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步步梦归程(短篇完结)

步步梦归程(短篇完结)

作者: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 2016-02-08 11:01 来源: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上篇*拓跋皿初见时,正是她的百日宴,父王拉着他,指着襁褓中粉嫩嫩的小婴儿,笑得眯起了微醺的醉眼:“小七,这是你的小妹妹,嫣儿。”他看着她安
上篇*拓跋皿

初见时,正是她的百日宴,父王拉着他,指着襁褓中粉嫩嫩的小婴儿,笑得眯起了微醺的醉眼:“小七,这是你的小妹妹,嫣儿。

”他看着她安然乖巧的睡颜,心下一片柔软,嫣儿,嫣儿,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书里怎么说的来着,唔,巧笑嫣然。

我是拓跋一族的皇子,拓跋皿。我出生时,父王已有六子,皇储已定,父王自是不会把我当做继承人去培养,只希望我可以安分守己,做一个宽厚仁爱的皇子就好。就如他为我取的名字:皿者,器也,盈虚自持,有容乃大。

太子整日与父王一同理政,二皇兄和四皇兄善用兵,三皇兄和五皇兄善谋略,而与我年龄最相近的六皇兄,是个痴儿,每日缠着自己的母妃:“娘亲,旭儿想见父王,父王在哪里啊娘亲?”沙哑的童声回荡在冷宫内外,唯独传不到父王的寝宫里去。嫣儿每次听到都会捂着耳朵,气恼地拉着我离开。

没错,嫣儿便是我最小的皇妹,不到一岁就被送到西秦做质子,在她七岁时,父王耐不住郦妃每日每夜的低泣哀求,用十五座城池换回了她。我在交接仪式上将她抱回了皇宫,从此她便一直厮混在我的身边。

琴棋书画,游园看戏,一样也没落下。

而我,拓跋族的七殿下,自是没有辜负父王的【期望】。太子在焦头烂额地看奏折时,我在别院里闲敲棋子,二皇兄顶着烈日练兵时,我抬手拂去怀里歌姬肩上的落花,三皇兄在朝堂上献计献策时,我正看着民间新出折子戏,台上的戏子娇容半掩,唱腔婉转:“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为此,父王并未多言,而四皇兄常常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你这幅德行,放到民间,活脱脱就是个纨绔。”我挑了挑眉,胸前描金的扇子徐徐地摇:“就是不在民间,我也是个纨绔。

” 四皇兄怒气冲冲地离开,我看着地上沾着茶渍的碎瓷,只道可惜。嫣儿拉着我的袖子,闷闷地问:“哥,什么是纨绔?”我笑着将她揽在怀里,:“纨绔就是游园看戏,吃茶赏花,有酒盈樽,有伊在怀。”嫣儿若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哦,那本公主也是个纨绔。”

可惜,这种逍遥的日子没有过太久。

我十七岁那年,西秦兵临城下,战火纷飞。皇兄们一个个倒在战场上,鲜血染红了拓跋的土地,但没有阻止秦军进犯的步伐。每天夜里,苍凉悲壮的军歌和角声回荡在拓跋的天宇,哀悼着白天逝去的英魂。直到一天夜里,我在战马的嘶鸣声中惊醒。

父王一脸慌张地将我推上马车,吩咐着影卫一路守护。父王攥住我的右手,声音哽咽生涩:“皿儿,从此以后,你便是我拓跋的王,拓跋的子民等待着你的归来。”话音未落,便听到有人大喊着:“秦军破城了——”父王身形一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冲入了火光中。

马车并未将我送往安全之地,而是将我带到了秦国的地牢中。

我庆幸自己在马车上吞下了父王交给我的地图。秦军搜寻未果,逼供之时,剜去了我的双眼。眼球剥离时的钝痛将我拉入了黑暗的深渊。不知几日后,我在潮湿的地牢中苏醒。

意识混沌中,闻到了嫣儿身上惯有的栀子花香,她扑到了我的怀中,一遍遍地唤着我。我在她的搀扶下,一点一点起身,我伸手,摩挲着她的额头,自嘲地笑道:“少司命大人,我倒是不知道,您居然这么喜欢兄妹游戏。”

怀里的人停止了抽泣,依旧是熟悉的声音,却让我如坠冰窟:“七殿下好眼力,我以为你会陪我玩的更久些。”

我苦笑道:“我也觉得自己或许可以陪您玩的更久些,只可惜,您是少司命大人,而我已不是拓跋的纨绔殿下。

亡国之徒的命总是比常人短些。况且,您要我死,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活下去。”

你一定不知道,少司命,十三岁时在交接仪式上你扑到我怀里时,我就已经知道,你不是我的小皇妹。只是,你当时的眼眸里的泪光太纯净,让我压下了心中的不安,我想,假的又怎样呢?嫣儿的身体本就不好,就算没有被送出国,也会死于风寒。

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身边,我便当你是真的拓跋嫣儿。但是,我没想到,你把棋局下的这样周密,将我不动声色地围困在自己设置的堡垒里。你步步为营,而我万劫不复。

少司命笑了许久,声线喑哑道:“哥,你信么,我想让你活下去。

我感到胸口插入的那柄匕首又被用力顶入,温热的液体汩汩地流出,意识一点一点地剥离肉体,我勾起嘴角,用最后一点气力附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若知道你是少司命,那天的交接仪式上我就会杀了你。”

呵,若知道你会让我赔上一个拓跋,当初我怎会将信任轻易交付于你。当初当初,悔不当初,我终是因你负了拓跋的天下

下篇*少司命

她没想到自己会遇到他,更没想到会爱上他。那一年的邶都飞花漫天,他一袭白衣曳地,衣袂轻扬,眉目温软,怀里清浅的草木香气萦绕在她的鼻尖。

他说:“嫣儿,我们回家。”

笙箫残梦里,温存桃花碎如雨。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少司命不过是暗部对我的称号,而有过这个称号的人们全都死了。那一日,当我握着短剑浑身鲜血从监牢里爬出来时,大司命就站在我的面前。

他俯身捏起我的下巴,深如寒潭的瞳仁里倒映着我如死人一般苍白的脸色。

他说:“你会是最好的少司命。”

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了那个拓跋的质子,然后替代她。她叫拓跋嫣儿,是个爱笑的小姑娘。

她在死前正背对着我,指着满树的桃花,笑意盈盈:“思思你看,我就说后院里的桃花比别院里的漂亮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用手里的剑贯穿了她的身体,沾了血的落花红的艳丽而妖冶。

之后,我便顺理成章地作为拓跋嫣儿被送入拓跋。交接仪式上,那位拓跋的七殿下将我抱在怀里,笑里像是融进了三月的暖阳:“嫣儿,我是你的小哥哥。”

他是拓跋皿,拓跋王的小儿子。

拓跋王的儿子们都是文韬武略的英才,唯有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他每日带着我游园看戏,赏花吃茶,对宫中之事毫不过问。

我看着他抬手悠然地在棋盘落下一子;我看着他醉眼朦胧地倒在舞姬怀里;我看着他笑意温润,身姿翩然,落笔勾勒一抹霞光;我看着他修长干净的手指抚过琴弦,眼眸如沾染了日月清辉的星辰,声音轻浅悦耳:“嫣儿,你想听什么?”

那日,我与他在院里听着新出的折子戏,他意外地沉默。直到一出戏结束,他才侧身看我,眼里是我熟悉的笑意:“嫣儿,你喜欢小哥哥么?”

我扑到他的怀里,搂住他的脖颈,嘴角上扬,附在他耳边欢喜道:“当然喜欢,最喜欢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卿卿子衿(梁州篇完结)

  

下一篇:雀斑诗 2

  

本文标题:步步梦归程(短篇完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