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美人泪

美人泪

作者:沈非渔Amor 2016-02-09 01:01 来源:沈非渔Amor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楔子坊间传言,在骊山深处有一谷名唤美人谷,在谷中有一天下奇宝,名叫美人泪。若以谷主血为引,以美人泪为药便可医世间百病,解天下万毒。当然,这
楔子

坊间传言,在骊山深处有一谷名唤美人谷,在谷中有一天下奇宝,名叫美人泪。

若以谷主血为引,以美人泪为药便可医世间百病,解天下万毒。当然,这传言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明明已经开春,此时齐国的都城禹城还处在冰天雪地之中。大雪洋洋洒洒下了一日,一直到日暮时分才渐渐停下。

十一跪在凳子上,把窗户打开一角,看着窗外茫茫雪景。一阵北风呼啸着吹过,猎猎风声吹着窗柩沙沙作响,远处梧桐树枝上的雪花纷纷扬扬被吹落下来,像是又下了一场小雪,此情此景,倒也好看。

她注视了一会儿,托着腮,闷闷不乐道:“往年里这个时候都能去清河放风筝了,今年可倒好,还得窝在屋子里对着火炉发呆,真没意思!也不知道今年这场寒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总在屋子里待着,没病都快要闷出病来了。”

屋里披着貂裘的素衣男子听了后只是微微挑眉,也不搭话,依旧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手里的卷帛,缓缓翻过一页。

君子自成一画,那温润如玉的模样,不管怎样的妙手丹青,都是画不出来半分神韵的。

桌上茶香袅袅,冒着蒙蒙雾气,散着缕缕清香,香炉里燃着安人心神的檀香木,脚边火炉烧的正旺,时不时的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

“昨日里拖着小十在外面打雪仗的时候还嫌雪下的不够大,今日竟然又变了性子。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这爱玩儿的天性,也不知道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改改。

”男子的声音极低,听在人心里却觉得一派清朗,像是初春,冰封一冬的潺潺河水缓缓流淌,发出悦耳的“叮咚”响声,一如他给人带来的第一印象。

看他一直全神贯注的看书,十一转过头朝着他做了个鬼脸。刚要反驳几句,一想起他刚才提起小十,霎时间,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一拍额头,暗叹一声:糟了!赶忙从凳子上跳下来,衣服也来不及整理一下就往外跑。

她前脚刚跑到屋门前,手刚碰到门把,还没等打开,就听见男子的声音在背后慢悠悠响起,“去哪?”

极其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是一道魔咒硬生生的就让十一停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十一暗暗责怪自己为什么记性这么差,为什么早就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十哥说过,如果今天出去玩的事让师父知道那他断然是不会同意的。但看此情此景,她好像除了老老实实的承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我昨天和十哥说好的,今晚有庙会,我们要去看。

”她的声音很低,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回答。说完后,像是怕男子会不同意,她突然抬起头来,义正辞严,一字一句的补充,“您总教导我们,君子为人处世,讲求的是一个“信”字,做人要言而有信,不能失信于人。所以说,您不会不同意吧。”她后面这句话说的倒是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和前面的神色截然不同。

男子不禁抬头看她,今日她穿了一件红色夹袄,许是因为昨日在外疯玩染了风寒的缘故,所以看起来脸上更是红彤彤的,嗓音有些哑,带着不算浓重的鼻音,和平日软绵绵的吴侬软语大相径庭。平时见她读书的时候也没有几分仔细认真,没想到自己说过的话她倒也记得十分清楚。

看她满目期待的望着自己,终究还是不忍心拂了她的兴致,男子把目光重回书卷上,点点头,算是应允。

“谢谢师父。

”见他松口,十一兴高采烈的往外跑,只听见身后的男子又说了一句,“记得先回屋里把你的披风穿上,再染风寒,可没人管你。”

“知道啦。”呼啸的风声把声音冲散,也不知道她跑出了多远,那声音竟然听不真切。

男子早就没了看书的心情,心不静气不合,定然也是看不进去的。

他把手里的卷帛放下,负手站在她呆呆望着过的窗前。屋外白茫茫一片,只有府中的奴仆在拿着笤帚清扫着一日的风雪。放眼望去,目光所到之处哪里还能见到她那一抹大红色的身影。

微微闭上眼睑,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初次见到她的情景。

那一天是阳春四月,春风和煦,她穿了一个淡绿窄袖长衫,站在一棵柳树下望着树梢上的风筝急得团团转。

他停在不远处,也没了看风景的兴致,却也不打算帮她,就那么摇着一柄折扇,饶有笑意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兴趣,突然就想看看她会怎么做。

哪知她左右看看,发现四下无人,竟然把外面的长衫一脱,袖子往上一挽,打算爬树。

这下他真是惊讶了,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整日坐在春闺香阁里,不是学习女工绣花就是钻研古琴书画,那样温婉可约的性子仿佛是打小就应该养成的,哪里会有人有她那么野的性子,毛毛躁躁的,不像个女儿家。

她双脚踩着一条较为粗壮的枝杈,左手抱着枝干,右手往前伸了又伸,他虽然看的惊心动魄,但见她那股认真劲儿更害怕自己突然出声会吓到她。眼看着她好不容易够到了风筝,却突然脚底一打滑,竟然这么直直的摔了下来。他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着急,一运气,腾空而起,稍稍施展轻功,轻而易举的就接下了她。

徐风拂过,吹着不远处桃林里的枝桠左右摇曳,就这么洋洋洒洒下了一场桃花雨。

她一手拿着风筝,面颊浮上一层绯红,却仍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眸子亮晶晶的,甚是好看,“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那样自然的语气,没有一丁点女儿家的羞赧,仿佛她问他的这句话是再也寻常不过的。

“顾淮南。

”他轻摇折扇,终是笑了。

在整个齐国,没有人不知道骠骑将军顾淮南宠爱十一的。

在整个齐国,也没有人不知道十一只不过是顾淮南捡回来的孩子。

三年前的那个冬季,齐国比现在还要寒冷。

一场大雪,竟然连下三日,站在齐国最高的摘星台上放眼望去,整个国都像是被冰封了一般,青砖碧瓦之上,栈桥古道之间,一片洁白无暇。

轿夫抬着轿子慢慢的在冰冻的道路上前行,生怕脚下一滑,惊扰了轿内的贵人。

哪曾想到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一个轿夫脚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一个踉跄,就这么硬生生的险些摔倒在地上。

轿夫擦了擦额头上生起的细密汗水,一下子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着向轿中之人请罪。

轿帘被慢慢掀开,轿夫把头匍匐在地上,不敢去看那人的脸色。只听见他冷冽的嗓音在耳畔响起,那不近人情的温度,似乎是让这周围的气温瞬间又降下几分,他把右手从大衣里伸出来,伸手指了指其中一个轿夫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人,“把她带过来给我看看。”

“是。”轿夫应了一声,往旁边一看,才知道原来自己刚才踢到的竟然是个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记

  

下一篇:每张照片都长得不一样的一个我

  

本文标题:美人泪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