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单人床双人床

单人床双人床

作者:苦手 2016-02-09 01:12 来源:苦手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0.Whenloveisinexcess,itbringsamannohonornorworthiness.——Euripides
0.

When love is in excess, it brings a man no honor nor worthiness.

—— Euripides

1.

第一次见到他,在香港,我二十五岁。他姓谢,公司里的人都叫他谢生。而我是暑假兼职的前台服务生。

上班不到一周,他的秘书袁小姐通知我,如果有位姓齐的小姐打电话来公司,只说谢生不在。两天后,我接到电话。

“我要找谢生。”电话那头的女人气势汹汹。

“小姐贵姓。”

“齐。”

“请问齐小姐找哪位谢生?我帮您转分机。”

“让谢旻羽马上来听电话!”

“谢生暂时不在公司,我可以帮您转接谢生的秘书袁小姐。”

我惹怒了她。她冲我发了脾气。

我把话筒搁在前台台面上。公司里的同事一边听着齐小姐的咆哮和谩骂,一边抿嘴路过。

整整十五分钟。

然后,她挂断电话。

第二天,袁小姐送来盒杯子蛋糕,说是谢生请我吃。

我谢绝了。

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谢旻羽。

2.

三年后。一场大雨涤荡全城。

我身处这座城早已不是香港。回到内地后,我进了家高档床品公司,在门店做床品设计师。

是,床品设计师。

我坚信,床是家的灵魂。

在这间店,灵魂不是无价的,是高价的。

也有人说,能用钱能买到的东西,都是廉价的。

暴雨中,谢旻羽走进展厅。原本衣着外表一丝不苟的他,略显狼狈。雨滴滑下他的发丝,流过灰色长袖衬衣、黑色西裤和皮鞋,淌到地板。

店员迎过去,问,“先生有什么需要?”

他摇摇头,不说话也不笑,只在店里踱来踱去,一步一步,踏出水印。

我隔着玻璃窗看了他一会,转身从仓库里拿出块浴巾,走过去递给他。

“先生,擦擦水吧。”

他望望浴巾,不接,“谢谢,我有洁癖。”

“这是公司的赠品,全棉质地,全新已消毒,即拆即用。我刚刚拆开,包装盒还在仓库里。您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谢谢。”他淡然接过,又问,“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我摇头,还未来得及否认,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抱歉,谢生,我接个电话。”

挂断电话再回头,他已经不见。

那场雨一直下到半夜。

3.

三天后,谢旻羽来找我,带着盒杯子蛋糕。

“谢谢,我不吃。”

“为什么?”

“我不吃甜食。”

“你吃什么?”

“除了甜食。”

“苦也吃?”

“除了甜食。”

“你不吃,可以请同事吃。”

我笑着指指玻璃门内侧的公司规定,“非用餐时间和非用餐地点,我们不能吃任何东西。”

他把蛋糕盒放上茶几。

我目送他离去。

4.

有人说,拒绝,是最佳的勾引方式之一。

5.

又过了三天。门店八点半关门,我们正在收拾,谢旻羽走进来。

“先生,我们要关门了。”同事说。

他只望住我,“赵谕欣小姐,我要定张床,加宽、加大、加急。”

他认出我,就像我认出他。

再出门,已是晚上十点半。

又是瓢泼大雨。门店的射灯从上至下,暖黄的灯光里站满避雨的路人。

“我送你回家。”他不容我拒绝,“我觉得你没可能打上出租车。”

进家门,十五分钟后,我接到他电话。“我平安到家,你放心。”

天意茫茫,避无可避。

6.

三天公休假期的前一晚,我领着工人为谢旻羽送床。他的家很好,很大,简单,通透。装潢和陈设统统是我喜欢的,也是我买不起的。

他早早等在家里,见我拿着大行李袋,问,“你要去哪?”

不想和他表现的如此熟络,我侧身避过其他人,压低声说,“约了朋友去海边。”

“什么时候?”

“马上。”

“男朋友?”

我不予回答,放下包,走过他身侧,走进卧室。

两个小时后,工人早就离开,我依然在他家。

他缠住我,让我一一解释各处的设计要点。即使那些细节在工厂定做之前,我和他已经沟通过好几次。

“每个人的身体都不一样。不光是床垫,包括枕头都是为您量身定做的。”

“我的腰最近很不舒服。”

“我看过您的体检报告,在您这个年纪,腰椎有点问题不用太担心。”

“你觉得我老?”

“谢生您才三十几岁,怎么算老?这张床的形状高低、生物曲度和力学要求都和您完全契合。睡上去,应该能缓解您日常腰部的疲劳。”

“我习惯睡床的左边。”

“左侧完全符合您的要求。”

“如果我想睡右侧呢?”

“不建议您这么做。”

“为什么?”

“当初您要求,床的右侧按照女性的身体数据设计。所以,现在不算太适合您。”

他突然搂住我的肩,“你错了,我当初要求的是,按照你的身体数据设计。”

“谢生,我们公司规定,不能满足客户这样的要求。”

他松开手,从沙发上坐直身体,拿起笔,在货品签收单上签好名字。等我把单据收进包里,他一本正经又问,“我们这单生意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

他起身,对我伸出手,“谢谢你,赵小姐。”

我也起身,握住他的手,“再见,谢生。”

下一刻,我在他怀里。

他在我耳边笑着说,“公司的事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们可以做些自己的事。”

我毫无招架之力。

7.

我设计的床,很契合他的身体。就像他,契合我的身体。

8.

整整三天的缠绵过后,他开始忙。

我也忙。

他为我介绍了不少客户。

9.

我和他并非男女朋友。

10.

我和他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见面。

11.

朋友带我去“私家温泉”放松。两个小时的路程,逃离熙来攘往的都市,沉入泉水,涤荡心灵和身体。

但我见到他。

谢旻羽。

他坐在咖啡厅的一角,身边还有几个男人,相谈甚欢。

和他四目相接的刹那,我竟然手足无措。

温泉放松我的身体,还有他。在他的房间里,缠绵过后。

第二天午后,我和他才有力气爬起来。

阳光照进房间,空气里带着湿润的雾。

“不知道为什么,有你在我身边,我总是睡的很安心。”他拨开我眼前的碎发,顺着我的眉间、眼角、耳廓、脸颊,一直滑到唇边。

“做我女朋友,好吗?”

12.

谢旻羽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赵谕欣。”

13.

我每周日和周一休息。

谢旻羽每周只休周日一天。

每个周一的下午,我都在他公司楼下的咖啡店等他下班。

有时比较迟,等好几个小时,也不见他来。

我呆呆坐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只是等。

她坐到我对面。

“赵谕欣小姐?”

我点头。

“我姓齐,是谢旻羽的朋友”

我记得她的声音。

“我一直想当面谢谢你。”

“当年如果不是你让我那么难堪,我一定下不了决心离开他。”

“我现在的幸福,某种程度上,有你份功劳。谢谢。”她举起柠檬水,和我的果汁碰碰杯。

“你的好意我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我今天特地过来,给你个小小的提醒。”

“谢旻羽这个男人,一向寡情薄意。”

“他如果想走,没有女人能留得住他。”

“而他现在还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他和他的朋友们打了个赌。”

六寸手机屏幕上,男人女人搂坐一圈,酒色浓烈。那是一个多月前,他朋友举办的新年聚会,我因故没有参加。新年倒计时后,众人一一对着摄像头说出新年愿望。

谢旻羽跳到画面中央,摇摇晃晃,“我想有的都有了,今年继续有,就可以了。”

他的朋友搂上他肩膀,拉到众人面前,“说起来,新年里谢生可能会破记录耶!”

“什么记录!”众人起哄。

“我替谢生数过,他前前后后这么多个女朋友,没有超过一百五十天的!但是现在这个,赵小姐,已经超过一百天了。”

“你们说,她能不能打破记录呢!”

一百五十天。

在场的每个人都下了注。

“二十万虽然不多,但是还是值得坚持的。你说对不对,赵小姐。”她笑的很得意。“据说,今天是第一百四十九天?”

望望她身后的人影,我又看看腕表,“齐小姐,你错了。我答应做旻羽女朋友,是下午一点二十三分。”

“现在是六点零七分,已经第一百五十天。”

“你们输了。”

谢旻羽走到桌前。

齐小姐起身离开。

若无其事。

无需解释。

谢旻羽是好演员。

谁又能想到我也可以演的如此熟练?此时此刻的我,回到十二岁,一定能当选童话剧的女主角,不用躲在角落里做棵呆树。

再没有任何角色可以难倒我。

14.

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仙杜瑞拉必须从魔法的幻境中重新回到现实。

他送我到家楼下。

我没有告别。

狂奔上楼。

开门。

脱鞋。

脱衣。

冲进卧室。

跳上床。

床是我的洞穴。

四周被褥紧紧包围。

在床中央蜷缩着身体,像个婴儿。

熟悉的姿势,却不令人怀念,像是又回到孤寂的童年。

只有我,独自一人,在洞穴般的床上。

身下的床褥宛如伸出一双手臂,永远温柔的抱着我。

安全感。

我依然全身发冷,瑟瑟发抖。

15.

第一百五十一天。

我用一个电话结束我和他的关系。

一个好演员,总要懂得,适时离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回龙观城铁站的早七点十五分

  

下一篇:记忆移植

  

本文标题:单人床双人床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3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