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孤独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更新至十一朵玫瑰)

孤独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更新至十一朵玫瑰)

作者:短痛少年 2016-02-08 11:02 来源:短痛少年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选自即将出版的小说集《孤独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原小说名:《不详之人》 1.我们总错以为未来是条看不到尽头的路其实回忆才是。
选自即将出版的小说集《孤独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

原小说名:《不详之人》 

1.

我们总错以为未来是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其实回忆才是。

而活着 就是 走上了一条 不断创造记忆 又不断修正记忆 最终留下虚假记忆的路。

我猜我的诞生大概就是人类的一个玩笑,我无法正确的维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法从某种关系里对照出本该属于我的存在坐标,在我还年幼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某种奇异的恐慌感。我害怕父母的笑声与沉默,甚至只是最平常的谈话,我都能从只言片语里找到他们细微表情背后的真实意味。

我也渴望过家人合乐的情景,彼此之间没有隔阂与讥讽,没有期望与失望。但这样的想法在我长大成人以前就破碎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无比害怕家人开门与关门的声响。开门的那一瞬间,钥匙插进钥匙孔的细微动作会导致我整个世界的动荡,内心无法安宁,我知道一场或沉默或带着讥讽笑声的晚餐又要开始了。那像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深渊。当然,这种深渊并不是无底洞,只要我的父亲酒足饭饱,离开餐桌,我的心就会安定下来。我用最快的速度吃完碗里的饭菜,或是趁父亲上厕所或转身回房抽烟的间隙偷偷把饭菜倒掉,这种行为让我有一种堪比死亡的快感。但其实死亡的快感又是什么呢,对于死亡我一无所知。

关门的瞬间更是异常可怕,关门声响的大小,决定了我这一天的情绪。声音太小,我会觉得父母是冷漠而失望的,声音太大,我会觉得他们关门的动作里跳动着愤怒与蔑视。我的整个童年都是通过关门声音的大小来与我本该最亲密的家人沟通的。

我从来都不会接电话。我不记得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我无法接听任何电话,而且很少会开启响铃模式,大多数时候我的手机是完全静音的。有时候看见手机屏幕亮了,我的心就开始惶恐不安,就好像自己是欠了千百万的高利贷,无法偿还且性命堪忧的潦倒中年大叔。通常我会默默地把手机放在一边,如果是在公共场合我会若无其事的放回口袋里。我身边的朋友都熟知我这种近乎于病态的习惯。所以无关紧要的事情都不会打电话,有急事会先发几条信息告知需要沟通的内容或所办事项。陌生号码是断然不会接听的。但我偶尔会回拨,我像是一个窃听者一样在电话这一头小心翼翼地发出最浅的呼吸声,等待对方说一声“喂”然后就立刻挂断。那像是一种奇妙的游戏,一种终于鼓起勇气打扰别人的冒险旅程。

没错,对我来说打扰别人是需要勇气的。但其实,打扰家人也是需要勇气的,抱歉,我一开始就说谎了,我并非不记得害怕电话的原因,只是不愿再提起那段忐忑的童年,据说,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在外混得风生水起,夜夜笙歌。很快,我的母亲就成为了全职主妇,每天她与父亲的联系都建立在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回来一起吃晚餐这件小事上,但换来的多数回答都是极其不客气的“你真烦”“不回来”“在谈事”之类的固定答案。久而久之,母亲决定要改变策略,电话由我来打,母亲以为,父亲再如何不耐烦也不至于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乱发一通没有缘由的火。也因此每日晚餐前的问候电话变成了我每天放学后的硬任务。虽然偶尔还是会听到父亲在电话另一头说“我就在家门口啦,快开门啊傻小子。”这样充斥着幸福感的回答。但大多数时候我在听筒里接收到的总是“你们先吃,晚点回来。”的冷淡语气。

在那段时间里,我与母亲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们似乎站到了同一战线,成为了祈祷父亲大人早些回家的同盟军,但那样的关系只出现了短暂的一阵子,可害怕电话声,拒绝接听电话这种怪异的行为却成了我一辈子的习惯,或者用‘条件反射’来形容更加准确。

2.

五岁的时候,母亲带我去电视台面试,当时电视台正在招收一批在电视里唱歌跳舞做游戏的儿童,母亲显然对自己的基因很有信心,于是连哄带骗把我送进了面试的房间。电视台的编导和一些工作人员开始上下打量我。不一会儿我就被工作人员带进了更隐蔽的房间,并且与母亲隔离。编导告诉母亲,需要看看孩子在脱离父母后的表现,若无异常就可以通过面试。

几个男男女女,看了看我,又问了我几个类似于测试基本智商的问题“你几岁,是哪里人,家里总共几个人”我一律带着礼貌性的微笑回答。之后,只留下了一个中年男人继续面试我。他拿起烟盒,摸出一根纸烟,正要点上又看了看我,无奈地收了起来。“你会什么特别的才艺吗?”我胸有成竹地答“诗歌”他露出虚伪的好奇表情,我能感觉到那表情的背后是深深的轻蔑与讥笑。“那你开始背诗吧。”“叔叔,我不背,我只会表演诗歌”显然我这句话让他颇感意外。“表演?那就表演吧”他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真正的好奇,但尾音里仍旧夹杂了低沉的讥笑。

我对他摆了摆手,然后就走出了那个令我不适的房间。

“等等,你给我回来,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混进天堂(更新至15)

  

下一篇:最好不过无意义

  

本文标题:孤独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更新至十一朵玫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7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