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微光如斯

微光如斯

作者:slyn 2016-02-08 15: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遇见你以前,我最怕眼睛和镜子。人们的眼睛里那种探究的光,似要从我身上剜出一个洞来,一探我的究竟。

千里长街,雨湿霓虹。夜,措不及防,迅速吞噬过这座格子般条条框框五颜六色的城市。我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这万家灯火,念恩,你会不会从哪盏灯后望向我?

转身走向梳妆台,银白的镜子反射着乳白色的光晕,似魔一般。我慢慢摘下头上的绒线帽。入眼,是绒绒的,仿若新生儿的胎发般的头发,约摸一寸长。抬手轻轻地抚上短发,真实的触感伴随猝不及防的眼泪滑落。

念恩,你,过得好么?

在遇见你以前,我最怕眼睛和镜子。人们的眼睛里那种探究的光,似要从我身上剜出一个洞来,一探我的究竟。至于那些熟知的人们,那怜悯的目光和叹息,总让我想落荒而逃。而镜子,则会撕破我的一切伪装,让我看到自己是那么的丑陋。

但是,我遇到了你啊。

“嗨,我叫林念恩,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九月,弥漫着成熟的桂花香甜的大学校园。你一脸微笑,向我伸出葱白纤细的手,阳光洒在你的身上,暖暖地在长发上跳跃。呵,真是美啊。我缓缓伸出双手,握住你的,“傅棉兰,互相指教。”你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你长得真像个洋娃娃呢,真可爱。”我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心底却是另一个声音:傅棉兰,没有人比你更丑陋了。

你亲昵地过来挽住我的胳膊,“我们出去逛逛吧,大学校园很美的呢。”我抬头缓缓地看了你一眼,拂过我脸上的你的长发,你的亮晶晶的眼睛,你挽住我胳膊的手。“好。”是有多久,没和人般亲近了呢!

午夜梦回,趁着朦朦的月色,我摘下栗色的头发,望着镜中泛白的头皮。我轻笑,“傅棉兰,你说,别人知道你这个样子,是会害怕,还是会恶心呢?”

初冬,你拉着我在卖帽子的小店里穿梭,我看你换了一顶又一顶帽子,终于,你把我拉到镜子前,得意地笑着,“看,这顶帽子和你的头发最配了,我的眼光好吧,显得你多白啊,真好看!”你摇晃着我的手念叨:“哎,你这个头发叫什么色啊?改天我也去染这个色。你喜欢这顶帽子吗?棉兰,棉兰?!”我点点头。我能说些什么呢,说,是呀,跟我的假发很配。扭过头,不想看镜中的人,因为我觉得那并不是我。念恩,你知道吗,从三岁开始,我就没有头发了。

头发,满床,满地都是掉落的头发,偶一抬头,镜中映出白且泛青的头皮……我猛然从梦中惊醒,紧抓着床沿大口大口喘气,生怕再多一口都是奢侈。你轻轻地拍我的后背,“好了,没事了。别害怕,我在你身边啊。都是梦,不是真的。”一抬头,撞上你满是忧虑的眸子,内心袭上一片苦涩。轻靠在你的肩上,“念恩,我三岁时在一场高烧用药意外中再不能长头发,八岁开始一直做同一个噩梦,真的,我真的很痛苦啊。”而你扔旧轻轻地拍我背,不说话,却让我的恐惧褪去,满心温暖。你的手轻轻地覆盖住我冰凉的手背上,你手心的温暖缓缓传入我的心脏,止不住的颤抖开始黯淡平静。

我自卑,阴暗,而念恩,你知道么,你是我的阳光。从你出现的那一瞬,便劈开我紧掩的心门。你是爱与恩慈,是救赎。我曾一度忧郁,尝试并且沉溺于自杀,妄想与这丑陋不堪的躯体永别。曾一度沉迷于酒精,于荒凉中找寻慰藉。曾试图逃离,在繁华陌生的世界中自生自灭。

可,念恩,你知道么,我所有的苦苦挣扎都不抵你轻抚着我的手背,温柔地说“棉兰,睡吧。别害怕,我守着你。”那一夜,是从未有过的安心。

时光如潮水般覆灭一切,记忆亦如潮水般翻涌沸腾。

那次社团聚会席间,马娅用挑衅的眼光望着我,“棉兰,给大家讲讲假发的故事吧。”说完她便垂下头低低地笑。众人的目光像剑般射过来,第一次被人直白且赤裸地揭开伤疤。我只能眼睁睁看它流血。不像午夜梦回,我可以独自舔舐。

你蹭地站起,脸上是抑不住的怒气,右手紧握成拳,“棉兰不好意思,我想给大家讲。”我的心猛一刺痛,你,你要讲什么?但我仍是低垂着头,将心底的波澜与脸上的窘迫一并遮掩过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青春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徒劳。

  

下一篇:真正的爱情不是手放开,而是我还在

  

本文标题:微光如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