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在二十岁的某一天

我在二十岁的某一天

2016-02-08 06:03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016年2月7日凌晨,除夕的凌晨,我依然久久不能睡去,或许是心里久久放不下那份幸福吧。九年了。  九年前,也是除夕,二十岁的我和几

  2016年2月7日凌晨,除夕的凌晨,我依然久久不能睡去,或许是心里久久放不下那份幸福吧。九年了。

  九年前,也是除夕,二十岁的我和几个小伙伴奋战在网吧中。凌晨起身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走过一个弟弟的电脑旁,看他正与人QQ聊的正酣,随口问了句“聊的挺嗨啊,男的女的?”他回头看一看是我“宇哥,女的我一个同学”“可以啊,这么晚了还有妹子陪你聊天,羡慕嫉妒恨啊”,回身又坐回我的电脑继续没打完的游戏。又过了一会,凌晨两三点左右,这个时候一般是大脑要求休息的时间,也就是最犯困的时候。游戏也没得打了,迷迷糊糊的,就想找点什么提提神。“弟弟,你那女同学睡了没?加我聊聊天呗?”同是迷迷糊糊的他“我给你问问啊,人家乐不乐意。”。不知道他怎么和他的女同学介绍我的,不一会我的QQ闪烁,来了申请通过好友验证的信息,我们便聊了起来。

  也许是出于金牛座的“特性”吧,生人面前我还是比较收敛我的逗比属性的,聊天很愉快,也很提神。不过令我日后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聊,给我带来了上天入地的经历,那是我五年幸福,四年地狱的开始。

  从那次愉快的聊天过后,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等她上线,因为是在年里,她白天要陪着父母串亲戚,晚上一回来就会上线,我俩继续聊天。当时不知道她是因为串亲戚实在是无聊了一天,回到家想找个人发泄?还是很期盼跟我聊天以至于回到家先打开电脑上线告诉我“我去洗个澡,回来聊。”,当然不久之后我知道是后者。

  就这样,从除夕我俩一直聊到了初七,从敲键盘到语音再到视频,可能是太开心了,让我忽略了一个问题,她什么时候睡觉呢?因为几乎每天下线的时候,都是她说我先下了,爸妈该起了,让他们看见我玩一宿电脑,我就“挂了”。

  初七的晚上,我又早早的上线等她。补充一句,那个时候我家是没有网,没有电脑的,我是网吧流。今天她回来的貌似挺早,从声音能感觉到她的疲累,我把我发现的那个问题说给她听,她告诉我她爸爸开车的时候,或是下午在奶奶家的时候她会找时间眯一觉。想想自己回家溜溜睡一天,顿时心里无比的内疚。为了弥补一下这份内疚,当然也是更想见她一面,便试探性的约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说正好明天初八不用再串亲戚了。我说“那你今晚好好睡一觉,我也不通宵了,明天我请你逛街吃东西”。

  那个时候的“约”绝非现如今的“约”。老实说,我真的没有想很多,没有想约出来见网友之后要怎样怎样。当时的心里就是觉得这个姑娘跟我很投脾气,知道她在线上的另一端跟我一样的敲键盘,知道她在麦克风的另一边与我对话,知道她在摄像头的对面跟我手舞足蹈的说着好玩的事我就很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想见这个姑娘,这个让我感受但无比开心的姑娘。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年华似锦

  

下一篇:每天:Everyday

  

本文标题:我在二十岁的某一天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4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