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2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0.不管你信不信,在几年前,我做过牛郎。
0.

不管你信不信,在几年前,我做过牛郎。

1.

那年,各类咨询师方兴未艾,骗人骗钱。穷极无聊如我,当然也跟风考了个国家级的证书。

拿到证书的当天,店里打烊后,伙计们办了个party为我庆祝。其实大家也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喝点小酒放松放松。喝到半途,小孙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熙哥,我觉得你拿到这个证,为你的职业生涯开拓了崭新的局面啊!”

一时间,静默无声。

我是了解小孙老板的。

叼着半根薯条,我沙煲大的拳头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小孙老板说完,一拳糊到他脸上。

小孙老板喝了口酒,嘿嘿嘿的笑了几声继续说,“你看我们店里,每天卖点酒,生意也就那样了。所以身为老板的我,只能竭尽所能,给大家开薪水。小费吧虽然都是入了个人口袋,可还是很少,大家都过得紧巴巴的。”

嗯。在场的伙计们纷纷点头。

“你呢,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所以啊!”小孙老板看得到大家的赞同,又用力一拍,“现在是有证的人了!做个持证上岗的牛郎吧!”

噗嗤!薯条飞过桌面,掉进对面阿豪的酒杯里。

“店里可以给你提供场地!那么多寂寞买醉的心灵,就等着专业的你去慰藉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给店里带来新的盈利点!还有越来越多的新客人!”小孙老板又喝了一口酒,用手背擦擦嘴角,“不过你做牛郎的小费,店里可要抽成。五五分吧。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大家纷纷鼓掌举杯,又说了好多鼓励的话,甚至展望我冲出中国走向银座的光辉职业前景。

这么重要的事,在几分钟内,就替我决定了。

2.

一个专业的牛郎,应该卖艺卖酒不卖身。

所以,我并不专业。

3.

这件事,说来话长。

party过后没几天,在店里各位的偷偷宣传下,还真有客人点名请我喝酒聊天。慢慢的,我的名声就出去了。当然,不是牛郎,是咨询师!

哼哼哼!谁敢当面和我提那两个字,必然要试试我沙煲大拳头的威力!

可是她敢。

那天快打烊,她来店里,要了杯金巴利。我看她已经喝得有些摇摇晃晃,特地少加了点酒。她喝一口,对我勾勾手指头。贴着我的耳朵,她说,“你自己喝喝看,调出来的这是什么玩意?看样子,你是不想做酒保,准备专职做牛郎了?”

我一梗。这段时间她都没来店里,也不知道她从哪听到的胡说八道。

还没等我回应,她又问,“你卖身吗?”

我挺起身,盯着她。

“卖吗?”她问的很认真,“多少钱一晚?”

看着她的眼睛,脱口而出的“不卖”憋回嗓子。我突然有种预感,如果我否认,她就会立刻转身离开,走到下一家酒吧,直到找到一个肯卖的男人。于是我反问,“你想买?”

她把金巴利一口喝光,继续问,“三千一晚够不够?”

够。当然够。

佛语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4.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她早早的去上班,家里只有我。

前一晚回到她家。她洗澡。我洗澡。躺到床上,她抱住我,把头埋进我怀里。三分钟后,她就睡着了。一个小时后,我也睡着了。

一个淡蓝色的信封放在床头柜上,里面是厚厚一叠粉红色的人民币,还有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冰箱里有酸奶和三明治。我抽钱出来数了数,整整三千块。实话说,我有些哭笑不得,于是我把钱又塞回信封,把信封又放回床头。

酸奶是我常喝的牌子,三明治是我喜欢的三文鱼口味。

我对她的家,并不陌生。

阳台上的花都换了品种,想必原来精心挑选的那些,早就香消玉殒。书柜里的书又多了好些,都是些怪力乱神的小说。这么多年了,她的阅读水准还是一点都没长进。书桌上还是乱糟糟,文具、笔、记事本堆成一垛放在左手边,右手边是一堆参考书。

书桌靠墙的一角,大大小小的相框构成高高低低的山脉。她的笑容,是吹过山脉的春风。她和家人,她和朋友,照片背景是世界各地的标志性建筑。一张一张,我拿起来仔细看。在群山的最里侧,她被紧紧抱在一个男人怀里。两个人都笑的那么美,那么甜。

那个男人我认识。认识很多年。他长得和我有一点点像。

他当然不是我。

他叫赵康。

我叫赵熙。

他是我哥哥。

亲生哥哥。

大我两岁。

这张照片是我为他们拍的。

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拿着床头的信封,我离开了她的家。

从那天起,我开始了我的卖身生涯。

我的顾客只有一个人。

5.

其实,先认识她的人,是我。

她叫沈佳宜。很港台的名字,却是个不折不扣土生土长的内地女生。她是酒吧的常客,就在附近的写字楼上班。一个人来的时候,她总是坐在吧台的角落里,固定的位置。我问过她原因。她说,那个位置视线很好,吧台里的帅哥伙计和店里的帅哥顾客都能一览无余。她又说,“店里人来人往,如果不是坐在固定的位置,你怎么会记得我?”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像她这样的单身女人,在酒吧里总是会被很多人注意,也会成为很多人谈论的话题。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知道了很多关于她的事。她的职业,她的收入,她的感情生活,她的为人处事。当然,都是来源于她同事口中的八卦,从没有人敢当面向她求证。在我们店里,她很安全,也很自在。毕竟,我的职业操守让我不能搭讪顾客。更何况,店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有跆拳道黑带段位的高手。我想,没有男人会愿意去自找不自在。

除了他。我的哥哥,赵康。

赵康第一眼看见她,视线就再也没离开过。喝过三瓶黑啤,趁我给他送上第四瓶的时候,他一把拉住我,递给我张纸条。纸条上是他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帮我一把!咱们是不是兄弟!”他很坚决。

“是兄弟,泡妞也要你自己去啊!”我从他手里拽回衣服。

“你替我送给她!下周老妈生日,买礼物的钱算我的!”我和赵康选中的生日礼物是个沉甸甸的金镯子,就算是一人一半,也要我整整一个月工资。

成交!我接过赵康的纸条。

看着我递过去的纸条,她很诧异。我指指她的身后,“那位先生给你的。”她回过头看看赵康,问我,“他是你朋友?”“不是,他是我哥哥。”

那一瞬间,她的表情很怪。她牢牢的盯着我,眉头微微皱起,嘴唇抿的很紧,唇角轻轻向下抖动。过了三十秒,她低下头,又过了三十秒,她抬起头,说了两个字,谢谢。然后,她跳下高凳,拿起包,转身,朝赵康走过去。

盯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有种感觉。我一定会后悔。

6.

她和赵康开始约会。

赵康也许是个好哥哥。但我猜,他一定算不上是个好情人。据我所知,赵康在我们自己圈子里,在家人和朋友面前,从来没有提及过她。对于赵康来说,她还是一个在考察期的女人。

她没有通过赵康的考察期。

我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赵康没说,我也没问。

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接到赵康的电话。赵康说,“我就是和你说一声,从今天起,我和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说完这句,他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独自出现在酒吧,坐上老位置,要上一杯金巴利,默默地喝,喝得很慢。每次我看向她的时候,她都在看我。

酒吧要打烊了,我站在门口送客。她走出店门,站到我面前,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今晚的风真好,真像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你还记得吗?”

7.

我当然记得。其实,她不用坐在固定的位置,我都会记得她。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风真的很好。也是酒吧打烊的时间,也是我站在门口送客。客人都走了,我舍不得进店。春末夏初的夜晚,天是大海般的深蓝色,星星是我这样穷人眼里的钻石,还有半轮黄白色的上弦月。夜风柔柔的吹,吹来莫名的花香。

然后,她撞进我怀里。她的两只手臂勾住我脖子,我的两只手臂搂住她的腰。不然,她倒了,我也倒了。

她有些醉了,盯着我不停的笑。她笑起来的双眼像极了月亮,弯弯的,亮亮的。

我突然想起一首诗。

她突然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有些吃惊,强装镇定的说,“我想起一首诗。”

“什么诗?”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她摇摇头,嘟着嘴说,“冯唐那个老流氓,还自称诗人。写的诗,一点水准都没有。不过他这首也并不算太差,改一改就能更好了。”

虽然我也不喜欢冯唐,但是不习惯这样背后评论一个男人。于是我只能笑着问,“怎么改?”

她咬着嘴唇,只顾着笑,就是不回答。那样子漂亮极了。

我晃了晃她,又问,“你说啊,怎么改?”

她踮起脚尖,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带着酥酥麻麻的气息,“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嘿!这个女流氓!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同事终于追过来,连声道歉,把她拉走。

第二天晚上,她又出现在酒吧。然后,她变成酒吧的常客。

8.

我卖身的事,我没对任何人说过,她也没有。

三千块一晚。

频率不算是太频繁。

每周一次,有时候一个月五六次。

对于我来说,是换个地方过夜。

怀里多了个女人,软软的,暖暖的,抱着睡,很舒服。

她不主动,我不敢主动。

说实在的,我忍得很辛苦。

直到那天。

9.

那天下午两三点钟,她发来一条消息,问我能不能早点去她家吃晚饭。

我请了假。

走到她家小区门口,路边有卖花的小妹。大大的塑料桶里,红玫瑰很是水灵。我突然心里一动,觉得红玫瑰很衬她,就掏钱买了一束。

“难的啊,还带花来。”她假装一脸惊喜。

“没办法,卖花的小姑娘太可爱了,不买一束觉得对不起她。”我也口是心非的辩解。

双人晚餐。她的厨艺很好,做的都是我爱吃的菜。我吃的很饱。

吃完饭,我躺上沙发,抱着她,陪她看了她一直没时间去看的爆米花大片。

片尾字幕滚动的时候,她小声对我说,“你先去洗澡好不好?”

我刚冲湿头发,她就推门走进浴室。

我说过,她不主动,我不敢主动。可是既然她主动,我心甘情愿的配合。准确的说,我比她更加主动。

我喜欢她的反应。

她眼里的春风让我沉醉。

我突然很认同她说过的那句话。

没有任何事,比得过和她在一起。

我觉得自己是个猪头,为什么要浪费白白那么多个晚上。

在最后的最后,我用尽全身力气的瞬间,我听到她嘟嘟囔囔说了句话,声音很小,字数很少。

我没听清。

在我和她都平息下来以后,我问她刚刚说了什么。

她却摇摇头,又蜷缩到我怀里,三分钟之后,就睡着了。

10.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她会主动。

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来酒吧,也没有再和我联系。

我想给她打电话,我想给她发消息。可是每次,我都没有按下最后的确认和发送键。

我到酒吧入职的第一天,小孙老板就告诫我,身为一个酒保,最重要的职业操守就是不勾搭客人。

“你也知道,来这里喝酒的人,大部分都是因为空虚寂寞。他们需要有东西来填满自己。有时候是酒,有时候是人。我们是卖酒的,不卖人。”

小孙老板说的很有道理,我不能不服。

我和她在一起。人钱两清。三千块一晚。

作为牛郎,我已经很不专业。我不能,再做个不专业的酒保。

11.

酒吧里,并不只有我在意她的消失。

阿泽。这个号称要游戏人间的帅哥,问过我很多次,有没有再见过她。

我说,没有。

他留给我张他的名片,请求我再见到她的时候,送给她。

我原本要拒绝。可他接着又说,“熙哥,像你我这样的人,真心爱上一个女人不太容易。我一直觉得,她和很多女人不一样。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试。你不帮我给她,店里这么多人,总有一个肯帮忙的。”

我收下阿泽名片的第三天,她出现了。

老位置。一杯金巴利。

她盯着阿泽的名片看了三十秒,又盯着我。她脸上的表情很怪,和接到赵康纸条的那天,一模一样。

这一次,她没有低下头。

她拿起面前酒杯,把半杯酒泼到我脸上,然后猛然一拍吧台,站起来大喊,“赵熙!你说这些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这是对我性骚扰!”

我目瞪口呆。

店里一片哗然。

小孙老板跳出来,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来龙去脉,第一时间宣布,我被辞退了!立刻!马上!卷铺盖!走人!

12.

我靠!

走就走!

这算什么事啊!

我怒气冲冲推开店门走出去,听见一阵大笑。

她。沈佳宜。始作俑者。罪魁祸首。正抱着肚子,笑倒在马路边。

“你什么意思!”我强压住怒火,和她眼对眼、鼻对鼻对质。

“你什么意思?”她强忍住笑。

“我什么时候性骚扰你了!你干嘛诬陷我!”

“这是我对你的报复!”她回答的理直气壮。

“你干嘛报复我!”我气得牙都要咬碎了。

“你干嘛帮他们递纸条递名片!一而再再而三的!你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追我!”

“是不是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就开心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给我今天说清楚!”

面对她的声声质问,我无言以对。

14.

“对不起。我错了。”

其实我知道,对于一个女人,从坦然赤裸相见,到主动求欢,这其中,需要多少勇气,需要多少决心。

我记得有个哲人说过,无条件对心爱的女人低头,乃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作所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离魂集之消失的爱人

  

下一篇:【完】林非异闻录1:夺心

  

本文标题: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4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