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借火[完结]

借火[完结]

作者:短痛少年 2016-02-08 11:02 来源:短痛少年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对,你还借了火。你要记住,是你借了我一把火。』
『对,你还借了火。你要记住,是你借了我一把火。』

——前言

隋想从旅途的昏睡里醒了过来,望着窗外缓慢流走的风景出了一会儿神,直到手机闹铃响起,才起身准备去餐厅用餐,隋想是个有严格时间观念的人,对早中晚的进食时间点都有严格的规定,即使是在旅途里也同样必须实行。

“我要去餐厅吃点东西,您累了,就请坐在这里吧。”

“太感谢了,您在哪一站下车?”

“大概还有一两个小时吧,你随便坐,我打算去餐厅喝一点。”

说完,隋想就单手挎起了背包,径直走出了这节车厢。

他走进十一号车厢,选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点了一个凉拌菜,和几个卤味,又点了一碗面,当然还叫了青岛啤酒与劲酒。他不紧不慢地开始自斟自饮起来。不一会儿酒精开始发挥作用,感觉全身一下子完全松懈了,直到酒全都喝完,那碗面依旧没什么动静,他只喝了一点面汤,然后就匆匆结账走出了车厢。

他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已经被挤压变皱的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边慢慢悠悠地向吸烟室走着。

“您好,能借个火吗?”一个身穿套装的中年女人说道。

“没问题,不过,还是到吸烟的那节车厢再点吧。”隋想有所顾虑地把烟从嘴唇里取了下来。

“恩,好。你刚喝了酒?”

“是啊,看来我的呼吸里已经有酒精挥发的味道了。”

“恩,不过并不是惹人讨厌的味道。”

隋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样的对话,只好低着头继续往前走着。

“喏,你先点。”隋想把打火机递给那女人。

“谢谢。”中年女人随即准备掏出烟来,可上下搜索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掏出来。“不好意思,我可能除了借火之外,还得借根烟。”

“没关系,不过我抽的不是女士常抽混合型,你可以吗?”

“当然,我也从来不抽混合型的。”隋想把烟盒送到她面前,让她自己抽出来。

隋想也点上,眼神不自主地飘向窗外。

“你哪站下?”中年女人问,好像在火车上闲聊,这一句都是最容易也是最必要的开场白。不分男女老少,只要搭话都要先说这一句。

“下一站应该就是了,应该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吧。”

“喔,这样啊。”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还要在火车上呆一夜,我还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聊天的人了呢。”

“哈哈,聊天的人,你找错人了,我不擅长聊天的。”

“不擅长才好,出门在外,遇到擅长聊天的人才是危险呢。”

“恩...大概是吧”

隋想显然是真的不擅长聊天,没几句就沉默下来。

“喂,你在想什么呢?”女人掸了掸烟灰。

“没想什么。”隋想吐了一口烟。

“年轻人总是爱幻想自己是忧郁的人”

“我可不是。”

“别着急否认,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每个人必经的阶段,我年轻时候也这样,成天幻想自己的人生是悲剧的属性,稍不留神就会与内心的自己探讨生死轮回的意义。不过那段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年纪稍微上来一点,再忧伤的少年都会变回一个个最平凡最普通的人。当然也有一辈子都沉溺在忧伤幻想里的人的,要么是天生的疯子,要么就是天才的艺术家。”

“你年轻的时候?你现在也不老吧。”

“瞧,还说你不擅长说话,你这句话可是很让人高兴呢,特别是女人,特别是我这样的老女人。”

“老女人?”

“恩,我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

“实在看不出来。”

“哈哈,不用嘴这么甜的。”

隋想挠了挠脑袋,又沉默下来,隋想说的是实话,他实在没看出来这是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女人,或者是她的套装给她加了分,减了年纪。一身浅灰色的套装,下半身不是裙子,而是西装短裤,裤腿边落在膝盖上一点点,刚刚好。不显得轻浮,也不会太拘谨严肃。

“你是在看我的腿吗?”女人说。

“哦不,其实,是的,我是很奇怪,怎么会有人穿着职业套装来挤火车呢?”

“我也是没办法,上火车之前,我背着包去上洗手间,结果洗手间里挂包的钩子突然就断了,包就掉在了地上,你知道的,那地上都是水渍,没办法我只好选择丢弃它了。”

“这样啊,可难道你是打算到火车上再换衣服的吗?”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我都是买上铺的票的,躲在被子里换,没人会发觉。”

“挺厉害的”

隋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女人在火车上换衣服的情景,又迅速打消了这画面。

“抽完了,走吧。”女人说。

“恩” 

没走几步女人回头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没这个必要吧。”

“恩,也是,那就再见啦。”

隋想往自己车厢的方向没走几步又折回来。

“喂,这烟和打火机都留给你,我一会儿就下车了,你还要在火车上熬一夜呢。”

“不用了,我一个女人,借个火,借个烟,还是没问题的。”

“不,还是不要再跟别人借了,拿着。”

隋想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强硬,

俨然在刹那之间变成了一个大男人的形象。

虽然那年隋想才二十一岁。

隋想回到座位,刚刚那人已经在座位上睡着了,隋想没有打算叫醒,他怀疑,那人要么是太累真的睡着了,要么是故意装睡,如果是前者,隋想不忍心叫醒,如果是后者,隋想就更懒得搭理了。他尽量不去与其他乘客的目光有所接触,他知道周围人的目光里都投射出一种善意的嘲笑——“看吧,吃亏了吧,出门在外的善意,都是多余的。”

四十分钟之后隋想下车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想和你谈谈花花世界

  

下一篇:同行

  

本文标题:借火[完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8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