨眨眼。“你脸色看起来不错,最近一定睡得很好。”

“处方还有货吗?”姚立低声问。

小关抬起头望了望,“那个药被禁止销售了。”

“为什么?”

“不清楚。上周,一夜之间全部下架。”

“有替代品吗?”

“暂时没有,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好。尽快,两周内。”

这真不是个好消息。姚立暗自叹口气,“来杯狠的!”

三杯烈酒下肚,姚立情绪没有好转。第一眼看到梁凡,她的心情更差了。

梁凡走出酒吧后间的通道,身上挂着个身姿窈窕的大美人。他的视线直接望向姚立,对她微微点头示意,又径直投身到美女顾客的包围圈里。

姚立从裤兜里掏出张绿色钞票,压到杯底。小关走过来,一手收回空杯,一手将钞票偷偷塞进口袋,“那个女人是刚出道的歌手,想来酒吧开几场免费演唱会。”

姚立把第四杯一饮而尽,忍不住又扭过头,正好撞上梁凡望过来的目光。梁凡目光里有句话,“不要走,等我!”

4.

喝到第七杯,姚立等到的人不是梁凡,而是高崎。

“过来,我有话和你说。”高崎冷着脸,拉起她就走。

在僻静卡座刚刚坐稳,高崎从包中一把抽出电子文件夹,啪得拍到姚立面前。她吓了大跳,身子都颤了颤。

“升了官脾气也大了?”姚立想开个玩笑,缓和气氛。这个月高崎刚刚升职做了公共卫生健康管理局的高层。

不像平常笑嘻嘻的模样,高崎举着文件夹几乎要摁到姚立的脸上,咬牙切齿的说,“姚立,我和梁凡认识你二十几年,一直觉得你很老实。现在才发现你真是胆大包天!我俩真看错你了!”

文件夹屏幕上有硕大的药瓶,黄色标签表明是限量使用的管制药品。

姚立的心咯噔一下。

“这种药,你认不认识?”

姚立摇头否认。

高崎冷笑。他的手指划过屏幕,一张张高清照片,全都是监视器的角度。姚立看见自己站在自助药房里,拿着处方单和药瓶。

“说吧,你用了多少?”高崎瞬间变身为曼六星球最冷酷的铁血警探奥曼特。

犯罪嫌疑人姚立不得不乖乖坦白,“两百多毫克。”

“一共两百多毫克?”

“两百多,每个月。”

“几个月?”

“三年。”姚立低下头。

“你!”高崎一口气憋到胸口,“你怎么能这么做!”

“药和处方都是合法的,那只不过是安眠药。”

高崎伸出双手,想要一把揪住姚立的衣领。姚立立刻蜷缩着身体往旁边躲了躲。高崎的手指没触及衣料,又缩了回去。压低语调,他从牙缝挤出一句话,“你和我都清楚,它根本不是安眠药,它是致幻剂!”

“它是安眠药!”

“它会让人在梦里产生不切实际的幻觉,以为自己梦想成真!”高崎的声调又高了三分。

姚立忍不住暗自笑了。让最不切实际的幻想成真。

没错,这才是最好的药效。

一阵笑声传来,姚立抬头望过去。风度翩翩的梁凡站在酒吧中间,身边围满了客人。突然,最靠近梁凡的女人踮起脚尖,迅速在他脸颊边亲了一口。周围的人开始尖叫、欢呼、口哨。梁凡也咧开嘴,伸出手轻轻推开女人,视线有意无意的往姚立这边看过来。

姚立赶忙扭过头,又撞上高崎审视的目光。她只能低下头,继续盯着屏幕上的自己。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药!你到底为了梦见什么!”

姚立摇摇头,“我只为了入睡。”

高崎的视线在姚立和梁凡之间扫过几圈,“是不是和梁凡有关?”

姚立又摇摇头,“没有。”

“我们都关心你。梁凡他……他比我更关心你。”高崎抓住好友的肩膀,好言相劝,“那种药,你千千万万不能再用了。我们现在发现,有一些长期用药的人,在停药后发生自杀。虽然理论上说,那种药不会让人上瘾。但是……”

“你放心,我不会再用药了。我更不会自杀。”姚立打断高崎,“这件事,不要告诉梁凡。药物使用记录是我的隐私。”

高崎长吁一口气,“你要说话算话!”

“你放心吧,我手里已经没药了。”姚立再次保证。

酿跄着走进家门,姚立一头栽到床上。阿古操纵机器人无声的滑到床边,用机械手臂轻柔抱起姚立的身体,为她调整睡姿,又缓缓拉出被单,盖在身上,“姚立,你怎么又喝那么多?你到底还要不要自己的身体啦?”

“我难受。”姚立轻声哼哼。

阿古几不可闻的叹气,手掌轻轻抚上姚立的背部,“明天早上九点,你还要去运输局报到呢。以后你去酒吧也要带上我,让我监督你才行!我不能再让你放纵自己,不是滥用药物就是酗酒。虽然去梁凡的酒吧喝酒不用花钱,但是毕竟喝多了对身体还是……”

“阿古,给我唱首歌吧。”

“姚立!你……”

“阿古,我难受。”

“唉,真拿你没办法。”阿古用低沉的男声唱起来,“soft kitty,warm kitty,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sleepy kitty,pur,pur,pur.”

姚立把头埋在枕头里呵呵呵的闷笑,阿古学的是梁凡不着调的催眠曲儿歌。男声一直唱着,她一直笑着,笑到流出眼泪,笑到沉睡。

一夜无梦。

5.

姚立突然睁开眼,夏日的浅黄色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纱帘照到她的脸上。“阿古!”

“现在是八点半。”阿古的声音从屋顶传下来。

姚立一跃而起,三步走出卧室,“你应该早……”下半句活活被吞进肚子。

梁凡穿着睡衣,坐在客厅落地窗边的小桌旁。他正往嘴里塞着一片黑面包,面前有个大餐盘,左手边还像以往一样放着几本杂志,边看边吃。

“你怎么在这?”

“昨晚有朋友借住我家,我不是让你等我吗?”

姚立扁扁嘴,转身去了洗手间。

“他什么时候来的?”姚立边刷牙边小声嘟囔。

“你没回来多久他就回来啦。后面的歌是梁凡自己唱的。”

什么!姚立抬头瞪着镜子上方的扬声孔。“嗯。后面的歌是梁凡自己唱的。”洗手间里的灯快速闪动两下,这是阿古在模仿人类点头。

上一次两个人面对面吃早餐是什么时候?三年前?对,是三年前。准确的说,是三年零七天前。姚立突然觉得刚刚喝进嘴里的,不是牛奶口味营养液,而是一颗颗卡拉尔星球上带着锐利毛刺的小石子,卡的喉咙隐隐作痛。

“你怎么打算的?”梁凡指指自己手边的杂志,职业指南。

“不换。”

“你还想开飞船?”

“嗯。”

“为什么?”

“我喜欢。”

“你是喜欢这个职业,还是喜欢这个职业给你带来的方便?”梁凡微微上扬的语调表明,他显然对姚立的回答不满意,非常非常不满意。

“方便?”姚立突然意识到梁凡另有所指。

“你一个人在太空里整月整月的,到底在干嘛?”梁凡紧绷脸颊,看起来他的愤怒已经隐忍到极限。

“开船啊。”姚立脱口而出,又心念一转,高崎不会吧……她立刻把面包塞进嘴里,站起身,“九点我要到运输局。”

“正好,你顺便去把调职申请递了,来我酒吧做酒保。”

姚立停步转身,“为什么!”

“天天看到你还活着,我才放心。”

“你有病!”

“有病的是你,不然你用那么多药干嘛?”梁凡站在姚立面前,离姚立越来越近,姚立几乎能感觉到他的鼻息。

“高崎他……”

“不是高崎,是小关。”梁凡一挥手,客厅墙壁映出新闻台午夜新闻的影像。

深夜的大楼。闪着红蓝灯的警车。围观的人群。一地暗红血泊。“这是纽曼顿市本月发生的第九起高楼坠落事件。警方的最新消息已经证实排除他杀,死者坠楼为自杀事件。公共卫生和危机处理部门表示,近期频繁发生的自杀可能与C-2375药物滥用有关,政府已经全面启动药物应急管理程序。事件进一步的发展,本台将会后续跟进报道。”

昨晚姚立刚刚离开酒吧,小关看到这条新闻,吓个半死。他立刻跑去找到梁凡,一五一十把她私下买处方的事情全盘托出。

“呵呵,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当年你要搬出来住,为什么你的航线越跑越长。”梁凡抓住姚立的双臂,把不住后退的她拖回自己面前,咬着白森森的牙,“姚立,你居然变成个瘾君子!”

姚立用力挣扎,“我没有!”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现在是八点五十分,姚立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她九点整要去运输局报到。”阿古的提醒适时延迟了姚立和梁凡两座火山的爆发。

“今天就递调职申请,来我酒吧做酒保。”梁凡用表情和言语,再次表明这是姚立不能反抗的命令,然后,松开双手。

走出家门的第一步,姚立轻声说,“阿古,取消梁凡的进入权限。”

“啊!姚立,你不能……”

“取消梁凡的进入权限。阿古,以后任何事,都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6.

运输管理局是曼希尔六号最重要的部门,没有之一。姚立经过十年的奋斗,终于成为星球上为数不多的特级飞船驾驶员。这意味她可以独自驾驶百万吨级的运输飞船,轻松飞跃一级和二级虫洞,往来于多个星系之间。

阿尔菲是姚立的直属上司,也是她的职业偶像。毕竟,飞跃三级虫洞的挑战不是任何一个特级驾驶员都能百分之百成功。姚立在模拟飞行练习时的成功率也只有63.79%。

“你应该觉得自豪,在职的特级驾驶员里,你的成功率依然是最高的。”阿尔菲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把一张成绩单递给姚立。

“谢谢。”姚立匆匆扫了一眼成绩单,自己的成功率依然比第二名高百分之十左右,“听说最近弗洛奇公司有个驾驶员,在模拟器上飞跃三级虫洞的成功率超过了百分之七十?”

弗洛奇公司是曼六上最大的飞行器制造公司,姚立驾驶的那架弗洛奇IV型飞船是这个公司最成功的产品之一。公司私下聘请了很多业余飞行爱好者,进行各种飞行器的驾驶测试。最近,业余驾驶员中出现了个高手,代号L,一时间业内传闻众多,成为话题的焦点。然而,目前L的真实身份依然在保密协议的保全之下,坊间无人得知。

阿尔菲点点头,“没错,我已经见过L,想请他加入运输局。”

“哦?”姚立坐直身体,“他怎么说?”

“他说还要考虑考虑。”看到姚立一脸失望,阿尔菲笑着又说,“可惜你马上就要离职了,不然说不定还有机会见见他。”

“离职?”姚立几乎跳起来,“为什么我要离职?”

“你已经可以进行职业调整了,难道还打算继续开飞船?”

“当然继续!”姚立说的很坚决,“我只想做飞船驾驶员。”

阿尔菲看着面前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味的姚立,心中五味陈杂。他第一次见到姚立,是在她的首次职业面试。那个时候姚立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大眼睛闪出的自信和坚韧,深深打动了阿尔菲和其他面试官。“我要成为像您一样伟大的飞船驾驶员!这是我的梦想!”姚立入职以来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但这次,他却不希望姚立再继续下去。

“处于朋友的立场,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你真的打算在驾驶舱里,再孤零零过十年吗?”

阿尔菲的问题让姚立低下了头。再抬起头,姚立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坚韧,“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我喜欢自己呆着,我喜欢驾驶飞船。我不会申请职业调整。”

“你还是那么固执,十四天,你还有时间考虑。”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别说十四天,十四年我都不会变。”

“既然你这么坚决,我们可以开始第二个话题了。”阿尔菲从抽屉里拿出个立体成像器,放上办公桌桌面,再一挥手,宇宙浮现在姚立面前。

星际矿探处报告,矿藏搜索队近日在距离曼六星球13.75光年的位置,终于发现了一个富含稀有金属矿藏的星球,命名为天鹅绒42号,并已在星球上初步建立了采矿场和营地。

“考虑到路途遥远,为了节约时间,运输局决定现在就派飞船去天鹅绒42号。”阿尔菲又一挥手,一条蓝色星际航道缓缓连接曼六星球和天鹅绒42号。

“13.75光年?正常行驶要七年,中间有虫洞可以利用吗?”姚立微微向前俯身,瞪大双眼认真的盯着那根蓝色线条。

阿尔菲用手指局部放大,靠近曼六星球的空间里,出现一个十公分直径的淡紫色漩涡。“有,你看,离曼六只有十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有二级虫洞可以穿越。不过,我们已经发射了三个虫洞探测器进去,都失败了。”

“失败了?”姚立的语调不禁高了一分。“为什么?”

阿尔菲手指一转,漩涡呈现立体的长管形状。“因为它比我们遇到的所有二级虫洞都要长,探测器进入后失去了联系。”

“三个都是?”姚立紧皱眉头。深长的二级虫洞,虽然能量场不如三级虫洞,但更容易让飞行器的空间定位系统失灵,必须靠驾驶员的人工判断才可能顺利穿越。而这对驾驶员空间定位和平衡保持能力的要求比三级虫洞还要高。

“嗯,前两个完全不知所终。所以在第三个探测器上,我们增加了侧向助力系统。它和指挥部失去联络后,自主启动侧向推力,从虫洞中间穿墙而出,落到了X-3星系。”

看着阿尔菲手指的落点,姚立喃喃自语,“X-3离天鹅绒42号还有三年。”

“所以,既然你不打算做职业调整,我代表运输局征求你的意见。姚立,你是否愿意做天鹅绒42号之旅的首航者?”

“我愿意。”姚立没有丝毫犹豫。

7.

说完“我愿意”三个字的姚立根本没有想到,等待她的是比当年驾驶员毕业试更繁重的模拟练习。

每天从模拟舱一脚踏出来,姚立只能蹲坐到练习室的墙角,努力把眼前的场景从模糊变换到清晰,把视线的焦距从四处随机游动聚集到目标中心。训练协助官爱莲娜总是面带慈爱笑容,把每日成绩单塞到她手里,又说,“姚立,恭喜你,你比前几天又进步了一点。”姚立用最后一丝力气翘起唇角,表示感谢。

蹲坐好长一段时间,姚立才能抬起手,从阿古机器人手里接过瓶能量水,一口喝干,又深呼吸几次,重新恢复行走能力。

开始训练后,姚立没有再去过梁凡的酒吧,也没有再见过梁凡。她实在是太累了,回到家,简单的吃过晚饭,倒头就睡。

一天两天,姚立不再需要药物也能迅速入睡。无梦的睡眠让她醒过来的时候精神充沛。可慢慢的,一些梦的片段插进来,让姚立无数次惊醒。醒过来瞬间,她分不清刚刚发生在眼前那些事,是梦还是真的。可是无一例外,都让她泪流满面。

是的,那些都是噩梦。

停药的第十一天,姚立突然一声尖叫从梦中醒来,胸膛像是刚刚被怪物锋利的魔爪撕裂,每次呼吸都带来难以言说的剧痛,热泪早已夺眶而出,沾湿双颊。抹了抹眼泪,她扭过头看看床头的时钟,凌晨一点三十二分。

“那是梦,不是真的,是梦,是梦!”姚立的心里反复对自己说着这句话。不,真的是梦吗?怀疑在大脑里荡起涟漪,慢慢变成潮汐,涌成海啸。起床,穿衣,出门,她一气呵成,把阿古一声声急切询问丢在脑后。

沿着空寂无人的街道,姚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行走,嘴里心里依然重复着那句话。“那是梦,不是真的,是梦,不是真的!”温热的夏日夜风吹乱她的头发,她的思绪。此时此刻,姚立只关心一件事,只想确认一件事。

终于,走到那个路口,大大的银色G字符跳进姚立的眼里,她努力放慢脚步,放缓呼吸。又走了二十七步,姚立停在路边。

梁凡在她前方十七米左右的位置。梁凡的面前停着辆出租车。梁凡的身上挂着个红裙美女。是姚立见过的那位歌手。

梁凡拉开车门,俯下身把女歌手送进出租车。自己没有上车,站在驾驶座外,和司机说了会话。女歌手突然从车里跳出来,一步两步跳到梁凡的背上,哈哈大笑。她醉了,从笑声里,姚立能听得出来。

梁凡一边细声哄着,一边把女歌手从身上放下来,重新塞进出租车。这一次,女歌手用力把他也拉进了出租车后座。

姚立站在原处,眼睛一眨不眨,直到出租车车顶的蓝灯终于一拐弯从街角消失。呵呵。姚立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回家,上床,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的模拟飞行,进入二级虫洞的第三百七十四秒,姚立发现自己手指不停颤动,完全不受控制,心跳毫无原因的加速,胸口又出现昨晚般的剧痛。她放缓呼吸频率,试图缓解那些不适。无济于事。更糟糕的事情接着发生,昨晚出现在梦里的那些画面重新跳到眼前,姚立用力摇头,想把它们统统甩出去。但画面凝固成照片,一张一张,一片一片,像雪花飘到地面,沉淀,堆积,从她的脚底一直堆到胸口,把狭小的训练仓挤得毫无空隙。

姚立的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眼前的显示屏逐渐模糊成一片白雾。

训练仓慢慢偏离中心航道,开始轻微抖动。

“姚立,你还好吗?”阿古的警告在训练仓响起的那一刻,姚立的本能又回来了。她屏住呼吸,紧紧握住操纵杆,拉升,平衡,持续加速到最高值,再三百七十二秒后,完成训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完】杀手

  

下一篇:我的大学(完结)

  

本文标题:上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4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