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非典型养狗记

我的非典型养狗记

作者:唐二兔 2016-02-08 06:1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有时我甚至羡慕它:作为一个人类,常常把自己累成一只狗,而它作为一只狗,却活出了连人都自愧不如的潇洒姿态。

文|唐一泓   插画|曹洋

事实上我蓄谋已久地要养一条狗。

为了弥补这个始终未遂的理想,这些年来,我分别养过两只仓鼠和两只兔子。仓鼠购于在云南支教那年,某个周末去县城澡堂子的路上。一年后支教结束,因为无法把它们带上飞机,我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卧铺回上海,老鼠尿把整个车厢熏到乘务员发怒。后来它们几经辗转,在江西老家寿终正寝。兔子则是两年前在闸北一家花鸟市场买的,一灰一白,老板骗我它们是小夫妻,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它们在搞基。

但这并不能减少我对他们的爱,至今它们以极其肥硕巨大的体型仍被朋友们垂涎,人称“赛狗大”。

然而,这些智商极低的小动物并不能满足我想养狗的热情——仓鼠分明就是外表可爱的老鼠,不分青红皂白咬过我一口,害得我哭哭啼啼地下山,换乘了三辆车去城里打狂犬疫苗。兔子更嫌弃我了,每次我充满爱心地抚摸过它们,小灰都会捧起爪子拼命舔,然后把口水涂满它自己全身,以此抹去我的味道。说起这些心酸事儿,简直就是翻版《被嫌弃的主人的一生》。

于是我还是贼心不死地想养一只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最重要是智商高,可以和我有更多交流啊!养狗心之切,以至于走在街上,但凡见到狗,无论是流浪的家养的、杂交的纯种的、公的母的甚至是两只正相悦着的,我必定要上前一摸狗头。何止是上海大街小巷的狗,连祖国西北边陲云南鲁甸地震灾区帐篷旁边的土狗,都没能逃出过我的魔掌。因此我还得了一个外号,叫“蹭狗狂魔”。

终于,我下定决心要养一条属于自己的狗了!秋田犬向来是首选,因为它兼具我所喜欢的土狗模样又不乏异国风情,最重要是,它实在和我自己布置的家居风格太搭配了——然而终因价格太高作罢。

正好,开宠物寄养店的朋友手里有两只比格犬要出售,她发来照片给我,都是还不满三个月的小奶狗,身上分布着褐、黑、白三色,活像两只小乳牛。朋友说这是一对好兄妹,不如就叫小燕子和箫剑吧!出于“名字贱好养活”的传统饲养理论,我们最终把它们命名为“柳青”和“柳红”。

历史的车轮终于来到了选狗那天。在此之前,我听到的所有案例都是主人如何被宠物店里的某只小狗亲近撒娇,主人无法辜负这样的热情,于是把狗狗带回家。我打定主意,不管长相和性别,一定要带和我更亲切的那只狗狗回家!当我充满期待与雀跃的心情来到两只狗前,打开双臂,殷切呼喊着柳青柳红的名字——它们正在地上互相追逐,完全没理会我……20分钟过去了,我几乎从处女座化身为天秤座,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带哪只走。

最后,柳青从我身边跑过,我一咬牙捉住它:就它了啦!

应该是没选错吧?回家路上,我坐在车里,抱住柳青看了又看。这个手感极其软糯的小家伙并不胆怯,瞪着眼睛到处闻。那时我还没想到,在它看似忧郁温柔的小眼睛里还隐藏着一项特殊技能:翻白眼。不知道为什么,柳青的黑眼珠并非圆形,而是呈菱形,所以不论它瞥向哪边,另一侧都会露出大大的白眼球,常令人感到深深的蔑视。

不过,也正因为这特殊的小眼神,让它在狗界名声大噪,甚至还有电视台来邀请我们上节目。我简直开始幻想有一天,柳青成为了犬界名人,我便“母凭子贵”,是不是就可以由它来赚钱养家,我更安心写作了呢(想得美)。

受到柳青的启发,我还开了个微信公共账号,账号名字叫“白眼看世界”(微信公共号:baiyankanshijie,没错这是一个硬广)头像就是柳青的招牌小白眼。发布的文章倒不是它的日常生活,而是用一种翻着白眼的姿态,来看人、看书、看世界。

小柳青天性热情,很快就成了小区里的交际花,这让它高冷的母亲(也就是我)感到很为难。也许它遗传了我的审美,总是对气质颇佳的男女青年最为热情,不管不顾地跳到人家跟前撒娇,还总是能够得到友善回应。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法高冷地走路了,只要牵着它出门,就像在进行一场移动拔河。可是对方队友完全不按常理出招,时不时就暴冲几步,为娘的手腕几乎要被拉到脱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隐忍的美德

  

下一篇:谈谈情说说吃

  

本文标题:我的非典型养狗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