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楼(七)

楼(七)

作者:算了 2016-02-08 10: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满座皆静,郭老爷子叫我上座,我在众人的注视里坐下来。耳边渐渐有了交头接耳的声音。

我原以为铁血盟势必在一个隐秘的地方,那里往来无人烟,才能一直在琼乌和朝廷的夹缝里生存。郭老爷子微微一笑:“这烽火之地,哪里还有那样的世外桃源?”

琼乌近年来可算是消停许多,百姓得以喘气,渐渐也有了生气。郭老爷子一针见血说:“这平西大将军,只怕不是冲琼乌,更多的是冲着这铁血盟。”

我点点头,那些昏官,相对于百姓,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名利。

我说要去杀了那个狗屁平西将军,挫挫他们的锐气。郭老爷子摇摇头:“ 他不重要。杀了一个,还来一个,解决不了什么。眼下是人马,人马太少,难以成事。”

凉亭旁边的树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口哨,我心里一惊。郭老爷子说:“不必惊慌,是我的人,我得走了。”

我也得走了。当我想干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牡丹和尚芝其实是累赘。我这么想的时候其实有点伤心。

回想过去的岁月,能说得上名字朋友也就那几个,可惜他们都处于一种忐忑的摇晃动荡里。

不知道是对未来的担忧,还是突然袭来的使命感让我思绪连篇。

这种孤独感是从什么时候突然杀进脑海里的?大概是五年以前。

五年以前,生命的轨迹突然转折,哥哥的身世突然大白于天下,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爹爹对哥哥比我好,直到那个雨夜,爹爹突然去世。

爹爹去世之后,我和哥哥一起去了帝都,那是惊人的热闹之地,因为哥哥的坚持,我也曾得到过公主的身份。

皇帝和公主,不过都是枷锁。

当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种禁锢,我决定要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被动。这种想法的产生让我离开了哥哥。

然后就开始了隐姓埋名的岁月。离开了哥哥,一个人到处游走,连那把欺月刀也不得不用黑布裹了一层又一层。直到有天去了小镇。

寂楼原本不叫寂楼。它原来的主人是个老头,神神叨叨,因为无意中碰到,他非要教我武功,然后就消失了。阴错阳差地我得到了这座隐没在市井之中的小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谈谈情说说吃

  

下一篇:美国重生记——成功的标准

  

本文标题:楼(七)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