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清酒可疏狂,孤馆可遇神

清酒可疏狂,孤馆可遇神

作者:南木 2016-02-07 16:01 来源:南木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图片via豆瓣“赤颜犬和乖蜂”感谢这里讲两首琴曲:《酒狂》和《孤馆遇神》。古琴之所以让人喜欢,是因为每首曲子后面都有一个故事。《广陵
图片via豆瓣“赤颜犬和乖蜂” 感谢

这里讲两首琴曲:《酒狂》和《孤馆遇神》。

古琴之所以让人喜欢,是因为每首曲子后面都有一个故事。

《广陵散》讲的是无奈的仇杀,《潇湘水云》讲的是国难家仇,《渔樵问答》则是渔夫樵夫之间一场巧妙的争辩。有故事的曲子,都是不平之鸣,都是情之所至,比起现代新曲的一些无病呻吟,歌功颂德,不知要好了多少。

《酒狂》和《孤馆遇神》这两首曲子,背后也有的是故事,但这两个故事都被误解了。

《酒狂》是晋人阮籍写的,阮籍其人我就不讲了,只说他爱喝酒。喝完了酒,就一个人躲在树林里面发疯。

我练琴用的谱子上说,“此曲表达了愤世之情,以及对司马氏集团的不满。 ”

我挺讨厌这种限制住人家思想的书。

一首曲子一定要有故事,有了故事,演奏的人才有自己的理解。不过,意义就只能是自己通过故事理解,而不是我没弹之前你就告诉我这意义。

听了很多首《酒狂》,我还是最欣赏姚炳炎的。我一直觉得,阮籍虽然平时不容于世,冷眼看人,喝醉了酒就借机疏狂,却不一定在醉酒之时还要想着去和旁人斗争,去愤世嫉俗,这样气量未必小了些。

《酒狂》,就单单是喝醉了而已,暂时逃避了现实世界,他没有必要再去多想什么。有的人演奏的时候,故意加重尾音,以期有一种愤愤不平的文人怨气,显得多余和造作。但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只不过我不认同罢了。

姚炳炎去世多年之后,张子谦于一次琴会上听闻二位公子中的姚公白弹琴,瞬时泪下,对他说,“尔何似汝父矣!”张子谦先生其时是悲从中来,说出此话只是情形所致。

我也听过姚公白,姚公敬二位弹奏的《酒狂》,却比其父拘谨了许多,像是一个畏缩手脚的后生。

姚炳炎的《酒狂》,才最准确的阐释了阮籍的真意。人可以为了这个对世界的不满把自己灌醉,但绝不会在醉酒之后还对世事耿耿于怀。所以,《酒狂》讲得其实是一个无我忘我的境界,是累了许久之后的一种超脱,是空的,有点漫不经心,有点跌跌撞撞,末了,还会在地下吐一堆呕吐物,大块淋漓,无所顾忌。

吐都吐了,谁还有空去讨厌司马氏呢? 姚炳炎的琴,一开始就没心没肺,琴声里有跌倒,有撞树,有爬起来,有又撞了一次,有又爬起来,有头晕,有呕吐,这个阮籍,是真的醉了。而其他人的阮籍,却总在醉酒时有些另外的心思。

阮籍醉了,什么都不去想,却终有一醒。“仙人吐酒声”一段,滚,拂,荡气回肠。

一曲终了,余音尽去,可是人却又要醒了。 《酒狂》,讲的终究是一个孤独的故事。

第二个故事,看起来有个好的结局,但也是有关孤独的。曲名叫《孤馆遇神》。

我早听过这个曲子的名字,却从未听过曲声,只听说这是一个颇诡异的曲子,知道的人少,能教这首曲子的人更少,在古琴众多的名曲覆盖之下,它的名字被隐藏得天衣无缝。

自古以来,关于琴的传说有很多,更多的是关于琴和鬼魂的故事。琴是极阴之物,流传下来的弹琴见鬼的故事也层出不穷。更有甚者,用棺材板制琴,声音阴冷,动人心魄,也流传出召来原主的传说。

《孤馆遇神》就是这么一首极阴的曲子。

说是《孤馆遇神》,不如说是孤馆撞鬼。主人公是与阮籍同时代的嵇康。一天晚上,嵇康在一个孤馆内弹琴,忽然感到身后有什么声响,便回头去看,猛一回头,见到身后的灯下赫然坐着八个鬼魂。

吓出一身冷汗的嵇康强作镇定,对鬼魅大喝一声:“什么人!”过了一会,一个鬼魂凄凄切切地开了口:“我们本是周朝的官员,无辜被杀害于此,听闻你中正不阿,希望你能将我们妥善安葬。”嵇康于是照做了。次日夜里,八个鬼魂一同来向他拜谢,之后便飘然离去。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问我这故事有什么意义,我只可以告诉你我理解的意义。

蒲松龄曾经说过,“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间乎”。

青郁的丛林与幽黑的关塞,都是鬼出没的地点。这个在仕途上永远不得志的老人,写下了《聊斋志异》,把自己的爱和憎全部留给了故事里的那些鬼魅。所以对于蒲松龄来说,可爱的是鬼,反倒不是人了。

无奈之中,他写下:“人世间没有我的知己,兴许只有鬼知道我的心思了。人在世皆受环境所迫,只有鬼恰恰率性而为,至真至性,是脱离了现实的一种存在。”

人不知我,唯鬼知我,而鬼来去无踪,不可寻向,终究不能长久,最后仍留下嵇康孤独的一个人,这是我在《孤馆遇神》里读到的意味。深夜,孤馆,八个前朝冤魂,迁骨、安葬,最后拜别,这个曲子留给我们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孤馆,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意味。

这种孤独,倒不是对事不满,对当局不满,从而自视甚高,傲然独立,那样反倒流于俚俗了。这种孤独更像是陈子昂那样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千古谁人从来都只有踽踽独行。

于是,《孤馆遇神》在我看来,描写的是一种人生的况味,倒不是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产物。 这首曲子,有人说是他人托嵇康之名写作,因为嵇康身上有太多的传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生

  

下一篇:十一次见面

  

本文标题:清酒可疏狂,孤馆可遇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7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