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完】杀手

【完】杀手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2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去,死在床上,死在路间,死在众人面前,死的默默无闻。你也许对这一切并不关心,没有关系。也许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面前,亲

1.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去,死在床上,死在路间,死在众人面前,死的默默无闻。你也许对这一切并不关心,没有关系。也许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面前,亲口告诉你。

你,要,死,了。

我是个杀手。没有名字,没有编号,我只是个杀手。如果你真的想认识我,可以叫我阿苦。

2.

五月七日,下午三点前的十五分钟,这座城市最繁华的路口。我在等待今天的目标。

其实,杀手这个职业很古老。有人说过,那些你不愿再提的事,那些你不想再见的人,那些你不会去冒的险,只要随随便便拿出一点钱,找到合适的人,就可以很快解决。

我,就是那个合适的人。

今天的目标,不过欠下几笔情债,骗过几个女人。如今就有人要他,死。

目标准时出现。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匀称,相貌堂堂。我跟在他身后。转过三个街角,目标无意中回头一瞥,和我打了个照脸。

我故意的,还特地换上连帽黑色制服。

在他的注视下,我咧嘴一笑,慢慢慢慢把颈后的大帽罩住头部,慢慢慢慢拿出面具遮住脸。

目标开始跑,不顾一切的跑。可惜,他再也逃不掉。

砰,响亮的重物撞击声。哧啦,刺耳的刹车声。啪,身体空中的坠落声。啊,女人的尖叫声。咔嚓咔嚓,手机的拍照声。

五月七日,下午三点。我默默站在十字路口,目标静静躺在一汪血泊之中。警察叔叔说的一点都没错,凶案现场的围观人群里总有一个人是凶手。

咔嗒,咔嗒,咔嗒。十字路口的对街,有人拿着长焦镜头在拍我,而且不是第一次。

3.

五月七日,下午六点三十分,这座城市最昂贵最奢华的商场一层,公用电话亭。五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放在我脚边。

“喂,前辈,是我。”

“我,我没事,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

“你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我现在工作还好,时不时有一笔,不怎么忙。”

“我每天都按时吃饭。早餐、午饭、晚饭,我都按时吃。”

“街角上开了一家馄饨店,只卖晚饭,味道很好。”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吃馄饨。”

——“滴一声后,您的留言还有一分钟。滴……”

“我真的没事,你要是忙,不用打回来。我手机号码没变,还是二十四小时开机。”

“我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真的没事。”

“再见。前辈。”

4.

有人说,要养成一个习惯很简单,重复三次。

“一碗馄饨,小份。”

“一碗馄饨,大份。”

这些天的晚上七点,我都会去街角那家馄饨店。有个穿白T恤的男人总是和我同时出现,同时要一碗馄饨,同时坐上一张桌子,面对面,吃馄饨。

“不要再跟着我,不许再拍我。”我警告他。

“这是我的事。”他喝完最后一口汤,放下勺子。

是,他说的没错。这是他的事,我管不着。

总有些人,不会珍惜与别人擦身而过的机会。那些人不肯相信,一无所知,才是对他最好的了解。试图成为朋友、知己,或是最亲密的人,最后只能发现,离他越来越远。可是谁又会想和杀手成为朋友、知己或是最亲密的人?更何况这个男人,和我,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这句话到我嘴边很多次,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我知道,就算我用匕首划开他的大脑挖出他的心,也得不到答案。因为我也不能这么做,我也做不到。

5.

每次和前辈打完电话,我都会去酒吧喝酒。酒吧离这座城市最繁华的街口只有几百米,前辈以前很喜欢。因为酒吧的名字叫做,地狱。

“我们是生活在地狱十九层的人。”前辈说。

这五年来,我总是幻想,前辈也许会再回到酒吧来喝一杯。可惜,一次都没有。酒吧老板和前辈有一点点像,但老板不是前辈。

我刚喝完两杯酒,她就来了,坐在我对面,吧台角落的老位置。她的年纪和我差不多,身上总是散发着我熟悉的气息,挥之不去。那是死亡的味道。我最爱的味道。

我初次见她,以为她是我的同行。所以有时候,我会偷偷跟着她回家。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但我并不沮丧。因为除了我还有人跟着她,小心翼翼,不紧不慢。那是个魁梧沉默的男人,在酒吧里就一直远远的看着她,却从不靠近。

前辈走了以后,每次到酒吧,我都是自己来自己走,就像她一样。可是今天,那个穿白T恤的男人居然阴魂不散。现在,他不远不近的坐在我身侧,一整晚只喝着一杯纯水。

“那个男人是在等你。没想到,你的春天终于来了。” 老板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

我重重哼出一声,表示这并不值得高兴。

五月七日,二十三点五十分。我的手机放在吧台桌面上,一直黑着屏。

前辈离开的那天,就是五月七日。我从没想过前辈会离开。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他没有,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前辈说。

“你生日那天,我会给你打电话。”前辈又说。

可是前辈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一次都没有。

五月八日,就是我生日。

以前。是的,以前。前辈在我身边的时候,他会在五月八日的第一分钟,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为我唱一首生日歌。

今年五月八日的第一分钟,我的电话也没有响。

她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她想杀掉的人。

6.

街角的7-11,二十四小时营业。服务生身穿红白条纹制服,面对满脸冷霜的我,也笑得露出六颗牙。

我决定第一次自己庆祝生日,“我想要个生日蛋糕。”

“请问要什么尺寸?几个人吃?什么口味?”

“没所谓,蛋糕就行。我自己吃。”

男生的眼里同情泛滥。“我们最近天使蛋糕卖的很好,芝士口味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天使蛋糕?身为杀手,买个鸟人蛋糕为自己庆祝生日,这绝对是对我最大的讽刺。嚼碎再吞进肚子,也许只有这么做,才能彻底摆脱那些令人厌恶的纠缠。

怀着恶意,我掏出钱包。

“蛋糕我送你。”男生没有接过我手中的钱。

钱放到收银台,我一把拎起包好的蛋糕,转身要走。

“哎。”男生又叫住我,递过一只粉红色草莓口味的棒棒糖,“祝你生日快乐。”

我努力上挑唇角,“谢谢。”

人们总是说,人要根据自己的性格,来选择职业。我喜欢我的职业。我不需要和其他人有过多的交际,我甚至不需要拍档,如果他不是前辈。

拐过街角,我把棒棒糖轻轻放进张着大嘴等待喂食的垃圾箱。

前辈,你到底去了哪?

7.

黑漆漆的小屋里,我点亮一根细细的生日蜡烛,小心的插进蛋糕。蜡烛是前辈留给我的,一整包,二十四根。我原以为,至少他能陪我过二十四个生日。

以前的这个时候,他都会亲手替我点上生日蜡烛,让我看着摇曳的火焰,拿着手机听他唱。“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祝你生辰快乐,年年都有今日,岁岁都有今朝,恭喜你,恭喜你。”前辈不标准的粤语总会惹得我哈哈大笑。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祝你生辰快乐……”手机放到耳边,我第一次为自己唱起这首生日歌。

手机突然嗡嗡震动打断我的歌声,屏幕上显示“未知号码”。

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只有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合着我心跳的节拍。

蛋糕上的蜡烛终于流完最后一滴眼泪,火焰奋力跃起,然后熄灭。房间重新被黑暗吞噬。

一个男声开始轻轻唱,“恭祝你福寿与天齐……”

不是前辈!

我几步奔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穿过弯弯新月的银色光晕,我看见他。

他穿着白色T恤。

他站在楼下花园的台阶上。

他仰头看我。

他拿着手机对我唱,“恭喜你,恭喜你……”

砰,我终于不胜酒力,直直倒在窗边的床上。

他依然在我耳边轻声唱,“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祝你生辰快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路上

  

下一篇:上瘾

  

本文标题:【完】杀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4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