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卿卿子衿(梁州篇完结)

卿卿子衿(梁州篇完结)

作者: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 2016-02-08 11:01 来源: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第一章其墨盯着亭柱上繁复的纹路,昏昏欲睡,私下里不知打了多少个哈欠,而身旁的公子,依旧含笑轻抿着杯中的清酒,对着侃侃而谈了近一个时辰的张少
第一章

其墨盯着亭柱上繁复的纹路 ,昏昏欲睡,私下里不知打了多少个哈欠,而身旁的公子,依旧含笑轻抿着杯中的清酒,对着侃侃而谈了近一个时辰的张少,没有显出一点儿兴致缺缺的意思。

那份翩翩有礼的气度和风华绝代的样貌让身侧的婢女和侍妾频频侧目,硬是将这场夜宴里奢华糜烂的气息消去了大半,连乐师也将曲目换成了清悠的渔舟唱晚,应景地添了几分雅趣。

其墨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自家公子平日里的性子他是清楚的,面上总是一副温润如玉的君子模样,但是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邀约,向来都是委婉推辞或者干脆无视掉。像张维晔这种纨绔子弟的宴约,往日总是自己帮公子推拒了的,然而,这一次,还未等他把帖子呈上去,他家陆少爷就已经吩咐方伯备好车马,俨然是要去赴宴的意思。

其墨呆愣了一瞬,才把丢到灰堆里的帖子扒拉了出来,搽拭干净,跟着公子到了张少府上,一站就站了两个时辰。看着张少的嘴一张一合,唉,恐怕又要多站一个时辰了。

陆九方抚着杯沿,白玉杯冰凉细腻的纹理在指尖缠绕。张家的花园修得极尽奢华,一派贵气。

特别是在暮色四合的此时,烟笼寒水月笼纱,轻风拂过,满池的清荷微澜漾漾,再加上耳边悠扬的古曲,如临仙境。只可惜……他望着眼前喋喋不休的张少,只觉得浪费了如此良辰美景。目光穿过张维晔,游离在他身后的书阁门前,揉了揉额角,这丫头,都进去半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心里暗暗磨牙霍霍:好样的,花绍卿,一会儿再收拾你。

陆九方的目光收回到对桌的少爷身上,言笑晏晏:“听闻张少对茶经颇有心得,不知能否赐教一二?”其墨一听,心中涕泗横流,默默地挪了挪僵直的双腿。果然,张少爷对此颇为受用,用茶水润了润嗓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侃侃而谈……

张府书阁。

一番翻箱倒柜,地上,桌上一片狼藉。花绍卿找了许久,急得直跳脚,也没见到账本的半个影子。

眼看夜宴就要结束了,她咬了咬牙。记得鸣玉师叔说过,秘密都藏在最隐秘的地方。但是她把整个书阁的角角落落都翻遍了,在所谓隐秘的地方只找到了几本春宫图,一副写的歪歪扭扭的字帖,想必是这张少儿时不齿之物。这算什么狗屁秘密。

花绍卿恼怒不过,回身一脚踹翻了一旁的书柜。啪嗒一声,随着柜子散架,木板横飞之中,一卷卷白纸铺散而下……

看着青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陆九方按了按额角,嘴角笑意加深,打断了张少兴致勃勃的“赐教”:“天色已晚,我就不叨扰公子休息了,其墨,我们走吧。”说着,便拂袖离去,张少惊异于着突然的转折,正要上前挽留几句,被那个名叫其墨的侍从冷冷的眸色硬生生地逼回了脚步。而眼睛仍痴痴地盯着白衣公子渐远的背影,迟迟不肯挪开。

一上马车,陆九方就褪下刚才温润的模样,眉宇间隐隐含着怒气。车厢里的人不由得往窗口挪了挪。

“没想到花小姐如此侠肝义胆,在今日夜闯虎狼之地,不顾自己身家性命,为一方百姓除暴安良。陆某真是佩服佩服。

花绍卿拿到了账本,心里舒爽的很,没听出陆少爷话中的责难,摇了摇手里的几卷薄纸:“哪里哪里,怎比得上陆公子不惜出卖色相,为朋友两肋插刀,妾身自愧不如。”她回想起喜好男色的张少对着陆九方两眼发光的样子,憋笑憋得很辛苦。

陆九方暗自咬了咬牙,面上嘴角上扬:“不过,这件大大的善事如若让花太傅知道,想必也‘颇感欣慰吧’吧?”

若是让家里的老头知道,花绍卿打了个寒噤,想到一个月的禁闭,幽深闹鬼的古寺里……绝对不可以让爹知道今天的事。花绍卿哭丧着脸,声音变得软软糯糯:“陆公子的恩情,妾身来日定当涌泉以报,只希望,今天的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

”伸出手,示弱地拽了拽陆九方的衣袖。

陆少爷一手支着下巴,笑得如沐春风,:“那是自然,不过‘来日’倒不必了。”

对面的少女疑惑地抬头。

“下个月我要去梁州,卿卿,我会带上你的。

”清朗的声音温润好听。

呃,梁州?

——————未完待续

第二章

“之后呢?”

“之后的事情可是凄惨地很,吴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连那个不足满月的孩子都被溺死在后院的井里,啧啧,还有……”

角落里的人瑟缩了一下,颤颤道:“时候不……不早了,陆,呃,公子,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

合上折扇,陆九方斜了一眼拽着自己袖子的那只手,指尖攥得发白,唔,看来吓得不轻。起身,拱手笑道:“我这小童的胆子小的很,被这些子骇人的事吓得恐怕几夜也睡不了安稳觉,天色将晚,陆某先走一步,来日再叙。

”掀起帘子,走出了茶馆。

众人闹哄哄的笑声还在耳边绕着,前面的人走得不稳,时急时缓,唔,看来气得不轻。陆九方脚步顿了顿,伸手拉住了他,“卿卿,晚上想吃什么,我听说……”“我不饿!”“梁州的白玉糕?”“不吃!”“邢记肉粥?”“……好。”

在美食的感召下,花绍卿果断弃暗投明,从善如流地被陆某人拉进了酒楼。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花绍卿的心情好了不少,餍足地伸了个懒腰,趴在桌子上。扮男装就这点好处,行动随意。

“陆公子,茶馆那些人所说,有几分是真的?”

“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夹起一筷子青菜,“之前我让其墨查到的那些,比起这些坊间流传的,要血腥的多。

“那凶手,岂不是比厉鬼还要狠厉无情?”花绍卿心里有些抖,

“至少,他,或者说他们,要比厉鬼更聪明些。”陆九方轻轻吹开茶沫,茗了一口。

“那……你准备怎么办?”

“见机行事。”他转头看向窗外,眼底映着橘色的灯火。

暖风阵阵,花影摇曳。楼下商贩的吆喝声,歌姬的轻吟声混在一起,叫人辨不出方向。街上人潮如涌,有赶路的异客,也有归家的游子,最多的还是闲逛夜市的乡民。

就好像几日前的吴府惨案,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心甜蜜的陷阱(冰砂塘系列)

  

下一篇:步步梦归程(短篇完结)

  

本文标题:卿卿子衿(梁州篇完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