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闲来无事的冥府*孟婆篇

闲来无事的冥府*孟婆篇

作者: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 2016-02-08 11:01 来源: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孟婆自小就是个敦敏的才女。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能作画,九岁解术数。只可惜开慧的太早,还未过豆蔻之年便有些看破红尘的意思,心里只放得下
孟婆自小就是个敦敏的才女。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能作画,九岁解术数。只可惜开慧的太早,还未过豆蔻之年便有些看破红尘的意思,心里只放得下芸芸众生,却放不下邻家少年的殷殷爱慕。就那么读书写字吃茶赏花,稳妥规矩地走过了一辈子。连天帝都有些可怜她这般无趣的人生,免去了她六道轮回之苦,在冥府给她封了个阴司当。

胡子拉碴的阎王爷看着跪在殿前的孟婆,觉得非常非常头疼。冥府往来都是冤魂恶鬼什么的,要一个弱女子有何用。天帝那个老匹夫,自己享受着广布恩泽的美名,把什么糟心事都推给了下属,真真的尸位素餐。阎王叹了口气,转而笑呵呵地开口道:“姑娘的事儿我也有所耳闻,不知姑娘想在这府里做些什么差事,本王好替姑娘安排安排。”

孟婆在人间其他正事没做,书倒是读了不少。奈何只是女儿身,什么凌云壮志都得憋在心里,一憋就是一辈子。今儿听阎王这么一问,孟婆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抒解的通路。只见她盈盈一拜,抬起头,字字铿锵道:“身卑未敢忘忧民,愿为天下一杯羹。”大意是道明自己虽然身份低贱,但也想尽一己之力,祈福于万民。

语罢,在长久的静默之中,孟婆在阎王的眼里看到了惊叹和赞赏。然而,那种难得知己的欣喜在小厮呈上的锅碗瓢盆后泯灭得一干二净。

孟婆僵硬地问道:“这是……”

阎王的捋顺了自己七仰八叉的胡子,而后抚掌笑道:“既然姑娘有此凌云壮志,别说一杯羹了,千千万万杯都可以。这黄泉路上,奈何桥前的吃食茶水之类的,都有劳姑娘了。”

就这样,文艺青年成为了冥府第一个有着凌云壮志的厨子。孟婆忧郁地往锅里加了一把葱花,忧郁地看着眼前站了半响的美青年,忧郁地轻启玉口道:

“给我递一下勺。”

“我不是说不要葱花和香菜的么”美青年皱眉看着碗里青翠欲滴的葱管和香菜梗。

孟婆静默地盯被推回来的汤碗,觉得心里充满的哀愁与愤懑,文艺青年的哀愁不是普通的哀愁,是缠绵婉转的吟唱 “ 一条路,叫黄泉,布满哀伤;一条河,名忘川,流溢凄凉;一碗汤,不过葱花香菜,怎料徒有情长,你……”

“得得得,我喝还不行嘛-_-||”美青年迅速端起碗,吹了吹漂在上层的配料,咬咬牙,一口闷了下去。

和往常一样呲牙咧嘴了好久,才缓过劲儿来。香菜的味道还是不能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青年在心里默默咆哮了一会儿,整顿了一下略显僵硬的面部,尔后对着灶台边的孟婆温柔笑道:“很好喝。”一本满足的表情真的非常非常自然。

阎王共十三个儿子,即十三罗煞,前六子分别掌管六道轮回,后七子执行任务,经常被阎王投胎到人间。而美青年就是阎王的最小的儿子,闽或。今儿刚从人间回来,拜完了父亲便直奔着奈何桥去找孟婆。然后……就被灌下了一碗香菜汤。

心里的悲伤真的不能再多。

用茶水漱了漱口,闽或从怀里掏出了本装帧浮夸的书放在了桌上。

“喏,给你带的。。”

孟婆的手指抚过有些折痕的书角, 心里藏了许久的相思,在看到 封面上“夜璃晓凉君”几个字后,满满的像是要溢出来了。

“他还好么?”

“你说那个小白脸?我去的时候他还在床上躺着,连句话也说不清楚。估计再过几天,你就能见着他了。”闽或看着她呆愣的样子,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一点儿也不痛快。他拂了拂袖子起身,临走前留了张帖子。

“后天是我的生辰,有空就来凑个热闹吧。”

后篇

帖子上的烫金字体和锦红纹路闪闪发光,噫,敢不敢再俗气一点儿。生辰宴什么的,光想想宴上那群五大三粗的文盲喝酒吃肉的样子,孟婆就觉着要自己要被鸡皮疙瘩给淹了。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婉拒,就见闽或头也不回地走了,黑色的袍袖猎猎生风,一会儿便没了影。孟婆怔了怔,平日不是总要赖到收摊的么,今儿倒是走的挺快。没了那人东扯西扯的聒噪,本来就没多少往来的摊子显得冷清了许多。这种时候的文艺青年,正需要一本书来打发时间 。孟婆盯着书面的名字挪不开眼,关于人世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帘。

孟婆在人间安稳地度过了四十五个春秋,日日如一竟也不觉得无趣。大概生来便是冷淡的性子,对于情爱更没什么缠绵的思量。隔壁的柳柳对锦衣公子趋之若鹜时,她在竹苑里采露吃茶;对门的依依与翻墙少年卿卿我我时,她在书房里一笔一画;就连街头的寡妇和落魄王爷梅开二度时,她还在棋馆同夫子对弈厮杀。就这样的孟婆凭着自己不落凡尘的清高气质,一路势不可挡地绕过了来势汹汹的漫天桃花。可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清高如孟婆,也曾动过一次凡心。虽只那么颤了两颤,但还是在心里留了念想。

那日书房的画纸告罄,窗外的天儿又好的不像话,孟婆就想着要去街市上走一走。谁知半路便遇着了瓢泼大雨将她浇了个清透,孟婆只得在近旁当铺的房檐下等着雨停。若是在话本子里,此处就该有一把印花的素纸骨伞罩在她的头顶,回身便是一位言笑晏晏的青衫少年。而她恰好都遇上了。只可惜她不是话本子里那个娇羞可人的小姐,她是不落凡尘的孟婆。没有你侬我侬的推拒,只是道了声谢便和少年并行于伞下,氛围坦荡到不忍直视。在巷口的拐角处,少年忽然笑着开口问道:“姑娘刚刚是不是在想着那句’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心思被猜中的惊异配着眼中少年嘴角恰到好处的弧度,让孟婆硬生生地红了脸,一直到了家门口也没多看少年一眼,就匆匆告别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只知道少年写过些东西,笔名是“夜璃晓凉君”。至于他的本名没有问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从那以后,孟婆的书房里就渐渐多了些装帧花里胡哨的书,本本的书页上都写着“夜璃晓凉君”。

之后便是闲听花开花落,坐看云卷云舒的寂寥余生。其实也算不上寂寥,只是总觉有遗憾在心底挠着,久而久之就成了在人世里空落落的牵绊。

收摊子的时候,孟婆把帖子和书都一并带了回去。书是要好好收着的,至于帖子得赶着后天给退回去。她心里盘算好婉拒的说辞后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次日出摊的时候,缠人的闽或破天荒地一直到快要收工时都没来。孟婆捏着帖子的指尖发白,咬牙切齿地看着蔫了半盆的香菜,想着干脆把帖子让小厮带过去还给他得了。但一记起那天他气鼓鼓离开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儿开不了口。算了,去就去,又不会少块肉,大不了喝杯茶就走。想着想着便入了神,直到面前的人叩了叩桌子,她才抬头望了过去,入眼的竟是在人世时心心念念的少年。

青衫素簪,眉目温润,嘴角的弧度仍是恰到好处。

闽或来时眼里便是两人言笑晏晏的模样。他在离他们不远的墙角烦躁地踱着步子,鞋底都快磨平时终于决定半路杀过去。结果刚抬脚,就见那个小白脸喝掉了桌上的汤便向着奈何桥去了。然后孟婆就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眼刀凌厉,飒飒生风。

闽或耷拉着脑袋走到孟婆面前,声音没了平日的底气:“你不跟着他去么?”

“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走?”

“我爹说只要你愿意,便可重回人世修行。你……你本来就心许于他,只要在人世待着,不就能一直陪他了么?”

“说的也是,”孟婆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随即拿出了灶台上的一包点心,作势转身要走“那我这就把他追回来,给他吃了这包点心让他记起我,这样我就……”

话未说完,只觉手下一轻,回头便见闽或的两颊鼓鼓地塞着点心,噎的说话直打嗝:“不许……嗝……走,你还要来……嗝……我的……嗝生辰宴。”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眼前脸红着蒙头找水喝的家伙,她想起自己初来冥府时领路的那个叽叽喳喳的闽或,想起帮自己刷碗时弄得全身都是水渍的闽或,她想起看了自己写了首白衣故人赋后穿了一个月白衣的闽或,还有在喝香菜汤时呲牙咧嘴的闽或。

她忽然拉住了他的袖子,在他怔愣之间踮起脚亲了亲他鼓鼓的脸颊

“我没那么喜欢他,我更不会和他走的。因为,他又不是你。”

亲一个打嗝的家伙一点儿也不文艺啊啊啊,孟婆非常非常嫌弃地看了一眼已经石化的某人,掀起帘子正准备去后厨时,被后知后觉的某人拦腰抱住:“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要是对着罗煞毁约,我就……”

“就如何?”

闽或呆呆地看着她眼底清亮的笑意,一时竟想不出狠话,咬咬牙便红着脸吻了上去。

老阎王在墙角喜不自胜地抚着胡子,觉得自己今天没有辜负蹲麻了的腿脚。他抖了抖眉毛,拍拍身边面瘫判官的肩膀道“过几日你去人间的时候就带几件小孩的衣服,都给老夫的孙子备着哈哈哈哈哈哈。”

不料声音大了些,遭到了某两只羞红而狠厉的眼刀秒杀。老阎王二话不说立即拉着下属捂脸奔逃……

真的是非常非常丢脸,诸位客官若非闲的发慌,切勿随意模仿⊙▽⊙

(闲来无事的冥府*孟婆篇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喜欢你不喜欢我

  

下一篇:这是我想你时的天空

  

本文标题:闲来无事的冥府*孟婆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6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