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关于二十五

关于二十五

作者:维尼吴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016-02-09 01:01 来源:维尼吴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少年时的感情大概是一种尖锐细微的东西,带着很真诚的一股劲儿,能近乎摧残性地剥开一切繁复坚韧的外壳。而伴随着二十五岁到来,在年岁渐长的时刻
  少年时的感情大概是一种尖锐细微的东西,带着很真诚的一股劲儿,能近乎摧残性地剥开一切繁复坚韧的外壳。而伴随着二十五岁到来,在年岁渐长的时刻再次面对它的时候,之前的虚张声势和骄傲自大却变得渐渐收敛,只是极尽克制地努力着。之前那种特别容易被触动的,被了解的孤独被戳到心底的安慰都变得淡漠而不可寻觅,只是依然还留在之前提到过的困境里,看自己的动荡不安的世界影影绰绰地和冰冷莫名的现状重叠在一起。

  这或许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困境。作为一个野心勃勃且稍有底蕴的文青,面对短时间无法达到的、与目标有所偏差的现状,产生一种散发着强烈诱惑力的并且是难以被安抚的焦虑感,又无法完全投入到自己重复性质的日常中,更没办法从中获取足够的满足感。

  所谓的不对的状态。

  生活里这种不对的状态渐渐变得不再陌生。

  然而说到底,还是自己身上残存着些许尚未完全崩坏的理想主义气息。唯一聊以慰藉的,大概是借此看清了自己所处的黑暗,并且在没有嘲笑和爱的踽踽独行中继续行走,即便没有找到摆脱困境的出路,甚至对明知未来或许永夜,却依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困兽犹斗,却再也不是歇斯底里。只是那种心情却并非挫败后的振奋,只是面对失望后,无奈中的释然。

  并不觉得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得好起来,但也想靠自己挣扎着继续好好活下去。

  活着就意味着面对很多东西,能力,成败,输赢,爱。没有确切的定义,没有准确的答案,连解释都是一项苍白而滞重的艰辛。于是不能停笔,不能停留,继续周旋于世界的内外,看他们写世界写社会写人群,自己却犹自偏爱地写自己——依然热衷于对自己的家庭、生活、创作的探讨,试图探讨亲密,叛逆,排斥,恐惧,孤独……以及日常的当中那些看似缝隙一般的、却又似乎举足轻重的细节……不寻求猎奇,不追求唯美,在絮絮叨叨的琐碎中企图探明自己目前这种生活的本质。

  不过这种围绕自己的写作却始终无法言简意赅,我大概还是不适合做一个诗人,严谨、形而上的一面让自己无法如同他们一样一样灵动、飞驰,只能慢下来,学习朴素和笨拙,去努力扮演其所描述的,扮演崇高、庄严、有趣的同时也还原着它本身的鄙俗、油滑、无聊。

  写归写,自我怀疑还是在的。于是总得通过一些平台建立起虚妄的自信,不然很难从愈发顺畅却愈发艰辛的写作中里坚持走完全程。进而就将那些更有水平的作者们置于自己的对立面,并通过和这些作者的比对琢磨进一步明晰了自身内在的渴求及野心。以人为镜,站在这些镜子面前,逐一地认真对自己检视,想要像个真正的写作者一样,毫无打扰地、习以为常地一一将那些阻碍自己思考和写作造成障碍的所以外部因素都排除干净。

  可是外部因素开始被排除后,内在的自己就开始凸显了。自己又在追求趣味的小说人格和寻根溯源的评论人格中徘徊、犹豫,然后渐感焦虑,并疲于应付。甚至有时候面对着空空荡荡的页面却难以敲出一个字——大抵是源于写作时感受到的那份滞重感,大概是写作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问题,十四岁开始后动笔时受其掣肘,二十四岁开始深刻感受到其中压力,二十五岁依然围绕这个最初也是最后的问题兜兜转转,阅历和环境施加在身上的桎梏,才华和性格所限制的思维,日益琐碎的生活演变成的禁锢,不再郑重其事和放肆无忌的情感,趋于复杂和灰暗的关系,以及从外包围自己的视线……困惑其实一直都在,也一直会在。

  因为这些焦虑和困惑,所以觉察出自己并非适合那种满不在乎的自由。一种理想化的自由生活,想要拥有平静、童年和杜鹃花,也想要充斥热闹、现场、伏特加。花光所有的钱投入从未想象过的深夜派对,跟不认识的驴友进行一次遥不可及的旅行,靠着酒精和热情度过贫困交加,挤十平米的小屋依然自得其乐,屋檐上每日飞回的鸽子和楼下渐渐熟捻的流浪猫……不再对日常生活斤斤计较,也不再为日常生活过于烦恼,这种自由带着一种诗意化的精神浪漫色彩,向往过,听说过,甚至也接近过,却在最后关头拒绝彻底融入。

  曾发誓达成的理想目标一旦牵扯具体和细节,往往便真相凄惨——自己终究还是不够自由的,面对曾经无限期许和向往的生活,在小心翼翼揭开表层下的东西后,本能地止住了脚。自由没有错,不自由也无需被轻视被抵制,说到底还是人的差异,以及选择。不自由的人太过靠近自由就容易为其所伤,趋利避害,人都是如此活着而已。

  当然也并非凭此否定所有,在这个贫瘠和丰富并存的荒谬时代,致力于挣扎的、泅渡的我——以及我们这一群人,依然是流动着的,尚未凝固的,所以我相信选择还是值得探讨的,自由还是令人在意的,文学的价值还是存在的,在另一端的冒险和搁浅依然是伟大的。

  只是这些需要时间去试验,需要挣扎去尝试罢了。于是就这样,从一开始就累计到现在的所有勉强和失意、未解和茫然到了现在可能依然没能找到有什么有效办法去解决,所以只好选择从动笔的过程中一次次选择直面一切、重来一切,然后只因一心想要往外看,更想向里走,拒绝投降并且不再躲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东北的冬天

  

下一篇:我家三兄妹

  

本文标题:关于二十五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71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