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年华似锦

年华似锦

作者:罗素 2016-02-08 06:02 来源:罗素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第一章:“疼。”床上的女子梦呓道。正在替她擦脸的丫鬟惊了一跳,忙将手里的毛巾放回盆里,小心的叫道“三小姐,三小姐。”陈素锦缓缓睁开眼,入
第一章:

“疼。”床上的女子梦呓道。正在替她擦脸的丫鬟惊了一跳,忙将手里的毛巾放回盆里,小心的叫道“三小姐,三小姐。”

陈素锦缓缓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

“琦儿。”素锦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叫琦儿的丫鬟见状说道“小姐,你等一下。”

说完,起身去倒了杯茶水来。琦儿小心的将素锦的头抬起喂她喝下水。

素锦喝下水后,微微回神。她死死的看着琦儿的脸,忍不住抬起手来摸了摸。

“琦儿,是你吗?”素锦声音颤抖着问道,她的眼圈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

“是我。”琦儿笑着回答,将被角掖了掖,又说道“小姐你是不是病糊涂了?”

素锦放下手,琦儿脸上的温热让她觉得这场梦太过真实了,她苦苦一笑,转目朝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这不是她在宋府的房间,还有琦儿,她再次将目光盯向琦儿,琦儿现在分明还是十二三岁时候的样子,那里有半点沧桑的模样。

她记得,她清楚的记得,她被困在宋府那个院子里十年,琦儿也在她身边整整陪了十年。宋家人不理会她的死活,好几次她感染风寒,是琦儿没日没夜的赶针线活为她挣得一点药钱。

她最后的记忆是自己被人拖出院子,说她克了宋夫人,结果被人乱棍打死,她听见了琦儿的哀求声哭泣声,琦儿几次想冲上来护着她却被那些人死死拉住。

素锦只觉得身体都不在是自己的了,她望着那些宋家的家奴,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求他们。”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还有琦儿,琦儿怎么年轻这么多?

“琦儿。”素锦忽然叫了一声,刚放好茶杯折回来的琦儿吓了一大跳,忙跑过来问道“小姐,你那里不舒服吗?”

素锦摇摇头,忙问“现在是什么年号?”

琦儿憋憋嘴,忍不住笑道“果真是病糊涂了,小姐,现在是南楚三百三十年。”

素锦眼珠一转,心里一惊,南楚三百三十年,岂不是楚帝登基的第三年,而自己也才十四岁。难道,自己重新回到十四岁这一年,难道,自己在宋家煎熬十年的痛苦懊悔得到上天怜悯,所以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让她报仇的机会。

来不及多想,素锦对琦儿道“我们去看看母亲。”

琦儿摇摇头,“夫人早上来看小姐的时候叮嘱过,若是小姐醒了只需派个人过去知会一声便好了,夫人要小姐好生休息。”

素锦听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不在坚持去看陈夫人。只道“大白天的我为什么睡在床上?”

琦儿见她精神好,便将她扶起来坐在床上,又拿来外衫替她披在肩上,方才跪在她床头的地上慢慢道“前几日小姐去罗府玩,不小心落水了。这不,昏睡了好几天,不过总算是醒过来了。”

素锦听后,沉思起来,上一世她的确在罗府落水,不过却不是她自己落下去的,自己落水被送回来后,父亲不满意罗家人给的说法,偏偏那是自己夫人的娘家,父亲就是千万个不满意也不能摆到明面上来,不过此后对自己夫人的态度可谓是冷若冰霜。

上一世,素锦也觉得委屈,认为母亲偏袒罗家人,罗家人偏袒那位罗四小姐,却让自己落水白白受苦还差点一命呜呼,更重要的是,母亲对自己那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让素锦更是心生怨恨,父亲冷落母亲,素锦还暗自高兴。

不过现在,素锦却高兴不起来,她托着腮帮仔细的想了想,前世的事错综复杂,她一时间倒理不清,不过现在陈府里的关系矛盾她却是要一一理清。如果不处理好家事,她又怎么能无后顾之忧的去对付那些让她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人。

琦儿见素锦不说话,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姐要是觉得闷,不如找四小姐过来说说话。”

素锦回过神来,听见琦儿口里的“四小姐”,心里冷笑连连,陈府四小姐,她的好四妹!她同她十年未见,倒真是想念啊!陈曦的心机她是见识过的,不过更让她防备是陈曦的母亲陈府二夫人,她的二娘。

素锦摇摇头,见窗外阳光明媚,伸了个懒腰笑道“睡了这么久,我想出去走走。”

琦儿点点头,正准备起身去叫人来伺候素锦起床更衣,却被素锦拦住了。

素锦微微一笑,“不用那么麻烦,你去打水吧。”

琦儿不大放心,素锦那里干过这些,正欲劝说几句,却还是忍住,起身后道“那奴婢先去打水,小姐要是有什么吩咐立刻叫奴婢就好了。”

素锦点头。

琦儿走后,素锦起身下床,她捶了捶自己的大腿,觉得那种蚀骨之痛犹在,她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觉得这里陌生又熟悉。这是她的闺房,而她,告别了这里十几年之久。

素锦握紧拳头,既然上天给自己重来的机会,那么上一世的恩恩怨怨,别人欠她的,她通通都要讨回来。

琦儿打好水回来,只见素锦已经换好衣裙坐在铜镜前梳头,她气质温婉,一袭白裙更将她衬托得轻柔无比,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

素锦转过头见琦儿楞在原地,忍不住笑道“快过来帮我梳头吧。”

琦儿忙端着水盆过去,放好水盆后,她四处望了望,确定房间里只有素锦一个人,接过素锦递来的木梳时嘀咕道“不可能啊。”

素锦气定神闲,假装没听到。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眉眼如画,以前她不在意,可现在当她真正注意到自己的容貌时,她才发觉,自己同母亲长的半点也不相似。

梳好头后,素锦对琦儿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因为素锦需要静养,除了琦儿外,所有丫头下人均被陈夫人差遣在外院去,所以一路走出来,素锦倒也觉得清净。

素锦居住的锦园是陈府地势最好的地方,走到外院时,几个正坐在门口做针线活的丫鬟看见素锦,惊喜得忙请安道“见过小姐。”

素锦小时候性子顽皮,她院里的丫头也是一个比一个机灵讨巧,琦儿同她们比起来木讷老实得多。

素锦对她们点点头,直径走过去,头也没回。更没有问一句为何她们都在外院伺候着。几个丫头起身后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三小姐是怎么了,以前她可不会对她们这般不理不睬,怎么生了一场病变了。

她们被夫人从内院打发出来的时候可是不乐意的,还想着等素锦醒了一定要去她面前说几句,按照素锦的脾气,自己喜爱的丫鬟被人打发出来她不去老爷面前告状才怪,现在好了,素锦都不愿意搭理她们了。

只听见其中一个叫莲儿丫鬟道“快去通知二夫人三小姐醒了还出去了。小翠,你去跟着三小姐,看看她要去那里。”

叫小翠的丫鬟有些为难,不大情愿的说道“这,万一被小姐发现不好吧。”

其他人不约而同道“若是被二夫人知道你这般躲懒,怕是今晚都留不过你!”

小翠不再说话,忙跑出去。

第二章:

“小姐。”两人走了一会,琦儿忍不住出声道。她侧目皮瞟了瞟后面。

素锦微微摇头,白净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我们去那边坐坐吧。”素锦道。

说着,走向不远处的凉亭。这里是陈府的花园,虽说不大,却有竹林,更妙的是,一条天然的小溪流经竹林间,凉亭修筑在竹林之间,人身在其中,仿佛置身于大自然。

素锦望着这些她再熟悉不过的景致,抿嘴带着浅浅的笑意,上一世,她被困在宋家那个院子里十年,那里的一切都那样的破败不堪,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让素锦觉得满是尘埃。

琦儿见素锦坐着发呆,自个便偷偷出了凉亭,不一会,只见琦儿端了些茶水点心来。

素锦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些东西凉亭里应该时常备着,那里还需要人专门去取。

琦儿笑着说道“小姐你落水后,老爷生了好大的气,下人们这些天是能躲就躲,不得吩咐,谁都不敢出来乱晃。”

素锦闻言,摇头发笑“只怕大伙现在心里都在高兴了,三小姐一落水,连活都不用干了。”

主仆二人说笑了几句,素锦时不时的看看花园的前方,似乎在等人一样。

只见一行人朝凉亭走来,素锦抬眼去看,眼圈变得湿润起来,走在最前头的壮年男子正是她的父亲,陈石。

素锦心里诸多感慨,她同父亲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昏暗潮湿的地牢,父亲穿着一件囚衣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从不流泪的父亲拉着她的手,颤抖着说“锦儿,活下去!”

父亲的手珞得她生疼,她却也不敢放开,怕父亲会在她面前倒下,从父亲掌心里传来的冰凉,素锦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

素锦望着父亲点点头,目光镇定,对父亲的承诺,让她在宋家坚守了十年,即便是最难的日子,她也没有想过以死解脱,也许是漫漫长日的煎熬,让素锦的心智更加坚强。

“小姐,小姐。”琦儿拍了拍素锦的肩,提醒道“是老爷回来了,还有罗二少爷跟罗四小姐也来了。”

素锦回过神来,她将目光收回,起身对琦儿道“我们过去向父亲请安吧。”

琦儿忙点头,心里却纳闷,三小姐何时变得这般乖巧了。

素锦还走到陈石跟前还没来得及请安就听见陈石问道“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就跑出去了?”

素锦依照礼数请过安后,方才起身回道“醒来后觉得闷便出来走走,让父亲担心了。”

说完,又看向陈石身侧的两个人,一个气宇轩昂的贵公子,一个娇俏可人的小姐。

“二表哥,四表妹。”素锦微笑道。

“你醒来就好,老夫人不放心,让我跟四妹妹过来瞧瞧。”罗言关切的说道,他看了眼身边的四妹罗菲斐,似乎在提醒她什么一样。

罗菲斐不情不愿的看向陈素锦,迫于自己哥哥的压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堂姐,那日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带你去池塘边赏鱼的。”

罗菲斐此话一出,除了陈素锦,在场的人都皱起眉头来。罗言不露声色的看了眼陈石,心里有些担忧。

若不是老夫人强行让他带着罗菲斐来陈家道歉,他是绝不会趟这趟浑水的。罗家之前也派人过来探望,不过都被陈石三言两语打发了,以至于罗家现在都不知道陈素锦现在的情况如何。

今日他亲自带着罗菲斐登门,陈石脸色虽不好看,倒也没将他们拒之门外。

“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素锦摇摇头,不愿再多提此事,她看向陈石,上前扯了扯他的袖子撒娇道“父亲,你要是再不回来,女儿可真是要饿坏了。”

陈石转怒为喜,拍了拍陈素锦的肩膀道“那咱们吃饭去。”

说着,拉着陈素锦的手便朝前走去,将罗家兄妹晾在后面。

琦儿对着罗家兄妹行了个礼,忙小跑跟上去。

罗菲斐气得跺了跺脚,狠狠道“亏得我们诚心诚意过来赔礼,这陈家人就是这么个态度!那个陈素锦实在是不识好歹,我看她就是被宠坏了。”

罗言不以为然,他目光淡淡的看了眼罗菲斐,自己迈步朝陈家父女离开的方向。

罗菲斐忙叫住他道“二哥,他们都这样对我们了,你还去干嘛?”

罗言耸耸肩,笑道“来都来了,何不吃过午饭再走?”说完,不理会罗菲斐,朝前走去。

罗菲斐叫了几声,罗言不理她,自己只好小跑跟上去。

父女两个一路上说说笑笑,陈石脸上不见前几日的阴霾,听着素锦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话,他笑得十分开怀。

陈石是南楚国最出色的将军,平日里的他不苟言笑,给人一种距离感,在几个儿女中,陈素锦同他是最亲热的,陈石宠爱素锦胜过任何一个人,所以素锦在陈府的地位不单单只是一个嫡女那样的尊贵。

素锦突然不说话,见跟上来的罗言,有些惊讶,笑了笑,客气的问道“二表哥还有事吗?”

罗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语气带有几分戏谑道“陈罗两家怎么说也是亲戚,我到堂妹那里吃个饭想必不算什么吧。再说了,许久没见过姑母了,我既然来了理应去跟姑母请安的。”

素锦望着眼前这个不怎么正经的公子哥,心里却冒着寒气,她方才之所以故意忽略他们,就是不想同这罗言扯上一点关系。

素锦的母亲罗氏是罗家的女儿这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然而罗家今后的命运素锦是清楚的,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处理好陈家的事后,再去对付她的仇人。

至于罗家,以她目前的能力是没有办法挽救的,她非但挽救不了还要拼命的同罗家人撇清关系。

罗家的衰败是必然的。罗言今后的下场,素锦是知道的,他是罗家最后一个咽气的人,素锦怎么也忘不了宋问当初说的那句话。

“要是知道罗家还有这么一个有趣的人,也许就不应该急着让它消失。”

宋问说的那个有趣的人,便是罗言。

陈石见素锦不说话,以为自己女儿不乐意罗言的请求,刚要开口婉拒,就听见素锦笑着答应。

“粗茶淡饭,还望二表哥不嫌弃。”素锦道。

“哥。”罗菲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几人闻声转过身去,只见罗菲斐瞪着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素锦对这位罗家四小姐的印象只是刁钻了一些心肠却不坏,所以没太多反感。倒是看到她身边的人时,面色突然一变。

“哥,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要不是四堂姐领路,我恐怕找不到你了。”罗菲斐抱怨道。

“多谢。”罗言听后,笑眯眯的朝罗菲斐身边的陈曦说道。随后转开目光,似乎不愿意同她多言。

陈曦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微笑,她上前对着陈石行礼道“女儿见过父亲。”起身后又看向素锦,亲热的拉起她的手道“方才在路上遇见四表妹,听她说你醒过来了,我高兴坏了,忙跟过来了。”

陈素锦仔细的看了看陈曦的脸,她的表情是那样的真挚,就连她整个人,也让人无法讨厌,即便清楚这幅面具下的丑陋。

素锦轻轻的笑了笑,用力回握住陈曦的手,那双手白嫩光滑,她的模样与记忆里的分毫不差,素锦这才注意到,原来陈曦这个时候,已经出落得倾国倾城。

“放心吧,我没事了。”素锦道。

陈曦微微吃痛,却没表现出来,依旧笑着,仿佛真的只是一个关心自己姐姐的妹妹。

罗言瞟了眼姐妹二人握住的手,看素锦的目光深了几分。

素锦却像没事人一样,放开陈曦泛红的手,笑着对陈石道“父亲,这一下多了这么多人来,去我那里只怕招待不周,不如去母亲那里吧。”

陈石听后皱起眉头,显然不大喜欢这个提议,不过素锦一脸坚持,不想女儿失望,便道“也好。”

第三章:

罗氏住在东边的东园,是陈府的主院,走过去要小半会,陈石派人先去东园告诉罗氏一声,免得忽然过去她毫无准备。

陈石走在前头,素锦紧跟在他身侧,罗言不知何时绕到素锦身边,时不时问她几句话,无非不是关于这府邸的构局,素锦对陈府再熟悉不过了,三言两语便能解决罗言提出的问题,罗言偶尔点点头,一副十分赞同的模样。

罗菲斐把陈曦也拉着一起过来了,她原本以为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说服这位看上去脾性安静的陈四小姐一同前去,不想自己刚提出,她便答应了。

罗菲斐拉着陈曦走在后头,刻意离前面几人一些距离,罗菲斐并不同陈曦说话,骨子里她是瞧不起陈曦这样出生的人,陈曦的母亲在陈府虽然被人尊称一声“二夫人”,可谁不知道也不过是一个受宠的小妾罢了。这样庶出的女子,罗菲斐向来不喜欢结交。

陈曦也不主动同罗菲斐说话,罗菲斐的刁钻在京城是出了名的,罗家是世家,子弟大多在朝为官,即便没有入仕的,只要出自罗家正统,也是非富即贵。就连当今皇后也是出自罗家。

罗菲斐见陈曦闷声不响,自己反倒先不自在起来,加之看到自己二哥罗言在前面同陈素锦有说有笑的模样,更是让她心气烦躁。

罗菲斐不喜欢陈素锦,从小就不喜欢。陈素锦的母亲罗氏是她的亲姑姑,以往罗氏回罗家总是带着陈素锦,陈素锦从小就生得粉雕玉琢,长辈们都喜欢她,说她长得可爱,就连老夫人,也时常让陈素锦在跟前。在罗家孙辈这一代,老夫人除了当今皇后罗涟还有罗言外,不喜欢跟孙儿们亲近,让陈素锦一个外孙在跟前,难免让罗菲斐不满。

“陈将军很喜欢你姐姐吗?”罗菲斐忍不住问了一句。

陈曦面色平和,抬头远远看了眼那个背影,轻轻道“罗四小姐不是看见了吗?”

罗菲斐不以为然的瘪嘴,冷笑道“我倒是奇怪了,同样是陈家的小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陈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笑了笑,安静的眸子看不出半点情绪来,她是大家眼里最安静无争的那一个,可谁知道是谁将她变成这个样子,又是谁逼她小心的藏起身上的菱角。

“快到东园了,我们快一点吧。”陈曦说道。

罗菲斐怒其不争,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好意思再多言,即便她心里再不喜欢陈素锦,也不能挑明了挑拨人家姐妹两个的关系。

陈素锦望着眼前的东园,心里突然紧张起来,罗言注意到她的变化,玩笑道“莫不是怕姑姑责怪?”

罗氏这些年脾性变得有些冷漠古怪,除非必要,否则绝不出门走动,说起来罗言上次见她还是在半年前的家祭,在罗言的记忆里,这位姑姑话不多,目光里总带着些许冷淡。

陈石也注意到素锦有些不对劲,停下脚步关切的问道“锦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素锦落水,陈石几乎把京城里的大夫都请了过来,那些大夫一个个都说素锦并无大碍,休养几日就能恢复,可陈素锦一直昏睡着,这让陈石十分恼怒,偏偏那些大夫又看不出什么不对来,陈石原本合计,若是素锦今日还不醒来,他便进宫求了皇上,让太医院的太医们过来瞧瞧。

素锦摇摇头,笑道“许久不见母亲,倒是想念她了。”

陈石一听,心里有些诧异,却碍于罗言在场不好多问,女儿同罗氏的关系不好不坏不远不近,谁都不愿多理谁,这些年来倒也相安无事,突然素锦说想念罗氏的话,难怪陈石会惊讶。

罗言不以为然,道“一会就能看见了,我们赶快进去吧,别让姑姑多等。”

“我出事,母亲怕是也担心坏了,这次我来,正好让她放心。”素锦嘀咕了句,声音不大,却清晰入耳。

步入东园,景致十分别样,带有一股隐世之味。素锦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过头低低在琦儿耳边吩咐了一句。

琦儿听后,点点头,转身跑了出去。

后面跟进来的罗菲斐看到东园的光景,忍不住称赞道“想不到这陈府居然有这般清新雅致之地。”

陈曦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心思却在飞跑出去的琦儿身上,琦儿是素锦身旁的丫鬟,奇怪的是自己母亲几次三番想要收买她都被这丫头拒绝了,陈曦私下里查过,这琦儿身世清白,似乎有人刻意为之一般,对她居然无从下手。

罗氏并没有出来,只是让身边的妈妈出来迎接。

“老爷,二少爷,三小姐。夫人说了她今日身子不舒服,不便出来,请随奴婢进来吧。”李妈妈行礼道,态度十分恭敬。

陈石眉宇间带了一丝怒气,冷冷问道“夫人怎么了,昨日不是还好好的吗?”

“老爷是在关心妾身吗?”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只见罗氏站立门前,仰首问道,她面色苍白,果真带有几分病态。

众人朝她望去,罗氏身姿纤细,容貌娇弱,我见犹怜。

陈石笑了笑,道“只是觉得夫人病的不巧而已。”

罗氏不愿同他逞口舌之快,只抬眼淡淡的扫视了几人,目光落在陈素锦身上却很快移开,连一句最简单的问候都不愿给她。

素锦压制住心里的失落,上前一步欠了欠身道“见过母亲。”

罗言,罗菲斐,陈曦依旧行完礼后,罗氏方才正眼看了看素锦,又看了看几个小辈道“进来吧。”

陈石有些担忧罗氏的态度会让素锦不快,他偷偷瞧了眼女儿,却见她脸上带着微笑,像是不在意的样子。

罗氏将他们引入饭厅,陈石入座主位后,其余人依次坐下,罗氏在陈石身边的座位坐下,见众人都入座了,对着身边的李妈妈吩咐道“上菜吧。”

罗言瞧这一家子人气氛有些不对,懊恼自己为何提议要留下来用过午饭再离开。不过他今日对陈素锦有了新的认识。

以前只觉得不过是一个被家族捧在手心里当着宝贝养着的一个贵族小姐,今日与她的交谈,虽检讨不深,却看得出这位陈三小姐机智敏捷,见解独到,单单是对建筑的构造,她的看法让他好几次耳目一新。那里像那些低眉顺眼,只会读死书的世家小姐。

罗言对那些世家小姐见怪不怪,如今发现陈素锦有些特别,倒让他觉得今后的日子有了消遣。

下人们陆陆续续的上菜,罗言望着这些家常菜笑着对罗氏道“今日前来唠扰姑姑,实在不是本意,改日定当带着礼物登门谢罪。”

罗言这番打趣话一说,气氛轻松了不少,罗氏脸上难得露出几丝微笑来。

“母亲可还好?”罗氏问道,罗府陈府虽说不远,罗氏却很少回去。

“祖母一切都好,就是时常挂念姑姑。”罗言回道。

罗氏面露惆怅却不再说话。

素锦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里越发肯定上一世自己在陈曦嘴里听到的那些话。

那么今世了,关于自己这个秘密又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素锦的拳头在袖子中狠狠握紧,看了眼陈曦,心里越发坚定了一个想法,她一定要在别人揭露这个秘密之前,把知晓这些的人通通除去。

陈曦觉得面上一寒,她抬头正好看见陈素锦投来的目光,陈曦吓了一跳,她在素锦眼里看到了一些她既陌生又熟悉的东西。

那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竟然让陈曦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陈曦回视了一眼素锦,却见她冲自己一笑,方才那目光仿佛只是陈曦自己的错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百万个赞

  

下一篇:我在二十岁的某一天

  

本文标题:年华似锦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4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