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算命的故事

算命的故事

作者:唐二兔 2016-02-08 06:1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信命运,但不信街头算命师。尽管如此,虚长的近30年里人生里,还是不免和这门“国粹”打过几次交道。

我信命运,但不信街头算命师。尽管如此,虚长的近30年里人生里,还是不免和这门“国粹”打过几次交道。甚至连我的名字,都有一半是拜算命师所赐。记得在我小时候,学名叫做“唐欣”,名字小而可爱,家人皆唤“欣宝”,很是甜蜜。可是忽然有天,家里来了个云游的“大师”,拿着我的生辰八字掐指那么一算,告诉我妈说我命中缺水,一定要换一个“有水”的名字方可周全。

我妈不知怎么就信了“大师”的话,可能是因为他没收钱。总之在此之后,我妈边翻新华字典、汉语词典和成语词典,非得找出一个又高zhuang雅bi、又“有水”的名字来。在我模糊的记忆里,我小学到初中的作业本和奖状上写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名字:唐湉、唐冰洁……直到最后终于在户口本上改了大名——唐一泓,很快,班上同学流传起了一个传说,说我还有一个妹妹叫唐二泓。

我不明白我妈为什么要用一个量词作为我的名字并以为妙极,平添我不少口舌之劳——我叫唐一泓,不不不,不是黄飞鸿的鸿,也不是弘一法师的弘,哎呀,就是一泓死水的那个一泓!

总之拜这位不知名的“大师”所赐,我从小便熟知弘一法师李叔同的故事,并至今无数次向人介绍这两个字写法与含义的不同,显得倍儿有文化倍儿有面,因而也原谅了初中同学经常把我写成“唐一涨”,同时十分庆幸我妈没有直接把我改叫“唐有水”。

尽管不相信,但我仍对这门神秘的东方玄学充满兴趣和好奇。有年去枣庄出差采访,我和同屋新华社山东分社一位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女领导一起上街,发现有条马路沿途坐满算命点痣看手相的师傅,比卖煎饼的小贩还多。我一时兴起,特别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和人交流的。

于是拉着女领导一齐上前,刚坐下没聊两句,老师傅指着我就对女领导说:“恁闺女长得好哇,又白又胖,福相!”一句话同时打击到两个人,我赶紧掏钱走人,不敢再面对惨淡的人生。回去后,女领导拉着我一直问:“小唐,你觉得我看着很老吗?”我只想告诉她:“妈,我要减肥。”

可事实是,我不但“又白又胖”,还长得呆。从在某新闻媒体采访部当实习生开始,但凡有“无知女大学生兼职受骗”、“打工女孩被拐”之类的暗访,我都要扮演无辜的受害女性被派去“钓鱼采访”。

我还深深记得当时那位领导对我说的话,他说:小唐没事,你就去!你长成这样,再往那一站,骗子自己就来了!当时我觉得很受伤,然而多年后的一次采访,在某黑店门口站了很久都没有骗子来骗我,才懂得什么叫“失去的最可贵”。

于是接下来这个“算命”的故事,便和暗访有关。彼时,上海某知名寺庙周边出现了许多强行拉人进屋算命的掮客,先是号称算命不要钱,等把人骗进屋内后,所谓“大师”便以各种理由索要高额香火费,影响很不好,在微博上形成热议。于是,一个睡意迷朦的早晨接到领导电话:“小唐啊,你去玉佛寺转转,被骗一下看看,注意安全,少带钱。”

现在回头细想,也许是领导怕我真傻被骗,总之我总共就揣了一百块现金出门了。到了寺庙门口,刚停下脚步到处看看,果然就被一堆人围住问要不要免费算命?其中一位外地口音的大姐更是特别热情,死活扯住我的胳膊不放。我看看时间尚早,心里惦记着附近斋饭店有名的素馄饨,于是告诉她晚点再算我要吃饭,热情大姐还一路尾随我进了饭店,生怕我跑了,直到她被充满正义的女经理和人民群众轰赶出去。

慢悠悠吃完馄饨,心下大满足,悄悄去感谢了不知情的饭店经理,向她了解到一些情况,然后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又该被骗啦。大姐还在饭店门口眼巴巴等着,见我出来二话不说就往路边一家店里拉。这家店表面看着是卖香火的铺子,走进后在狭小的通道里七拐八弯,来到一间存货室,一位肥头大耳的本地中年男性坐在那里,不苟言笑地盯着我,总的来说就是一副待拆迁户的面孔。

待我报上生辰后,“大师”拿出纸笔认真鬼画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我在偷拍。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可能同时用余光瞥到了我的小肚子),神秘地说:“你这个,要注意怀孕的问题。”我很不满:“什么怀孕,怎么可能怀孕,要怀了那就是鬼胎。” 大师立刻转过话风:“我是说你将来有男友结婚了要注意怀孕,不过我看你现在婚姻运不顺,需要化解一下,不然30岁之前恐怕难为人妇。”

我震惊:“那怎么办呢?”

大师面露欣慰:“这个很好办,我给你做一个法,香火钱368、568到968块都有,看你的诚意了。保你早日成婚。”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另一个人的青春

  

下一篇:隐忍的美德

  

本文标题:算命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5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