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仙妖一家亲(暂停连载 )

仙妖一家亲(暂停连载 )

作者:胡先生 2016-02-08 01:01 来源:胡先生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雷二少爷是人间知名神仙眷侣雷公电母家的第二个孩子。作为仙二代,雷二少爷很顺利的在成年后在天庭混了一官半职,但是大家还是喜欢称呼他为雷家二
  (一)

  雷二少爷是人间知名神仙眷侣雷公电母家的第二个孩子。作为仙二代,雷二少爷很顺利的在成年后在天庭混了一官半职,但是大家还是喜欢称呼他为雷家二少。二少年轻时是顽主,未成仙官时,喜欢找千里眼,顺风耳他们喝酒,挖八卦,同哪吒是好朋友,有不少小仙还曾被他恶作剧整过。不可否认的是,雷二少的官职说不定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仅仅是因为玉帝不希望天庭再被折腾得鸡飞狗跳,这种麻烦的小子,给他派点事情做。

  雷二少自己很支持这种看法,因为他实在是不清楚自己的工作到底对天庭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天庭需要一个人去记录人间电力用量。是的,用浅显的话来说,雷二少就是个抄全中国电表的,你说国外的电表?抱歉,不在雷二少的服务区。

  当初太白金星过来宣布任命时,雷二少曾经提出过这个问题,这工作有毛用啊?太白咳嗽了两声,为了了解人世间科学进展,了解人间信仰情况,借鉴人间经验更好的发展天庭。雷二少听完白了太白一眼,抄个电表就知道人间科学进展?有这功夫你多掐一指头就知道人间用多少电了好么,丫的,又这么官僚。而神仙间的讨论则觉得这职位实在是无比合适,因为雷二少圆滚滚的身材国字脸的脑袋,长得就像个电表。

  嘀咕归嘀咕,雷二少也只能走马上任。其实他对这活意见也不大,毕竟是外派下凡,你看看人间传说就知道下凡有多不容易了,更何况这明显是可以常驻人间的活。他幻想着能喝点小酒,摸摸姑娘小手,每天和最顺眼的姑娘去查查宾馆的电表。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来到人间雷二少爷才发现,人间人实在是太多了,这意味着什么呢?电表实在是太多了。不要说全中国了,第一天雷二少爷才抄了河南省一半的电表,已经法力用得殆尽,回天庭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法力用尽的脑袋还隐隐作痛,雷二少意识到了这是玉帝的阴谋,这是要累死他丫的,他不能束手就擒,他必须反抗。

    怎么反抗呢?二少脑子一转,想到了个最合适的人选,二话不说出了门。

  (二)

  雷二少想到的人是谁呢?那人是他与哪吒的至交好友,曾在天庭任职,最终跳槽西天的斗战胜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悟空。毕竟悟空可以说是人间仙佛两界战力排行长期保持前列的存在,另一方面来说,他与玉帝结下梁子,这猴子可还记着呢。

  让仗义的斗战胜佛给帮个忙,顺便膈应下玉帝,他再乐意不过了,雷二少盘算着。

  转眼到了悟空住处,雷二少开口就是“大圣爷~~~~~”嗓子转了三个弯声音还打着转。二少等着猴子出来,却被人从后面直接拍了脑袋。雷二少很不喜欢被拍脑袋,因为大家都说雷二少被拍脑袋,看着有种按秒表的错觉,但是转身一看,雷二少也只能笑脸相迎,谁让拍的人是孙悟空呢。

  猴头一脸带笑,“雷老弟,我跟你说过几回了,早没大圣爷了,现在,只有斗战胜佛,你喊声佛爷倒还差不多。”雷二少连连点头,“是是是,大圣爷。”悟空翻了个白眼,敢情又白说了,“说吧,这次什么事。”

  雷二少故作惊讶,“哎哟,大圣爷你真是未卜先知啊。”

  猴子玩着手指,“废话,你这小老弟,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雷二少也不管悟空的奚落,凑上前对悟空说,“我这有个事儿,办妥了,能让玉帝不痛快。”

  猴子听了眼睛一亮,随手布下个隔音罩,“你快说。”

  雷二少心中暗喜,看着有戏。没曾想等他抑扬顿挫地把事说完,定睛一看,那猴子不知从哪生出张椅子,正翘着二郎腿拿金箍棒掏耳朵呢。

  “敢情是你活干不完来找救兵啊。”

  被一口戳穿的雷二少也只能嘿嘿笑。

  “谅我俩交情,得了,我就帮你一把吧。这样,我教你一个月法术,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雷二少大喜过望,一口答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猴子可是能对抗整个天庭的存在。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雷二少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这法术修行又苦又累,再有选择的机会,他宁愿就那么一辈子抄电表下去。

  雷二少也不想想,这猴子是吸日月精华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呢,从他妈妈肚子里蹦出来的,虽然妈妈是仙妈,资质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个月后,雷二少出师,结果还是可喜的,他学会了悟空最出名的两大法术,筋斗云和吹毛成兵。不过,由于资质有限,他学会的是减弱版的,筋斗云从十万八千里变成了十里地,雷二少安慰自己,这样换小区方便,真学全了,一跟斗就出服务区了。吹毛成兵自然也有所减弱,大圣一根毛一个分身,雷二少一万根头发,一个分身,雷二少安慰自己,最近仙界的帽子风格都不错。

  出师后的雷二少志得意满,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了个帽子。接下来的日子里,仙界发现熟悉的雷二少好像又回来了,成天能看到他闲逛,唯一不同的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会带上个帽子。没有仙知道,那时他的众多分身,正在十里地十里地地忙活着呢。

  然而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正当雷二少觉得生活恢复正轨时,一件事情的发生,让他的称呼从雷二少,变成了雷二老爷。对此,雷二少方着脑袋深情的说,“我想,那就是我的青春。”

  (三)

  这雷二少所谓的青春,是怎么回事呢?这要从某个平凡的月末说起。

  那日又是月末,雷二少带上帽子,派出众多分身,自己则愉快的坐在家中喝茶逗蛐蛐。哪曾想忽然头皮一疼,二少整个人都快气炸了。为什么呢?因为那代表着二少的某一撮头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二少赶紧感知发生了什么,竟是其中一分身在赶路过程中路过某深山村落,察觉一电线杆不太对劲,好似有强力电场在其周围,疑似成精。

  作为天庭一员,这种疑似有重大威胁的妖精还是要处理的,不过这电线杆成精之前还未曾听说过,毕竟这事物出现的不算早,修炼起来岁月不足。二少那一分身因此也大意了,想着自己怎么也是老牌神仙,降服此妖该是容易无比,直接想突入电线杆身边,制服此妖。

  哪曾想这电线杆电场着实强大,突入到一半分身便承受不住灰飞烟灭了。二少清楚情况之后,也是怒火攻心,竟是败给只修炼未过百年的小妖,当即又派三个分身过去,围攻此妖。而结果是二少的头皮又疼了三回。

  这次的疼痛让二少冷静了下来,他总结了下目前所探知的一切,分为以下三点:

  一、虽然耻辱,但是必须承认这妖法力不下于他,分身完全不敌;

  二、根据新时期天界条令,人间不曾伤人的天才妖精,可作为优秀人才而引进天庭,他可以考虑智取,收编了此妖;

  三、自己没有派同部位的几撮头发去真是英明神武机智非凡聪明绝顶,诶?呸呸呸,什么绝顶,是聪明绝世。

  总结完毕,二少决定收回所有分身,下去一探究竟,他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他的四撮头发,再也经不起更大的损失了。

  来到那村庄,二少先好好观察了下,这电线杆同分身传过来的信息一样。高高的电杆,强大的电场,有些不同的是这电线杆还有两盏灯,夜间还为村庄做照明作用。二少忽然想起,这异样情况,未听人间土地汇报过情况,那引入条款,却也要求不曾伤人。二少决定先拿一天出来观察一下。

  (四)

  这一观察,二少就发现不对劲了。这村庄虽然偏远,但人也不算少。白天路过这电线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次,毫发无损,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唯一一起伤亡事件是某家养的兔子被小孩抱出来玩,结果没抱紧从怀里跳出来结果一头撞电线杆上了。小孩被一顿臭骂,兔子被提了回去,估计今晚要多一道兔肉了。

  二少看着被带走的兔子想得有些出神,思绪被一道兔肉带走不知飘了多远,今晚吃啥好呢?一声锣鸣把二少的魂吓了回来,他边擦口水边看四周,原来晚饭时间到了。家家炊烟已快散去,各家各户都端着饭菜聚集到了那电线杆附近围城一圈,大人小孩都无例外。大人们寒暄聊着天,小孩们找地方放下碗筷,把大人们当大树,在树林里玩起了捉迷藏。两个壮实汉子抬出了一张桌子放在了圈子中央,也就是电线杆下。

  二少开始好奇,这是要作甚?然后就看见圈子外,走进一三十来岁汉子,带一细框眼镜,斯文得很。乡亲们主动为他让道,脸上都是笑意,几个咋呼着,问今晚要讲什么。那汉子只是笑笑没作答。走到桌子前,冲大家鞠躬,绕了一圈,乡亲们开始收声,小孩们到处跑着找自己把碗放哪了。等到汉子掏出惊堂木往桌上一拍,偌大的村子竟静的听不见多余的声音。

  二少一看天色,该是夜里七点整正好,看这阵仗,莫非就是凡间常提的新闻联播?这当然不是新闻联播,那汉子一开嗓,便是“上回我们说到”,二少立刻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说书。这村里人的娱乐,或许就靠这说书了,说书过程中,人人都是聚精会神,边听边吃饭,听到振作时,指不定还叫声好。

  起初,讲的是那寻常的三言二拍故事,大人们听着入迷,小孩们听着有些地方迷迷糊糊。等晚一点,说书告一段落,大人们会开始回家,顺便把孩子们的碗筷也带了回去。而孩子们却都留了下来,反而围成更小的一圈子,像是在期待着什么。而那说书的汉子,提着一壶茶叶去而复返,喝了两杯润润嗓子,竟是又说开了。

  这回的故事,可就不一样了,二少听着,什么元婴,什么金丹,听着甚是玄乎,故事里的仙人,那法力一个个最低也是太白金星水准,二少为这人间的想象力咋舌,转眼自己都听入迷了。

  转眼星星挂满天,说书汉子挥散围着的孩子们,村庄恢复宁静。此时只剩那说书的汉子留在了电线杆下,只见他掏出一手机,鼓捣半天之后就开始挠脑袋,好像在头疼什么。二少动用法力一听,汉子嘴里念叨着,“这憨货写书的,都三天没更新了,这我明天要怎么跟娃儿们继续讲故事,我已经编不下去了。”

  二少听了啼笑皆非,敢情刚刚的故事是他编的,这编不下去,看来自己是已经没法知道那金丹老祖是怎么死的了 。说书汉子晃了晃脑袋,估计也无可奈何,回家去了,留这电线杆孤独的亮着灯。

  夜已深,二少发现这电线杆可以算得上人畜无害,安心了许多,沟通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山里的夜只听得到虫鸣,二少决定出击。他在心中反复联系了三回,然后用法力朝那电线杆传过去三个字,“你好哇?”

    (五)

     二少感觉到电线杆场强一阵波动,然后一股意念传来,好像这妖未曾有过和外界交流,语言还说得磕磕绊绊,二少仔细地听了半天,结果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回答会是,“李、银、河?”

     二少感到一阵茫然,这好像是一个名字,还带银河二字,莫不是仙界仙子,坏了坏了,可别出误会了,二少连忙回应,“我不是那银河仙子啊,别误会了,今日天色不早,我先回去了,改天聊。”传音一出,嗖的一声二少就飞走了。

    回到天庭,他便先到处打听看看,有没有哪个神仙,名字能和银河有关,感觉该是大仙。一路打听,大家都说不知道,直到他撞见了文曲星。文曲星听到那名字,先是一愣,二少大喜,看来遇到明白人了,“那李银河,不知是哪路大仙啊,竟在人间与未成形妖有所联系。”文曲星则摇了摇头,一脸啼笑皆非的模样,“雷二少,恐怕这有误会,你把事情来龙去脉给说清楚看看。”二少心想这不太对,也不知道那误会是误会大了,还是自己想多了,不禁有点惶惶不安,把遇到这事仔仔细细地给说了个清楚。

    文曲星听完不禁失笑,“二少,看来这的的确确是个误会。那李银河,不是哪家的仙子,而是凡间一女子。”

    “凡、凡人?”二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若是一凡人,这妖怎么会知道,而且又怎么会拿来回我的话,那凡人该无法给它传音啊。”

    文曲星一捻胡须,“想必此妖未曾和外界沟通,但不知从而途径,读过人间书籍,其中有记载,这李银河与其相公当年的书信往来,其相公在信中抬头,常常便是,‘你好哇,李银河’,正巧二少你问话凑巧,正好给撞上了。”然后抬起头,却发现二少已经骂骂咧咧的走远了。远远的传来几声,“呸……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当相公……做梦”,文曲星觉着也是荒唐,摇着头继续散步去了。

    而雷二少也是思路同寻常仙人不同,这脑中也只记得那相公二字了。回府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又直奔那山村去了。二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你这妖精,想让我做你老公,你好歹给我看看你化人形会是怎么个样子啊。

    原本这妖的人形,可千变万化,也因此,大圣爷才有那三打白骨精之难。而玄奘回唐之后,佛祖与玉帝商定,在人间布下定制,妖化人形,也只能有一种固定样貌,为此,听说大圣爷府邸附近罗汉,曾听到大圣爷冷笑了一晚上。而这样貌是由什么决定的,目前无人知晓,只知道这样貌与该妖寿命程度、为妖准则等息息相关,比如老妖便只能是老者,绝无可能再化为小年轻模样,若是作恶之妖,面相往往凶神恶煞,凡人见之便退避三舍,行善之妖往往慈眉善目,易于在人间行走,而无倾向之妖,往往一张扑克脸,行事不定,长相不变,但气质却可有很大变化。但是,那长相美不美,却与以上因素都无关。曾有一采花之妖,明明脸庞邪气凛然,却抵不住那俊脸一张,人间姑娘,不少献身无悔;也有一修佛之妖,心之纯净,玲珑剔透世间罕见,在凡间人形行走仅十余载便修得罗汉金身,然而脸实在太丑,于凡间除积善之家,其余均视其如渣滓,多看一眼都不愿。

    二少来到那山村,发觉对于他的来临,电线杆好像很激动,心中满是不满的二少决定再同这妖沟通看看。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那话语的开头,仍旧是那三个字,“你好哇。”但是这回好似妖有所察觉,回答竟变了,“你……好。”二少对这回答挺满意,但是心里好像还有一丝的小失望。同妖沟通几句,算是做了自我介绍,二少便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你能化人形给我看看不?”二少想过这妖可能不会同意,可能有多少种托词,自己有多少种应对之道,但是妖给的回应让他一时间直接失声,“不……不会。”

    二少无法相信一个法力已经如此强盛的妖竟然连化人形都还未学会,但是如此荒谬的答案,若非是事实,也没有提出来的可能,再联想到这妖越来越流利但是还始终磕磕绊绊的语言,二少的好奇心一时间泛滥了起来。他想了想,对妖说了句他暂时离开一下,然后回家取来帽子带上,将所有分身派出去继续抄电表。然后就回到这山村,准备常驻下来,好好的了解这妖一下,每日蹲在电线杆下,同妖说话。好在他有使出法术,凡人看不见他,否则这村子有见识之人,看到他日夜蹲守,一定会言之凿凿,“那里有WiFi。”

    (六)

    从此,雷二少开始了在山村的定居生活,他每日同电线杆交流,傍晚闲暇,和村民们一同听书,半夜时,还会偷窥那说书人的手机屏幕,然后向电线杆妖嘲讽这凡人愚昧,修炼之道出了多少处错误。而让雷二少目瞪口呆的,则是这电线杆妖告诉他,初开灵智之后,修炼至今,依靠的都是那说书人讲与孩童们听的玄幻故事,那他觉得漏洞百出几乎不可理喻的故事。

    雷二少知道这消息之后恍惚了很久,他开始怀疑他从小开始了解的这个世界,难道其实这么多年来,仙界修炼的法则其实都是弯路,这世间有更为出色的修炼门路,就藏在这凡人想象之中?二少险些得了抑郁症,知道他找到了一件事证明凡间功法之不足,仙界修炼之道才是正途。那就是电线杆妖到现在都不会化人形。寻常妖怪,修炼三千年之后可化人形,而按这妖的描述,它在修炼的第三十年时法力变该足以化为人形,想到这雷二少就想自杀,但是这凡间叙述化人之法,要么繁琐难成,要么模糊跳过,唯一几个有提及的,电线杆都曾试过,全都失败,并且造成村子一次停电,一次电力过载,电器全烧坏了。为此电线杆心有所愧,不敢再试。

    雷二少开始同电线杆详细交谈,理解其修炼之法,试图帮助这电线杆完成化人法术。他毕竟是仙二代,从小见识广博,修炼不勤快,但是修炼之路正确无比,所以才能和寻常仙人法力相当。二少交流越多越心惊,这功法以他常识来看,不仅弊端多多,而且效率低下,寻常妖若是修炼,妖身都要毁了。二少觉得这实在是太过奇异,已经不是自己能解决的了,于是他开始搬救兵,每日与电线杆交流完,便跑去天庭,找老牌神仙交流修炼之道。

    一开始天庭传开了这消息,大家都大为吃惊,著名懒货雷二少居然开始主动求教修炼问题了,这是哪个山头有新猴子蹦出来了,他准备赶紧修炼自保么,二度大闹天宫、新哪吒闹海等末日论在天庭传开,直到玉帝都有所耳闻,他当即震怒,却又不能怪罪雷二少,你怎么能怪罪一个努力修行的神仙呢?于是他只能召来百仙,以雷霆之势进行了辟谣,那些言论从此在天庭销声匿迹。而几个被雷二少请教过的老牌仙人会面时,又有了新发现。

    这雷二少请教的问题,都是普通仙人闻所未闻的,语言里提及什么修炼速度是寻常的百倍,还有一些,涉及了妖界修炼之道,这根本不是寻常努力修炼的神仙会提出的。他们感觉不妙,这种种迹象在说明一件事,雷二少在寻找快速修炼之道,甚至考虑堕入妖途,这可是大事,一仙二代最后成妖,这会是天庭近千年来最大丑闻,他们对雷二少有所指导,也会被波及,轻则仙路断绝,贬下人间,重者压至名山之下,受万人日夜践踏,垃圾砸身上之苦。

    一想到这里,老仙们不由得一抖,二话不说,找玉帝去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好奇鬼小亮

  

下一篇:由一封信说起

  

本文标题:仙妖一家亲(暂停连载 )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61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