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生

一生

作者:南木 2016-02-07 16:01 来源:南木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大早,他就出门了。手上拖了个环保袋子,其中的一个提手断了,一路都大开着口晃来荡去。说是去买菜,却是个借故散步的好时候。他看了一下表,还
一大早,他就出门了。

手上拖了个环保袋子,其中的一个提手断了,一路都大开着口晃来荡去。

说是去买菜,却是个借故散步的好时候。他看了一下表,还没到做饭的点,心里有点小小的兴奋,然后就哼着曲子,选了一条远路走。

前面是一片林荫道,9点钟,空气有些湿湿的,冷冷的。

他站在树下痴痴地看着法桐的叶子,猛地一下想起来,他好久没看书了。

这些年来在忙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说说是很忙的,策划和报告写了一篇又一篇,每天晚上都是过凌晨睡觉,可却没有一件事能清晰地留在脑子里。

这么多年,时间好像被偷走了。

街上吵得要命,天气好得让人不甘心。本来是游玩的日子,他偏偏要来买菜。

正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太阳不是很猛,光线从云里软软地照下来,身上暖暖的,时间好像走得慢些了。头顶的太阳光从树叶里照下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斑。

这种感觉,好像是回到了童年的夜晚,趴在外面看屋子上的明亮的格子窗。当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遥远的好像不是一代人的事。

长得越大,他越不想回故乡了。小时候觉得离开故乡一天都不行,小眼睛里望出去,什么都是新鲜事。

看到穿着背心操着杀猪刀的师傅就会害怕好久,看到一群大白鹅扑棱着翅膀从田埂上跑过去就是世间奇景。现在回想,这些其实都只是平常事,平常得不值一提。

故乡曾经充满了神奇的历险,而现在则退化成了一个冰冷的符号,只能闲下来时当做一个念想,更多的时候他还闲不下来。

更可怕的是,他发现现在他很少能对事物提起兴趣来了。

再往前走,是个公园。“叮铃叮铃”,四处响起的自行车声让他不知向哪里躲才好,便手忙脚乱地避闪着,干脆跳到了草坪上。

草坪上有一群老人在跳舞,隔壁还有人在拉胡琴唱京戏。

以前他梦想过当一名京剧演员的。

换套行头,他就可以活在不同的年代,演遍所有的才子佳人。当然,后来他考了正常的高中,去了正常的大学,与戏曲的联系也像一根将断未断的藕线。他把耳朵凑过去,听出来那个人唱的是《甘露寺》的“劝千岁杀字休出口”。他听了几句,竟渐渐记起了旋律与唱词来,然后就一边走一边自顾自地唱了起来,一板,一眼,一板,一眼,在这样温暖的中午,在这样嘈杂的公园里,他竟有些想哭。

路边是一个在拉胡琴的卖艺者,他像其他人一样,经过的时候径直走了过去,却想了想,倒回来,忍不住朝他一瞥。

这一瞥,他想起了小时候学校旁边的一个卖艺的老人。那老人是个瞎子,只要听见有人往铁罐子里扔钱,“当”的一声,他知道了,就对那行人大喊一句“谢谢!”,眼睛却直直望着前面。待到那行人早走得远了,老人还是喊得很起劲。

一开始,他和其他同学一样都视而不见地从老人面前走过去,心想:“大家都不给钱,我也不必给“。

可他一直觉得那老人是个奇才,很少有卖艺的能把乐器的每个音发准。那乐器,有点像琵琶,但太小,他一直不敢问是什么。有一天,有个行人问这乐器的名字。

老人用很重的口音说了两个字。一开始,围在周围的人都没听清,那行人又问了一遍,他听清了,好像是“忽雷”两个字。回去查了才知道,原来忽雷就是唐代的小琵琶。第二天,他再见到那老者时,就觉得他是从唐代过来的古人,起码也是一个世外高人。

这种荒诞的想法,现在想想很是幼稚,但从前的他却因为操着这样一件古意盎然的乐器而对老人有了敬畏之心。从前不给钱是因为对他并不在意,打那之后,他觉得,他一定是遇上了小说中深藏不露的高人,每次经过老人他都小心翼翼的,也还是不给钱,原因却变了:他怕钱羞辱了这位高人。每每听到忽雷那古怪又富有弹性的音乐,他就很激动,可他从来不敢与这老人说一句话。

一点敬畏,再加一点小小的想象,他就给自己的童年抹上了一丝传奇色彩。

“小巾生路遇唐代忽雷老人”,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出好戏。

再一拐弯就是弄堂了,弄堂口,一个母亲正在把一个身体和心都黏在冰棍车上的孩子扯走。那孩子哭得十分悲惨。

中午空气中有隐约的饭香,是从油亮的窗子里出来的。

有干净的肥皂粉香味,是挂在窗外的衣服上出来的。还有一丝来自太阳的光的味道。

太阳把每个人都训得服服贴贴的,大家都不说一句话,整条街安安静静。这孩子一哭,让他心中莫名的害怕,心情一下子急躁起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捕鲸少女王考拉(更一)

  

下一篇:清酒可疏狂,孤馆可遇神

  

本文标题:一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556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