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宫图

春宫图

作者: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 2016-02-08 11:01 来源:江湖人称玉面小郎中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画师宋祁(上)红纱暖帐,绮罗琳琅;莺歌燕舞,流连将相。如此烧银子的配置,全京城别无二家。锦绣阁。一家连老鼠窝都是檀木原装的美
1. 画师宋祁(上)

红纱暖帐,绮罗琳琅;

莺歌燕舞,流连将相。

如此烧银子的配置,全京城别无二家。

锦绣阁。

一家连老鼠窝都是檀木原装的美人温柔乡。

身为京城商业五百强中佼佼者最近也闹起了赤字危机。银子什么赚起来如流水但花起来却似银河落九天——入不敷出什么的简直不能更绝望。

姑娘们的花销是禁不了的,头牌小公举们个个说都说不得,餐桌上少了一片香菜叶都要闹着不接客,何况是不让她们添置当季新衣,那绝对是要上吊走起绝不腿软的。

新任老鸨强忍着泪水合上了负债累累的账本,开始考虑是不是该转业去隔壁卖小笼包——虽然没有两险一金但至少填饱肚子无压力。于是,他怀着悲桑的心情,翻开了刚刚从烧锅炉大爷那里借来的小黄书。

书的内容很无趣,重要情节描写的极其生硬,一看就是新手执笔,唉,白瞎了那几个铜板。老鸨不开心地随意翻了翻后续,突然瞥见了一张惊为天人的插图。

书页上的美人眼波流转,腰肢细软,怎一个“媚”字了得。

老鸨啧啧几声,能把书里描写的那位“膀大腰圆,面如乳猪”的女主画得如此玲珑可爱的画师,其想象力之丰富,笔法之华丽,真真称得上世外高人。

若是,让他为院里的姑娘们画宣传画呢?

那一定相当相当有卖点啊!!!!

老鸨二话不说立马四处打听起这位画师。没过几日便从一位书商那里求得了那位高人的赴约。

——————

院里头牌绿萝懒洋洋地倚在床头嗑瓜子。听说新来的老鸨请了位厉害的画师,哼,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个画春宫图的下里巴人。图里画的还能有本人好看,还说她浪费银子,用钱请那种画师才是浪费吧。

正思量着过后怎么损损那位啰里巴嗦老鸨,屋外便有了来人的动静。

珠帘轻卷,语随人入,声色清润如鸣玉。

“在下画师宋祁,叨扰姑娘了”

一袭白衣素里,更显得雪肤墨发,眉目温软,真真称得上是公子如玉。

绿萝甚至觉得他长的比自己还要耐看。

她看着那位名唤宋祁的画师落座,斟茶,摊纸,起笔。恍惚间竟觉得如梦一般。那么干净清秀的美人,居然能出现在自己的卧房,那双点漆般的眸子,就那样含笑地看着自己。绿萝觉得自己快要沉醉在眼前的光景里了。

所谓春心荡漾,大抵如此。

一炷香还未燃尽,宋祁便收了笔。一旁的老鸨如获珍宝般揽起画纸,盯着画中美人,不禁啧啧称奇。这一般的春宫图,都是以看谁露肉多取胜的。而自己眼前的这幅,美人全身上下哪里有半点春光。可那眼中依依怯怯的潋滟水光,那绿纱里不堪一握的细软腰肢,真真能吸了看画人魂儿去。

这种含苞欲放不放的美人,是最能激起男人们嗜虐般的占有欲。老鸨满意地拿出了准备好的银票,想想又加了两张——像这种难得一见的高人,总该好好笼络才是。只是,看着画师的那张清俊的脸,巧舌如簧的老鸨也总有些发挥失常。等他回过神来,屋里哪里还有画师的影子,空留一张墨迹未干的美人凭栏,留白处的题字清隽有力:

“人比黄花瘦”

————

花棠气冲冲地瞪了一眼锦绣阁里那一众拼命向窗外伸脖子的姑娘们。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扭了你们的脖子。哼,就你们那些胭脂俗粉,真是脏了我家公子的眼。她急急拽着自家公子的手腕,迅速上了马车,真真不能便宜了她们半眼(゚Д゚)ノ

花棠看着悠悠数着银票的公子,不由得嗔怒道:“又不是缺银子,公子你干嘛要去那种地方。看那些浪荡妇人看着公子的眼神,我真想把她们的眼睛连筋带肉都给剜下来。”

宋祁嫌弃地用卷起的银票敲了敲撂着狠话的少女,“这世上哪有什么不缺银子的时候,况且,老头子也差不多快咽气了,若不多攒点银子。这一断了那里的供养,咱们还不得去喝西北风了。”

花棠哼了声:“她们倒是敢这么做,也不怕……”

宋祁笑着打断了她:“她们有什么不敢的,族谱上可没有我的名字。”

花棠咬了咬牙:“可那褚……不是说着要保公子一世的么,公子难道不信他么?”

宋祁大笑着倒在了少女怀里:“我只信银子和棠棠你做的糖醋鱼,不如我们今天开开荤吧⊙ω⊙”

啊啊啊啊啊啊啊又被绕过了重点,花棠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那双清亮含笑的眸子。

“好啊。”

——————————————未完

1 画师宋祁(中)

京城边界那块儿乱坟岗后的竹林里,便是宋祁的私宅所在。当时决定买下就是看上了那里清幽的环境以及……便宜得近乎白送的地价。

自家的公子真的不是一般的抠门啊。花棠有些郁郁地赶着马车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坟堆边,车里没什么动静,大概是公子在打盹吧。她收了收缰绳,放慢了速度。忽然从竹林里奔出混战的两伙人马,花棠皱了皱眉头,啧,大白天也不安生,也不怕晚上招了恶鬼索命。她悄然在一座大坟堆和花岗岩边停了车,等那群人打完了才又继续上路,谁知走了半道马车便再怎么也挪不动分毫。

哟,难不成还遇到了鬼打墙。花棠下了车,便看到了车轱辘底下拽着马尾巴的男人,浑身鲜血淋漓,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像这种萍水相逢见义勇为之事,自然……自然是关爷毛事。

正当花棠默默纠结着到底是剪了马尾还是剁了好汉胳膊哪个比较简洁之时,宋祁打着哈欠掀了帘子,头一低便看到了那位马上就要少了胳膊的好汉。

此时的好汉正好挣扎地翻了个白眼。那双如琥珀般泛着琉璃色的瞳仁,在宋祁眼帘划过。

宋画师慌忙按住了花棠的刀柄:“把他带回去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胡桃匣子

  

下一篇:长安歌

  

本文标题:春宫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5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